<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五十一章 夜半急信
    果然,不过几日,大蛇部族族老们就经过商议,决定另立一人为族长,而牧羚一脉则被悉数逐出部族,流放于山林间。此时的牧羚一脉除了牧羚一人之外,只剩下了一些被牧云风残害的可怜女子和一些少男少女。

    陈均见得他们这样一幅模样,心生怜悯,让白苓的商队带上他们,将它们都带到黑林沟去,到时候收编成为秦国子民,虽说过不上大富大贵,倒也是平平安安。

    此话一出,这些人都是欣然同意,无不感激陈均。因为以他们的能力,要是被流放于这山林当中,这肯定是免不了惨死的命运,和大蛇部族敌对的部族是不会放过他们的,以蛮人的凶残而论,他们的下场都是可想而知。

    而白氏商会那边,并没有因为陈均的出现生意受到影响。反而是新的族长选拔出来之后,为了能够给族人带去好处,提升自己的威望,便立马宣布和白氏商会结为同盟,这以后的灵蛇草都只供应白氏商会一家。这也是因为白氏商会自身实力的原因,放眼天下,恐怕能做到白氏商会这样的也是少之又少。

    灵蛇山下,大寨门口。

    白氏商会车队浩浩汤汤,满载货物,看来这是要离去。

    “有什么打算?”

    陈均看着躺在椅子上的牧羚问道。

    “没想好,只是……”

    牧羚声音拉的很长,终究没了下文。显然是还没有想好。

    “要不要和我一起去黑林沟,在那里可以……”

    陈均本想说安心过完一生,可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以牧羚这种傲骨雄心的性格,这么说不亚于是告诉他慢慢的等死。

    “哈哈!安享晚年吗?你这样说也是没错,可是我还活着,活着就不应该等死对吗?”

    牧羚爽朗一下笑,仿佛将身体的残缺浑然没有放在心上。

    活着!是的,活着就要活着,现在看起来这一切仿佛都没变,牧羚还是那个牧羚。

    “那你的打算呢?”

    陈均第二次问道对方的打算。

    ……

    沉吟片刻,牧羚还是没有说出来。

    反而是一旁的玄奇露出了思索的神情。

    “想不想去我墨门,你前三十年浑浑噩噩,后三十年应该做回自己!”

    “啊!”

    牧羚根本没有想到玄奇会这么说,自己残疾了,墨门还会要自己吗?就连陈均也是纳闷,以牧羚的这幅状态去了墨门能做什么。倒是一旁的白苓为人机警,自幼见识又广,一下子反应过来。

    “哎呀,对啊,干嘛不去呢?”

    “你是说?”

    陈均问向白苓,这到底是什么。一旁的玄奇笑而不语,只是看着几人。

    “或许……或许在墨门牧羚的腿和手又会长出来新的呢?”

    白苓看着牧羚锐一点一点的道。

    “什么!这……这天地间居然会有这么神奇的办法吗?”

    牧羚过于激动,险些从椅子上掉了下来。这对于牧羚来说,不亚于是重生。

    咦!

    陈均经过这么一提醒,突然醒悟。对了!这墨门不仅是剑道高超,而且精通机关傀儡之术,这假腿假手对于墨门来说还是不难吧,这样一来,牧羚也不至于终日躺在这椅子上度过。

    “白苓,是傀儡之术吗?”

    玄奇听的此话,点点头,又是看向牧羚。

    “你这手是没有办法了,但这腿问题不大,只要勤加锻炼,想必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傀儡!这……”

    牧羚眼前一亮,听到陈均说傀儡之术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此时玄奇说的是假腿。

    “也是,这腿也能走,手断了一只又何妨呢,哈哈!我能走了!”

    牧羚欣喜过望,大笑起来。

    “不仅能走,还能战斗,只要你以后转而练习左手刀,想必有志者事竟成。”

    玄奇望着天边出神。

    “左手刀!”,

    牧羚喃喃自语道,有些迷茫。左手刀厉害吗?这牧羚倒是从未想过。

    ……

    “好,我就练这左手刀,有志者事竟成,好好!多谢前辈指点,哈哈!”

    突然间,牧羚做出了决定,面上浮现出坚毅之色来,在迷茫中找到了新的方向。

    “这断手断脚的又有何妨,这姿态像似女子又是如何,就算以后我都是这幅模样,又有如何!”

    猛虎能够成为猛虎不在于他的表,而在于他的心。

    “前辈,我就和你去墨门。”

    牧羚朝着玄奇重重的点点头。

    玄奇看了陈均一眼。

    “那事不宜迟,我们出发吧!”

    牧羚朝着玄奇点点头,又是看向陈均。

    “想必日后再见你,你已成为西秦大官了吧!”

    陈均知道对方这是在和自己道别。

    “以后的事情谁又说的定呢,但只要你来,我必是扫榻相迎。”

    “一言为定。”

    “嗯。”

    牧羚欲言又止,想了想便说道:“那他们就拜托你了。”

    陈均知道对方说的是自己的族人,此时牧羚是将这些人全部交给了自己。

    “放心。”

    ……

    陈均目送着两人的离去,不知道为何,心中有些失落。像玄奇和牧羚一样,快意恩仇、说走就走生活任谁都是非常向往,可是真正能够洒脱的能够有几个呢,此时牧羚也是经过了一番艰辛磨难才能做的到吧。

    “陈均,咱们也该出发了。”

    旁边的白苓看着陈均发呆,对着陈均说道。

    “好。”

    陈均回头看了一眼和白氏商会一起的玉族族人和大蛇族人,这些人加起来差不多都有一千人左右了吧,这要是能够完全融入到黑林沟中,想必黑林沟会别有一番景象吧。

    “你怎么跟失了魂一样啊,老是发什么呆啊?”

    看得陈均沉默不语,白苓问道。

    陈均回过神来,哂然一笑。

    “也没什么,只是被一些思绪所影响。”

    “陈均,你还没有告诉我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白苓娇嗔道。

    “那我就给你说吧,这一路够你听了。”

    “那你快说啊。”

    “……”

    一个月后,黑林沟。

    正午。

    日头正盛。

    虽说已经是进入到了冬季,天气有些冷了,可今日的天气却是非常之好,没有一丝凉风吹来。在这日头下蹲着久了,这整个人都是暖烘烘的,甚至于身上的棉袄摸起来有了一些温度。这对于黑林沟的众人来说可是一个劳作的好天气。

    此时玉族族人的回归相当于是给黑族族人注入了一股新的力量。这玉族本是楚国名门,族中识文断字者甚多,而且对于农耕之事也要比黑族人懂得很多,这不仅仅只过了短短一个月的时间,这黑林沟就发生的一个非常大的变化。

    在加上大蛇部族族人的加入,更是让黑林沟多了一些活力。这话说起来,大蛇部族的族人各个可都是狩猎的好手,对于常年生活在大山中的他们来说,这是最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此时的黑林沟熙熙攘攘,人丁兴旺,仅仅不到半年的时间就成了这幅模样,不得不说陈均在里面的功劳甚重。

    陈均刚从玉罗家出来,玉绾的伤势已经是好了不少,而玉族人和大蛇族人也已冰释前嫌,统统融入到黑林沟当中。陈均盯着玉罗家们口的一块铜牌看了一会,只见上面写道:“一级公士”四字,没错,这便是黑娃应得的那勋爵。

    黑林沟众人都是忙忙碌碌,操持这一天的琐事,年关已近,想必可以过个好年了。

    陈均却是闲了下来,每日只消练剑,看书,至于做饭洗衣之事早有人帮陈均打理好了,陈均也是乐得轻闲。

    深夜。

    黑林沟沉浸在一片安静当中,这个季节就连蝉鸣也是听不到了。今夜,用夜黑风高来形容也是最贴切不过了。

    “里正陈均接令!”

    忽然间一道大喝划破这分安宁,黑林沟被惊动起来,从村头到村尾一次亮了不少灯盏,鸡犬相闻,不绝于耳,一切变得热闹起来。

    此时陈均正在修炼,听的动静收起了玄气,急忙出了大门。

    哒哒!

    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这一声马蹄让人觉得尤为诡异。

    近了!

    终于。

    黑夜里闪出了一骑飞骑,陈均定睛一看,这来着是铁鹰剑士不假。只见这马若蛟龙,浑身漆黑,前腿处的腱子肉清晰可见,马蹄上下翻飞,虎虎生风。而这人如幽灵,一身黑甲,彻头至尾,俯身驭马,其余非凡。依稀见得马上那人身后除了一把铁鹰剑士制式长剑之外,还有一个圆筒,这应该是存放书信所用。

    “来人可是陈均!”

    霎那间,一人一马冲到陈均跟前。

    “正是!”

    “吁!”

    只听那铁鹰剑士一声长喝,胯下骏马一声长嘶,前蹄竟是在地上径直滑了几步,刚刚落在陈均眼前,好厉害的马术!

    来人好急!

    终于是来了。

    马蹄为稳,铁鹰剑士已是翻身下马,双手将这竹筒交由陈均手中。这才让人看得清楚,马上这人双唇发白,满头大汗,看来是连夜赶路而来。

    “黑冰台密令,陈均亲启。”

    花落,来人翻身上马,行动过利索,身姿矫健,只听得哒哒马蹄,人已经是融入到了这黑夜当中。

    真可谓是来如风,去也如风也!

    陈均翻开圆筒只见里面一卷绫罗。

    “里正陈均,速到咸阳,若有延误,按律处置。”

    本以为上面会洋洋洒洒开篇大论,道出许多多理由,让陈均去咸阳。可没想到这黑冰台竟是如此霸道,十六字就让陈均自己来,不来则按律处置,不禁要问,这到底按的是什么律。

    这朝堂还真是不动则以,动则势若奔雷,竟然是连夜加急送来!

    终于是来了。

    咸阳!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