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五十章 豪侠百战死
    “老匹夫,原来你还是留了一手。”

    见得玄奇忽然间发威,虽说自己处于上风,可融玥心中隐约有些不好的预感,盛名之下无虚士,玄奇之名甚至要比陈剑生更早,只是后期并无精进而已,战斗经验十足丰富,所以不得不防。

    “执剑!”

    忽见一道霞光闪过,玄奇一个旱地拔葱,跃了起来,直接将那细剑握在手中。顷刻间,那剑竟是银光大盛,好不耀眼,瞬间从气势上已经是盖过了融玥,所谓的三年不飞,一飞而冲天也不过如此。

    本来陈均此刻是紧盯着玄奇,这等高手过招怎能错过,可这一下就被这银光刺得眼睛生疼。常言道高手过招,胜在无招,智在奇谋,可是玄奇此举,却是要光明正大的告诉对方,何为力量。

    “锋芒!”

    霎那间玄奇手中细剑在空中挽出一朵剑花,锋芒所及,势如破竹,粉色溃不成军。

    “破阵!”

    玄奇第三次说话,竟是轻轻的说出,但却好像是刻在陈均心头,余音绕梁,不绝于耳。

    此时的玄奇正是全力以发,战得兴起。

    下面的陈均只见上空狂风肆掠、惊雷阵阵。这玄奇的速度极快,快到已经看不清人影,隐约只能看得到的是一道虚影,来回飞快的在那一片粉色的海洋中穿梭,所过之处,那粉色尽皆化为碎片,纷纷从天而落,天地间下起了一场粉色的暴雨!

    “好个墨者……”

    融玥此刻已是大惊失色,自从出了这戎狄就没遇到过这样的高手,这里果然是藏龙卧虎。融玥之前的优势已经是荡然无存,处于下风,只能是苦苦地坚持着,面色也是越显惨白,浑身上下香汗淋漓。

    突然!

    “哇!”

    只见融玥一口精血喷了数丈之远。

    这修炼者以气化玄,精为气之本也,对于元神境界的高人来说,一口精血的流失就可能需要一年半载才能恢复过来,所以此时的融玥显然是受伤极重。

    “绝杀!”

    见得对方吐血,玄奇更是兴起,要想给对方致命一击,此时不搏,更待何时。

    融玥看了一眼陈均和牧羚眼神当中闪过一丝阴狠之色。

    “不好!”

    陈均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此事因你们两个而起,你们给我去死!”

    话还未完,人却已至。只见一道红光而过,融玥已经是冲到了两人跟前,这元神境高人的奋力一击,可不是两人能够承受的住的,一旦躲不开那将是必死无疑。

    “妖女!”

    噌!

    就在融玥快要砰触到两人的时候,玄奇手中细剑从天而降,直接插在了融玥面前,锋芒所及,连融玥也不敢轻试其锋,这剑挡住了融玥的去路。

    “哼!”

    融玥一个转身躲开了此剑,如此一来时间一耽搁,玄奇已经是追了上来。融玥咬咬牙,头也不回,径直朝着西方遁去,眨眼间人已经是不见了。

    “休逃!”

    玄奇看的此时树林当中已是一片黑暗,哪里还见得融玥半点,不得不说对方逃命的速度可谓是天下一绝。

    “啊!”

    那边的牧羚发出一声凄惨的喊叫。

    远处一道悠长的声音传来。

    “先收点利息,来日必杀你俩。”

    原来这融玥消失后,在黑夜中忽然有一条粉色的绫罗袭来,直击牧羚胸口而来,分明是不留牧羚活路。

    陈均见得眼中出现出现一点红点。

    糟了!

    慌忙之中一掌打在了牧羚左肩膀上,牧羚斜着飞了出去,可怎奈那绫罗速度极快,直接打在牧羚左腿上面。

    陈均眼睁睁的看着牧羚锐的膝盖血肉横飞,鲜血直接溅到了陈均的脸上,还是热的,陈均怔住了。

    “牧羚!”

    为什么自己就不能在快一点了,就差一点,为什么?

    虽说陈均对于牧羚此人的做法有些不认同,但是对牧羚的为人陈均心中早已有了认同。毕竟能够在这样的环境之下能够成长起来,足见其心智坚毅,甚至于牧羚所做的一切都是被迫选择,而自己根本就是没有选择的余地。

    凄惨!

    经此一夜,牧羚右臂左腿尽是残废!

    陈均说不说什么感觉,只觉得恨,恨融玥,恨自己。

    “融玥。”

    陈均心中轻念这几个字,有生之年,若有机会,我必定要让你受到报应,陈均对自己说道。

    谁有能想这件事情竟然是如此收场,这牧云风得了报应,可这牧羚……

    ****************

    三日之后,大蛇部族祖庙。

    此时里面的大蛇部族的族老们都是七嘴八舌,议论纷纷。也是,一夜之间部族族长身死,少族长残废,又出了这么多的事情,估计没有个几日的功夫恐怕是商议不出一个结果来吧。

    那晚最后玄奇和融玥一战,惊天动地,剧烈的响动惊动了大蛇部族的族人,闹得难以收场。最后玄奇以墨者的名义出面,让大蛇部族的族老们不至于过于激愤,从而产生不必要的麻烦。

    只是牧羚的少族长之位铁定是不保了,但这对于牧羚来说又有什么关系呢,此刻大仇得报,这应该是牧羚最舒心的日子了吧。

    玄奇、牧羚和陈均三人在祖庙之外,百无聊奈的等着结果,不知道为何玄奇的目光总是在长生剑上面扫来扫去,感觉话到嘴边又是欲言又止。

    “玄奇前辈,莫非和这长生剑有过渊源?”

    陈均终于忍不住发问,牧羚的注意力也被吸引过来。

    “陈均,你父亲的事情,你知道的对不多?”

    玄奇并未回答,而是反问陈均。

    陈均不由得回忆起来。

    “他很普通,顶多就是一个书生。”

    陈均说了一句之后,半晌不语,两人也是等着,毕竟陈剑生乃是风云天下的人物,就连玄奇也是远远不及。虽说许多人都没见过陈剑生,但却早是心神向往。

    “记得他最多的就是教我读书,很温和,而我的母亲却是很严厉。记得在他遇难之前我一天都没修炼过,只在临淄学过一些击技,后来不知怎么的我就突然听到了他失踪的消息,母亲便带着我到了越国……直到这次我才知道了这长生剑的威力。”

    陈均将自己知道的娓娓道来,面上有些笑意。说完之后,又是低头看着长生剑,此时的剑已经是初露峥嵘。

    “唉!丈夫赴死,豪气万丈,不说剑道上的这份成就,但就说这气概又有何人能及?”

    玄奇有些唏嘘。

    陈均听到此话,玄奇好像是无意间透露出他知道一些父亲的消息。

    “前辈,我父亲怎么死的?”

    “难道你不知道吗?”

    玄奇一脸惊疑。

    “不知道。”

    ……

    “也罢,这各种情况复杂之极,你母亲不愿说也有她的考虑,可这长生剑的主人如此英豪,这般作为,不能在儿子身上断了,我就将这事情告诉你吧。”

    玄奇思虑了一番,这才说道。

    难道还有隐情吗?陈均急忙朝着对方一拱手。

    “其实我当年还与他有过一次交手,当时他刚刚成为元神高手,踌躇满志,而我在元神境已是浸淫多年,那一战竟然是我输了,那剑意在我心中难以抹除,或许这也是导致我境界止步不前的原因吧!”

    “前辈这……”

    玄奇示意陈均不要再说。

    “过去了,就不再提了。当年越国剑炉之主长空锐派遣座下第一高手陈剑生,试图阻止名将田忌大军南下灭越。这一举动很多人不理解,这越国灭亡大势已成,这陈剑生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是百万大军的对手,更何况这陈剑生本就是齐国人,这简直就是强人所难!”

    看得出来,玄奇说道这里的时候是义愤填膺,显然是对长空锐的行为不耻。

    陈均心中愤恨,但却并未说话,只是安静的听着。

    “果然,十日后长生剑的主人被围困于艾陵的消息传遍天下,当时整个天下风云而动,甚至于有人自发组成了义军,准备营救你父亲,而田忌一下子落入众矢之的,当时我也是这义军之一。唉!当日艾陵当真是群英荟萃,遍地英豪。”

    陈均眼神当中闪过一丝明了,愤愤道:“这正是那长空锐所想看到的吧!”

    玄奇点点头。

    “不错!你父亲急公好义,名士之名,可抵三军,这样一来名将田忌陷入两难之地,自古一来师出有名,如果田忌对众豪杰出手,那么将会得罪整个战国名士,可是不出手,身在朝堂,君王有令,得谋其政。”

    “那如此说来,我父亲的死也在那长空锐的计算之下了。”

    陈均冷不丁的插了一句。

    玄奇大惊,他一直以为和那长空锐有关系,但从未想过是对方有意为之。

    “如何?”

    “哼!这长空锐还真是算无遗策,只有我父亲死,田忌才能罢兵。这第一,邦国之战,田忌师出有名,而众英豪舍身取义,这二者都是名正言顺,就算是碰个头破血流,也对齐国没什么影响。

    可我父亲一旦身死,情况立马变化。以我父亲的性子,看到众豪杰舍身为己,自己却又是因为邦国之事,怎能连累众豪杰,他不愿见到这番情况,只得选择去死,只有死才能让众豪杰退去。”

    玄奇久久不语,就连旁边的牧羚也是沉浸在思索当中。

    “哎!如此说来,你父亲的死,我们都有关系。”

    “前辈误会了,众豪杰确是好心,何错之有。这一切都是在那长空锐的算计当中,只有我父亲死,才让众人视线转移,大骂齐国不仁,名将田忌不义,如此一来齐国兵势渐微,此乃兵家大忌,田忌只得退兵。而近些年,齐楚交锋,却是又让这越国苟延残喘了几年。这匹夫,还真是好算计!”

    陈均心中不由得出现了陈剑生筹措不定的样子。

    想到此处,陈均双眼变红,感觉心中有股火却又是宣泄不出来,父亲英明一世,竟是受奸人所害,最后死于自己的手中。这要换作其他人,未必就能慷慨赴死。可话又说挥来,不舍身取义者,那还是陈剑生吗?

    愤怒,自豪!

    看的陈均这幅模样,玄奇明白心中所想。

    “陈均,你应为他骄傲,你父亲虽是死得不值,但却万古流放,何为名士,这就是名士。”

    陈均看着远处出神,为了气节就可以死吗?

    “前辈,那长空锐厉害吗?”

    “厉害,第十境,你……你难道想报仇吗?你现在和他的实力就是天差地别,千万不要乱来,你父亲也不希望看到。”

    第十境,而且是剑客,绝对是属于当时最厉害的几人之一。但我有生之年,必杀汝!

    之前不为父亲报仇是因为田忌本就不是小人,可这长空锐,如此奸人,自己一定要手刃此人,否则愧为人子!

    三天前,陈均要为牧羚报仇,此刻是为父亲报仇,这是对自己的承诺,更是活着的尊严!

    “前辈,放心好了我不会冲动的,但是这仇,我不会忘记。”

    玄奇长叹一口气,此刻他知道说什么都没用。

    陈均默默长生剑,喃喃自语起来。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蒙尘!”

    (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