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五章 暗涌
    “嗖”的一声天空中飞过一列巨大的飞舟,霎那间已到天际去了。陈均和郑二狗在会稽城登上这飞舟已有十多日了。这飞舟是由墨家打造,用灵石做为能量,速度极为快,一夜之间可飞行上万里之远。

    这飞舟是船型,只不过比那一般的船是要大了许多,放眼望去这船足足有两百来丈之长,五十丈之宽,飞舟上面黄色旌旗迎风招展,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一个“白”字。

    在飞舟的上面,隔了非常多的小房间出来,此刻陈均在其中一个小房间当中正在修炼无名剑诀。

    炼体境又称之为炼经境,相当于玄者的筑基阶段。而这一境又分为三个小的阶段。

    第一阶段,炼经,磨练**,增强经脉。人体共有八大经脉分别是任、督、阴维、阳维、阴跷、阳跷、冲、带八脉。

    第二阶段,感气。天人交感,感应气机。(可以介绍一下什么气机)

    第三阶段,通脉。引入天地之气入体,借此打通诸脉。

    完成炼体境玄者进入夺精境,摄取精元,积少成多,以气化玄而成为正真的玄者。感气是最难的阶段,有些人终其一生,都难以感觉到气机的存在,终其一生被困在炼体境。

    自从上了飞舟,陈均的大多数时间基本上都在修炼当中。此刻陈均渐渐的感应到了气机的存在,感觉有一股不知名的能量在自己的丹田处,渐渐的这股能量越来越强大,陈均试着去控制这股能量,忽然间,这能量渐渐的开始流失,陈均运转起无名剑诀,可也只是能让这股能量流失的速度减缓而已。

    一会儿的时间,这股能量完全消失了。

    陈均不知道为何总是感觉少了些许东西,总是感觉有一层薄膜隔着,隐隐约约看的到却是摸不着,难道是我的肉身经脉不够强大吗?要是这样以后就要多锻炼了。

    突然间外面传来一阵吵闹声音,陈均开门出去一看二狗正朝着自己这边过来,一脸的兴奋。

    “陈均,你转过去快看!”

    陈均回头一看,眼前出现了一座巨大的城池,这便是咸阳。

    放眼望去,城墙一眼看不到头,城墙上一队队黑衣黑甲的西秦士兵来回巡逻,雄赳赳,气昂昂,踏踏踏,迈着整齐的步伐,虽是隔得很远,但还是能感觉到一股肃杀之气,好一支虎狼之师。

    城墙上面黑色的旌旗迎风招展,一个巨大的秦字看起来是威风凌凌。

    黑,城池看去一片灰黑之色,里面的建筑宏大,简洁,和山东各国浑然不同,没了精巧,没了奢华,只有肃穆、庄严。

    秦人以水为德,号称水德而立国,这水不似越国蓝色之水,而是黑色的水,存在大海深处,阳光照射不到的黑色。这黑色一方面说明了秦人的朴实无华,另一方面说明了西秦对于力量的另一番认识。

    西秦建国者嬴氏部族在商朝时候就已经是贵族,嬴氏部族先祖飞廉、恶来是当时鼎鼎大名的战将。后武王伐纣,大周立朝,嬴氏部族便被贬到西荒蛮夷之地。经过许多年的时间,嬴氏部族在犬戎和蛮族部落中打下一片天地来,渐渐成为西荒的无冕之王。

    后大周幽皇骄奢淫逸,烽火戏诸侯,最终引来犬戎,一夜间犬戎攻破大周国都镐京,幽皇死于旦夕。幽皇之子平皇继承天子之位。平皇长途跋涉到西荒求见当时嬴氏部族的族长秦襄公。

    当时秦襄公举族之力,嬴氏百万铁骑与犬戎八百万大军交战于西蛮山一带,大战持续三个月,犬戎大军差点全军覆没。秦襄公又一路护送平皇迁都洛阳。平皇念秦襄公之功,封嬴氏部族为大周公爵,世袭罔替,并许诺犬戎和蛮族部落的地盘,只要秦襄公打下来的都算秦国土地。

    嬴氏部族后经过世世代代的努力,终于是建成伟大的帝国。

    “二狗,这西秦确实是和咱们越国大不一样啊。”

    “哈哈,是啊,陈均,这到了西秦之后我先跟着你,等你稳定下来,我就去参军,我要成为我爹的骄傲!咸阳,我来了!”

    郑二狗此时豪气丛生。

    突然间后面传来一声鄙夷的声音。

    “如此大喊大叫,真是有违礼法。”

    陈均回头看去,后面站着一个年轻男子,这男子手中拿着一把折扇,肤色如玉,身穿一件名黄色长袍,高冠博带,颇有古风,此刻正昂首看着郑二狗。

    郑二狗要上去理论,被陈均拦住。

    “这位兄台,适才是我这兄弟激动了,大喊起来,可你这样说话只怕是也不妥吧。”

    那男子将手中的折扇收起,指着陈均。

    “哪来的乡野小子,给我跪下行礼!”

    陈均郑二狗从未见过如此跋扈之人,郑二狗正要冲上去,又是被陈均拦住。这里是咸阳,士子贵族数不胜数,最好还是小心行事。

    “这位先生,为何要我二人下跪,这又是哪里礼仪?”

    那男子听到这里,竟然因为陈均的这句话大怒。

    “你可知道我是谁吗?我爹是当今大周太保颜元,我乃是大周人皇亲封三鼎男爵颜樊,大周的礼法,你给我跪下!”

    大世之争,各国王侯早已不把大周人皇当回事,大周现在只有洛阳城及周边千里范围的国土,连十分之一的越国都不及。却因大周人皇还顶着天子的名义,各国也不会轻易招惹洛阳,这才使得大周还存在于各国之间。

    又或许哪一天大周就被灭国了。

    听到对方原来是这个原因,在陈均看来颜樊无疑是在痴人说梦。

    “你说的是大周,但这里是秦国,当今大周还是天下共主吗?我们是来自乡野不假,第一次见到秦国都城忍不住欢呼乃人之常情,又是如何有违礼法,这位兄台,我看这是一场误会,就此打住吧。”

    围在周边的人都开始议论纷纷。

    颜樊听到陈均说大周不是,愤怒至极。

    “误会,什么误会,当今天子还在,礼法也就在,你今天必须给我跪下来。”

    自己刚才不想惹麻烦,没想到对方竟然是不依不饶。陈均本就志比天高,今日遇到如此欺辱,如何能忍。

    “哈哈,笑话,天子是在,可是王道不在,这和庙里泥塑的天神有什么区别?空有其表,无其所用。男子汉跪天跪地跪父母,跪君跪师跪长辈,我如何要给你跪。”

    “你……”

    颜樊气的说不出话来,直接出手朝着陈均胸口一掌拍来,看这气势修为必是不一般,这要是打在陈均身上不死也是重伤。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身旁的二狗挡在陈均面前,硬是接住了这一掌。只听见“砰”的一声,二狗应声飞了出去,撞在飞舟璧上,鲜血从口中吐了出来。

    “二狗,二狗,你没事吧。”

    陈均过去一把抱住二狗。

    “陈均,我身体好,这要是你早就没了,没想到这小子这么厉害,咳咳。”

    颜樊依旧不依不饶。

    “哼,没有礼法不成方圆,你们这两个下贱的人,还不给我跪下。”

    自从各国相继变法,天子与庶民同罪已经是深入人心,这颜樊却还认为陈均和郑二狗是下等人,围观的众人也都是敢怒不敢言。

    没想到遇到如此跋扈之人。大周早已名存实亡,这人还沉浸在大周梦中。陈均双手放到后背,长生剑,就算殊死一搏也要讨回公道。

    陈均双手握住长生剑,感觉到长生剑传给自己的浓浓战意。

    “狗彘不食的东西,你以为你那一把生锈的剑我就会怕你啊。”

    陈均话不多说,凭借自己的本心双手挥舞着长生剑朝着那颜樊胸口平削过去,忽然间出现了一双纤纤玉手,两个手指轻轻一夹,长生剑再也动不了分毫。

    “住手,这里是秦国,《秦法》第一章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何来下贱之人?跋扈欺人者,处以剐刑。”

    原来刚才夹住长生剑的居然是一位白衣女子,这女子是朝着颜樊说的。

    女子青丝垂腰,细眉弯弯,眉心间一颗黑红痔,平添几分美丽,英挺的鼻梁,又让其多了几分英气。

    “你又是谁?这《秦法》是你定的吗?”

    “我是这船的主人,你说我是谁?秦法虽不是我定,但我自幼便知,我劝你不要在这里生事!”

    “哈哈,白家,魏国丞相白圭和家父是旧交,还请姑娘行个方便,来日一定感激不尽。”

    那女子杏目圆睁。

    “方便你杀人吗?《秦法》不可违,此事就这样算了吧。”

    颜樊回头看向陈均二人,“蝼蚁而已,既然如此我就给白氏面子,告辞了!”

    颜樊说完自顾走了。

    那女子走道陈均面前,伸出手来,陈均看去,芊指间捏着一颗药丸。

    “这药丸给你这朋友服下去,休息几日就好了。”

    “谢过姑娘了。”

    “无需谢我,我只是不想在我地盘生事罢了,对了,西秦不像面上看到那么平和,有人激进就有人顽固,刚才那人背后的势力你惹不起。”

    白衣女子说完之后头也不回的走了,好像就是今日心情好在施舍一样。

    这女子说的话陈均倒是一下子就明白了,有人变法,有人肯定不愿意变法,因为变法会伤及王族利益,所以颜樊之所以如此跋扈,或许背后是西秦王族。

    “二狗,来吧这药丸吃了。”

    郑二狗将这药丸吞了下去,瞬间可以看到气色就好了一些。

    “这婆娘和那颜樊一样,都是这么跋扈,今日就因为喊了一声居然会惹来这样的麻烦,按照这婆娘说,我们是惹了不该惹的人!可是这王八也太欺负人了吧。”

    没想到一到咸阳就遇到了这番事情,看来自己对于西秦的了解只是在好的一面,以后只怕是有些难过了,希望在“士子宴”之前不要再生风波了。

    “二狗,你看到没有,这里的人以实力为尊,要想别人不欺负你首先自己要厉害。”

    “陈均,我一定要好好混,出人头地给我爹看,你也一样啊。”

    “会的,一定会的。”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