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四十九章 侠之大者
    同为元神境的修炼者,此时玄奇的这般举动分明是将自己不放于眼中,每一个能成为元神境的高手,哪个不是天纵之才,恃才傲物之辈,为此那女子不由的勃然大怒。

    “老匹夫,你未免也太自视甚高了吧?”

    玄奇听的对方说这话时怒气冲冲的,便站立于原地,双手拄剑,隔空大喝道。

    “你可是犬戎融玥?”

    果然这女子还真是异族之人,只怕是乌萨使徒了吧,陈均证实了自己的猜想。

    融玥露出一丝疑惑,难道玄奇不是为了救这两人而来。

    “是又如何?”

    玄奇双目暴睁,剑随人动手中的细剑隐隐作响,眼神当中的剑意已经是趋近于实。之前听人说这意也能伤人,没想到这是真的。

    “吾,杀得就是汝!”

    玄奇此话一出,听的陈均双耳嗡嗡作响,有种被针扎一样的感觉。玄奇这下是直接针对融玥而去。

    杀气!

    只有将对方看作死敌的时候,强者才会肆无忌惮的放出自己的杀气。此时陈均已经明白了,这墨者素来以侠义自居,肯定是这妖女作恶多端,惹来了墨门的追杀。

    “哈哈,笑话,我是你想杀便能杀的吗?”

    融玥感觉到了对方的杀气,突然间煞气满面,(上少的可怜的衣带也在漫天飞舞。

    “墨者玄奇,你先出手吧”

    玄奇朝着对方说道。

    这倒不是玄奇过于骄傲,而是一种风度,墨者剑客都是如此,相反玄奇此时已是准备好了全力以赴。何为墨侠,事无巨细,皆有侠之风范。

    “哼!既然免不了,那就来吧。”

    融玥话音未落,已然出手,既然是生死交锋,那其他虚假的都还有必要吗?

    这是?

    陈均觉察到自己身边的气机正是发生着巨大的变化。

    融玥这一击竟是引出天地大势,顷刻间风云突变,电闪雷鸣。

    一袭粉色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

    伴随着那绫罗,一股强大的劲风席卷而来,所过过处,就连那一人粗的树木也是拦腰变成两截,就连地皮也是被掀起一层。此时这绫罗甚至要比一般的金属更为坚硬,带着前所未有的威力,朝着玄奇蜂涌而来,气势好不惊人!

    玄奇此人胆大心细,见得异动,双目闪过一丝精芒。

    忽见得一道霞光闪过,玄奇正对着那绫罗过来的地方,双手拄剑,那细剑竟是剧烈颤抖起来,周边的树叶也是沙沙而动,一切都是为这到来的暴风雨作好准备!

    陈均忽然感觉到手中的长生剑也在隐隐地颤动,好像要挣脱出去一样。急忙低头一看,只见得长生剑竟是自己泛着乳白色的微光。记得上次左统领那次也没引起这样的异象,陈均立马将视线移到了那细剑上面,莫非是那神剑不成,竟是让长生剑有了争锋之意!

    “汝,雕虫小技尔。”

    玄奇运势而起,骤然发难。

    忽然间!

    平静。

    咦!这……

    时间停止了吗?

    刚才还是风云变化,乾坤颠倒,此时一切突然平静了下来。

    只见那绫罗到了玄奇三尺之地后便是再难进分毫,感觉好像被冻结一样,停留在那里。在陈均看来,墨者玄奇似乎什么也没做,便轻易挡住了这一招。此时无招胜有招,陈均竟是感觉不到对方的半分剑意。

    果然不出手就是无敌!

    “我当是什么高人呢,没想到就这点伎俩。”

    融玥说这话时似乎故意拖长了语音,让人听起来有一些贬低对方之意。

    呲啦一声!

    那绫罗居然瞬间就被那融玥收了回去。在陈均看来如此神奇的一招,竟然只是这两个人的相互试探,那么真正战斗起来那该是何样呢?

    “杀汝,足以!”

    玄奇一脸的肃杀之气,隔空盯着对方,一字一顿的说道。

    “咯咯!你这个老头,当我怕你不成,只是你我素未谋面,如何一上来就动了杀气?”

    这世间元神境的高手本就是少之又少,一出手就置对方于死地的却是不多见,不管任谁都会有这样的一个疑惑。

    “你知我是谁?”

    玄奇反问道。

    “你不就是那墨家的玄奇吗,难到还有假的不成。”

    “汝可是融玥?”

    “你这个老头如此唠叨,不是问过一遍了吗?再告诉你一次,不错!”

    融玥不知道对方为何一直在纠结这个问题。

    “既知我是墨家,那便知我墨家侠义,汝为妖女,杀你只此一个理由就可以。”

    听的此话,融玥声音里面明显带着怒气。

    “好一个卫道士,想你这样的人多了去了,可本姑娘还不是活的好好的。”

    “那是因为他们不是墨者。”

    玄奇这话使用平常的语气说了出来,好像只是在叙述而已。

    “老匹夫,你当姑奶奶怕你不成,既然你执意求死,那我就成全你。”

    话音刚落,融玥全身上下红色光芒大盛,和那牧云风一模一样,可是却又比牧云风厉害了不止百倍。只见其身后的绫罗迎风而展,自发的飘荡在空中,好似一个巨大的战旗一般,遮天蔽日,抬头看去,整个黑夜都被映成了这粉色。

    “后哈后哈!”

    忽然传来一阵窒息感,陈均不由得大口喘气。

    玄奇见得这幅光景,全力出击,丝毫不隐藏自己的实力。

    “出鞘除妖,正义卫道。”

    噌!

    手中细剑悍然出鞘,一道银光划破天机,好似一条银龙发怒,威震千里,随之一股惊天动地的剑气直冲云霄。陈均手中的长生剑更想一较高低,发出一阵剑鸣,此所谓一山难容二虎也!

    此时,陈均的头上只有粉色一片。

    “破!”

    玄奇一声大喝,天机划破了一道口子,透过这道口子看到了星星月亮,让人感觉不那么压抑。只见那道银光所过之处,绫罗尽皆撕裂开来。

    剑锋者金也,无往而不利。

    以陈均的感觉,这人的剑道可以说和左统领不分上下,果然是盛名之下无虚士。玄奇名动天下的时候,就算是陈剑生也才初露头角。

    此时那红绫所构成的天罗地网已被玄奇粉碎。

    “老匹夫,就这点实力吗,看我如何破你这剑。”

    看的玄奇细剑扬威,那女子面上不见丝毫的慌乱。

    只见融玥双手合十,手中振振有词,双手来回变化数十次,这场景陈均看的是非常熟悉,这女子肯定和乌萨使徒有关系,甚至有可能她就是乌萨使徒之一。

    “后退!”

    玄奇面色铁青。

    陈均应声后急忙带着牧羚直接退到了几十丈之外。目及之处,只见那破成一块一块的绫罗竟是自发的卷了起来,变成了一条条粗绳的模样,这是要困龙吗?

    噌!

    地上的玄奇满头大汗,上方那些绫罗卷成了一条一条的绳子,竟然是将那细剑牢牢地困在了中央,只见下方的玄奇双手紧掐剑诀,上面的细剑左突右冲,丝毫不见成果,只怕是过不了多久就要被这些粗绳子围了起来。对于剑者来说一旦和宝剑失去了联系,那就是连被拔了牙的老虎都不如!

    陈均看的也是着急起来。

    这二人的斗法看似简单,实则是危险重重,而且一招一式都暗含天道。剑为金也,布属木也,金克木,所以一开始这细剑破了那女子的红绫蔽日。后这女子将这红绫变为红绳,场中的形式又是发生了一个变化,剑乃刚也,绫罗化绳是为柔也,绳又比布坚,此是以柔克刚,柔中带劲也。

    此时玄奇正处于下峰!

    “老匹夫,我看谁死?”

    玄奇并未答话,离陈均不远处的陈均忽然感觉到了侠义之气,振奋人心,听者无不热血喷张,有一种由衷的正义。

    不错!侠气!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天下皆白,唯我独黑,民生涂炭,耐之若何,墨门绝术,克而不攻,八横八纵,兼爱平生。”

    这便是玄奇的真正实力吗?

    这法家讲求万事依法,事变则法变,势行则法行,万事万物,非一成不变。而儒家讲求礼法,万古变,礼法不能有违,黔首十日食肉,士子七日,大夫三日,每个阶层都有其要做的事。而墨家却是最不守规矩,世间但有不平处,必有墨者,具有侠士风范,仗义之剑,血溅三尺!所以这墨家也常被儒家所不耻,更甚者墨家巨子被儒家骂做无父无母之人!

    可此时陈均确实已被这种侠义精神所感动,这世间就应该有这侠义。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