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四十八章 墨者玄奇
    陈均盯着长生剑久久不语,原来这就是长生剑的威力,原来这就是父亲吗?一个有着何等气概,顶天立地的好男儿。说实话陈均心中不免有些骄傲,一直以来这长生剑一直都是毫不起眼,甚至于有些破烂,而现在看起来却是这么的光彩夺目,如此锋芒,世所罕见也!

    矗立在地的长生剑好像感觉到了陈均心中所想,一到白色精芒从剑尖而出转到了剑柄之上,正好是绕了剑身一圈,好像在给世人展示自己真实的一面。或许是因为这剑的缘故,陈均身上原本流血不止,此刻竟是神奇的止住了,现在就只是过于虚弱罢了。

    陈均转头看着牧羚,此战牧羚尤为凄惨,现在正是断了一臂躺在泥地当中。

    “哈哈!”

    牧羚一阵大笑,竟是浑然不在意自己断了的手臂,在安静的夜里非常响亮,渐渐的,笑声戛然而止。

    “母亲!”

    牧羚转而又是一阵嚎啕大哭,犹如一个孩子一样,压抑多年的东西就在这一刻终于是释放了出来,牧云风这老贼死了。牧羚堂堂一个好男儿,为了报仇不仅是变得不男不女,而且现在还断了一臂,又是右手,哭!也是正常。

    呜呜呜……

    树梢间传来一阵声音,树叶纷纷落了下来。

    陈均抬头望着天空。

    这是起风了吗?

    不对,这风中竟然带着一阵特异的香味,多么迷人,让陈均不由得想到了那绝美的女子,倾国倾人的容颜!

    仅仅是片刻的陶醉,让陈均不禁心中泛起一丝警觉,表情立马变得严肃起来。

    陈均居然是丝毫感觉不到对方的气息,此等高手,就算是牧云风也难及一二。

    因为陈均修习的上善若水决之后对于气息变得非常敏感,此刻居然感觉不到对方的气息,此人必定是绝世高手不假。

    不知道这来人是敌是友?大半夜来此地的人,难不成是牧云风的帮手,要是如此,只怕是……

    陈均看了牧羚一眼,对方眼中也尽是疑惑。

    “敢问是哪位前辈途径此地?”

    这阵香味越来越浓,让人有些沉醉,那人也是越来越近了,可不知道为何陈均只觉的有些腻歪。

    忽然间远处飘来一条粉色的丝带,刚开始只有一点,这一眨眼之间就变得非常大,这应该是对方的速度极快所致。隐隐约约见得有一人坐于上面,这人竟然是御风而行,飘于空中。

    “什么!元神境界。”

    修炼者一旦到了元神境界,就相当于有了沟通这天地的能力,掌握一些这天地的奥秘,所以刚才对方御风而来,陈均就已认出这人是元神境。

    就连悲痛中的牧羚也是震惊不已,这种高手只有在王公贵族或者像是剑炉、墨门这样的大势力才会有,此人出现在这里却是何意?

    陈均站立原地,等着对方过来。

    就算是为了牧云风而来,陈均也不想跑,因为跑肯定是跑不过,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忽然,近了。

    原来这是一方粉色的巨大绫罗,这绫罗上面正端坐着一个女子,是一个极美,哦不,是一个非常妖艳的女子。

    陈均放眼望去,只见这女子红唇欲滴,面色娇嫩,大眼迷离,神色貌似有些娇羞,眉心间一团金色火焰壮符号,又是平添了几分庄严肃穆,真乃玉人一个,秀色可餐也!只是眉心间的这火焰符号,陈均不由得想起了大月渊野眉心那水滴的符号。

    一水一火,难道这和乌萨教有关系?

    再看其衣着,却是显得过于暴露。身上衣服颜色呈金色一片,好似一条金丝带一般仅仅是捆绑住了身体的重要部位,胸前一阵耀眼的白色,让人窒息;圆润的大腿和浑圆的臀部全部都是暴露在外面,蜂腰盈盈一握,一个惊人的身姿。除此之外,下身仅仅这是在脚上缠了一圈金丝带而已,只要是个男子看了,都会觉得血脉喷张,欲罢不能!

    这女子时而婷婷玉立,时而风姿绰约,站在那里,美不胜收,风骚弄人。转头看了一眼成为两半的牧风云眼神当中闪过一丝狠色,但又突然笑靥如花,好不灿烂!

    “大哥哥,你看这人成了两半,样子好吓人啊。”

    看得对方一副娇滴滴的模样,陈均也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和牧云风一伙的,心下难以断定,只得暂时和着女子委蛇起来。

    “此人是被我杀了,前辈,我这同伴手上,晚辈告辞了。”

    虽说对方喊自己哥哥,可对方的这实力可是实打实的元神境,陈均可不会相信他的年纪比自己小。更何况这女子给人的感觉就是如毒蛇一般,危险。

    “等等,这荒郊野岭的丢奴家一人在这里,难道你不心疼吗?”

    这女子微微一笑,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好不动人。

    “前辈说笑了,以前辈的实力,这世间哪里去不得。”

    “可是奴家就想被你陪着。”

    那女子摇晃了一下身姿,顿时全身上下一阵肉颤,做出一副不依不饶的娇羞少女状,就连陈均也是不由得有些侧目,当然性命还是最为重要。

    “前辈,孤男寡女成何体统,前辈有什么话还是请直说吧。”

    这女子走到陈均跟前,一双大眼像泛着桃花似得直勾勾的盯着陈均,差一点两人的鼻尖就贴在一起了,就连对方的呼吸也是能够清楚的感觉到。

    陈均急忙后退一步,一脸的窘迫,那女子银铃般的笑了起来,听起来好像少女一般,可陈均不认为对方是个少女。

    “你小子倒是有趣啊,你可知道你刚才杀的是谁吗?”

    这女子此时的表情看起来非常的无辜。

    “一个恶人。”

    陈均坦然道。

    “好一个恶人,这牧云风是我所有面首之中我最为疼爱的之人,小子你得陪我一个这样的可人来!不然…不然…”

    对方说的竟然眼中生出泪来,陈均只觉得一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面首!

    怪不得牧云风实力大涨,原来是找了一个这么有实力的靠山。可既然如此这女子为何不直接给牧云风报仇呢?而是和自己说了这么多无关紧要的话,难道和这牧云风关系不好吗?

    “以前辈的美貌还会缺这些吗?”

    “咯咯,奴家看你就不错!”

    没想到对方调戏起了自己,虽说对方衣着暴露,但陈均也不敢妄断对方是何样的人,只得老老实实的回答起来。

    “前辈,陈均自认没这份资质,还是算了吧!”

    “哦!这么说你是拒接我咯?”

    “正是!”

    听的此话,这女子勃然大怒,脸变得比翻书还快,刚才还是娇滴滴的小美人一个,此时忽然就成为了刽子手一般,面露凶煞。

    “杀了我的人,你要是不从了我,你也就变成两半吧。”

    只见身后那粉色的丝带瞬间便朝着陈均飞了过去,那边的陈均还未反映过来是什么情况,已经是被打翻在地,躺在了牧羚身旁,这到底元神境的高手,一出手就让陈均觉得没有一丝反抗之力。这一下无疑是雪上加霜,此刻陈均只怕是半条命也去了。

    异动!

    就在那女子粉绫击过来的那一瞬间,陈均竟然是感觉到了一股非常奇怪的剑意,仅仅一霎那的波动。

    蓄势待发,却又戛然而止!

    这又是谁?

    “这下你就不嘴硬了吧,再给你一次机会。”

    “妖女,士可杀不可辱。”

    陈均咬咬牙说道。

    这女子刚要说话,忽听的躺在一边的牧羚大笑起来。

    “哈哈,老妖婆,你还真是脸皮厚,恬不知耻,只有牧云风那种禽兽才是你的最爱吧,哈哈!真是龌蹉,奸夫****!”

    牧羚说完之后最后在看了一眼陈均

    “你…”

    听的牧羚这话,这女子简直是怒不可竭,尤其是一声老妖婆更是说到了痛处,精致的五官扭曲,变得非常丑陋。

    “两个人没有一个识相一点的,浪费我的口舌,都给我去死吧!”

    话音刚落,那女子身后的粉色丝绸犹如一到匹练一般,直接朝着二人过来。看来对方是玩的没意思了,一出手就是杀招。

    陈均感觉到这红绫上的气息和牧云风的红色玄气有些相近,但是这有比其那来说恐怖的百倍不止,让人绝望,刚才的那种痛苦还是记忆犹新。而现在这个恐怕只是轻轻碰触一下,自己便会灰飞。

    眼见的这粉绫到了面前。

    “来不及了!”

    陈均忽然大叫一声。

    忽然!

    陈均感觉到了一种无形的剑气,非常隐晦,难以察觉,只有真正的剑者才能感觉得到。

    正大,光明!

    这是谁的剑意?

    噌!

    一声轻吟!

    只见一把细细长长的剑插在陈均面前,犹如半截竹竿一样,好像并未出鞘。这剑看起来一副弱不经风,可竟然,竟然挡住了这致命的一击。

    这就是刚才自己感觉到了那股剑意吗?自己赌对了,对方是这女子的对头。

    这是……

    陈均露出思索的神情。

    天地之有这等剑意者。

    兼爱,非攻!

    墨门!

    呲溜一声,那粉绫瞬间收了回去,将那女子团团围住,好像是形成一个防御圈一般,层层保护。

    那女子抬头紧盯着夜空中,面色警惕,身体不自觉的向后平移几丈,看来对着剑的主人也是非常的戒备。

    “什么人!出来。”

    “小子,你怎么不从了这娘们,免得手皮肉之灾,哈哈。”

    陈均听的对方这是给自己说,这么说来对方已经是看了半天了。

    猛然间,一道虚影而过!

    再看。

    那把细剑上面竟是站着一个人。

    此人看起来是须发皆黑,神采飞扬,但是面上却沟壑纵横,增添了不少岁月的痕迹。剑眉,凤眼,神色凌厉异常。不知是何原因,此人眉心间总是有着一个川字,充满威严,鼻梁挺直,一股锐气。真是个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又是遇到这样一个精彩的人物!

    此时这人背对着那女子,看着架势,居然是丝毫不把一个元神境的修炼者放于心上,是自大,还是气魄?

    “敢为前辈可是墨者?”

    此时的陈均是坐在地上。

    “咦!你是如何得知?”

    这人剑眉耸动,有些疑惑。

    “前辈剑意。”

    “不错!老夫墨者玄奇。”

    这人点点头。

    “玄奇子大师!”

    剑乃百兵之王,可天下间剑道高超的势力却是屈指可数。能和这越国剑炉、秦国铁鹰剑士并称的也只有这墨家剑道了。在这当中,墨家山门位于西秦境内,和这西秦王宫一向关系良好,所以这铁鹰剑士剑阵又是师从于这墨家,由此可见这墨家在剑道中的地位。

    墨家剑道名动天下,而这玄奇子更是以剑锋凌厉,嫉恶如仇,个性火烈而著称。此人是当时闻名的剑道大师,在这里遇到他,想必是为这女子而来。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