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四十七章 长生剑之威
    自从上次在西域见到铁鹰剑士左统领施展出擎天一剑之后,这一剑的威势,这一剑的雄姿,就已经深深印在陈均脑海当中,自己每晚睡觉前都会在心间演化数百次不止。再加上又修习了上善若水决这等功法,让陈均多了一丝明悟,对这一剑隐约有了一些见解。

    刚才在牧风云强大实力的压迫之下,竟是将这一招施展了出来。虽说这威力比起左统领那一剑威力有着巨大的差别,但是对付这牧云风也应该是够了吧!

    这时。

    尘埃四起,遮住了众人的视线,牧云风应该是受到了重创。

    陈均身形摇晃了一下,扶着长生剑稳定住身形。

    一旁的牧羚此刻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形容陈均了,化玄就有这么大的威势,看来对方之前是对自己留了一手。如果刚才对付自己的那一招有如此威力的话,只怕是自己无论如何也接不住。

    牧羚站在陈均身旁,朝着陈均重重的点点头。

    这下应该是结束了吧!

    ……

    哎!不对,对方的气息并未弱了下来,反而是有些增强,难道……

    陈均突然起了一丝疑虑,而那边的牧羚已是大喜过望,这么多年的大仇终将得报!

    不好!

    忽然,尘埃中心隐隐约约有一阵诡异的红色光芒传来!而这正好是牧风云之前所站的位子。

    “小子,你还真是让我惊喜啊,越国剑炉果然是名不虚传!”

    “你…你居然还没死!”

    陈均早有了一些预料,尚未答话。

    牧羚倒是一脸的惊讶,这老贼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厉害,在这杀伤性绝强的一剑之下竟没有受到重击,难道自己之前是低估了对方的实力?

    “哈哈,我的好儿子,你还活着,你爹我怎么会去死呢!”

    虽说没有将牧云风打成重伤,但其也受伤不少。牧云风此刻整个人看起来衣衫褴褛,破破烂烂的,如有一个乞丐一般,刚才那种富态消失不见。浑身身下满是伤痕,看似是被剑气所伤。就连面上也是一改之前的红光满面,变得灰头土脑,油腻腻的,一道清晰可见的伤痕在眉心划过,头发也是非常凌乱,好不狼狈!

    见到对方这般狼藉,牧羚稍稍镇定。

    “老贼,休要猖狂你不也受伤了吗?”

    此时的牧风云双眼通红,浑身的金色透出一股诡异的红色,如鲜血一般粘稠,充满了嗜血的味道,红得发黑,看的人恶心。

    “呵呵,那又如何,我的好儿子,我要亲手杀了你们两个。”

    牧羚看了一眼身边的陈均,知道此刻正是痛打落水狗的好时候。

    “老贼,这谁死还不一定呢!”

    话还未罢,牧羚双手握着长刀,径直朝着牧云风冲了过去。

    陈均刚想阻拦去已是来不及来,对于牧羚的实力陈均还是了解的,此时他受伤不轻,这样冲上去就是在拼命,也是,此刻这老贼不死,那么他们两人就会死,只能硬拼了。

    牧云风给人感觉忽然间是功力大涨,浑身玄气流动,看到牧羚挥刀而至,竟是动也不动立于原地,就那么冷冷的看着牧羚。

    “啊!”

    及至跟前,牧羚再次发力,将蛇神姽婳的功法施展出来,想将对方直接置于死地。只见其手中长刀泛起一阵绿芒,划破空气,长刀周围的空气被震动的微微作响,如此全力一击,足以碎石断玉。

    当!

    长刀隐隐做颤,响声不绝于耳。

    这……可是……

    牧云风看的这一刀斩来,竟是露出一丝轻笑,猛然一拳挥出,如闪电一般,牧羚还未反应过来,却是被对方打在到刀背上面。

    牧羚感觉到一股劲力席卷整个胳膊汹涌而来,紧接着手臂传来一阵针扎一样的疼痛,撕心裂肺,后又是一阵麻木,直觉都受到了影响。此刻要不是牧羚意志力超群,恐怕早已是连刀也是握不住了。

    “桀桀!”

    牧云风露出一丝阴笑,表情变得非常嗜血。

    糟了!

    陈均有种不好的预感!全力朝着牧云风冲了过去。

    牧云风趁着牧羚还未反应过来,直接抓住牧羚握着长刀的手臂,一脚踢在了牧羚的下肋部位,只听得咔嚓一声。

    “啊!”

    牧羚一声痛苦的嚎叫,一股鲜血从口中溢了出来,面部表情极度扭曲。

    “哈哈!好儿子。”

    见得牧羚这般痛苦,牧云风更是觉得兴奋。

    抓住牧羚的那只手狠狠一拉,接着手臂一扭,竟是将牧羚的手臂活生生扯了下来,登时一股鲜血从断臂处喷出,直接喷在了牧云风的面上。这一下牧羚躺在地上痛苦的嚎叫,牧云风将那只握着长刀的手臂又是丢到了牧羚面前,像是一条小狗一样残忍的看了一眼。

    俗话说虎毒尚且还不食子,这牧风云确实连禽兽都不如。这样的人,留在世间就是平白多了一个祸害。

    “老贼!”

    陈均含怒一击,御剑于势。一跃跳到了高空之中,双手剑举过头顶,登高而落,朝着牧云风一剑劈去。恍惚间,犹如一道白鸿一闪而下,好似银河直落于九天之下,带起惊涛泛起骇浪。

    牧云风猛然抬头,一双狼眼爆睁,闪过一丝精芒!

    整个人居然平行向后移动了一大步,如此一来,长生剑竟是在其面前落下,重重的砸在地上,激起一阵灰尘。奋力一击,没想到就被对方轻易化去。

    “嘶!”

    牧云风疼得吸了一口冷气。

    原来虽说躲了这剑,但没躲过剑气。牧风云还是被这剑气所伤,只见一道长长的伤口从眉心而下,直到胸口处,浅浅的划出了一道口子。

    对方修为比自己低了不少,可是三番五次的被陈均所伤,牧风云是彻底大为震怒。

    “你小子。你……”

    牧云风双手抱拳直击陈均而去,陈均早有预料,背剑挡住。。

    当的一声!

    又是打在了长生剑上面。这牧云风此刻也不知道施展的是什么法门,这一击对陈均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只觉整个人人犹如被大锤重击一样,体内一阵震动,好像连心肝脾肺都要吐出来一样。

    噗!

    陈均终于是没忍住又是喷出一口精血。

    “哈哈,老匹夫,来得好!”

    这一次反而是激起了陈均的血性,要么生要么死。

    陈均浑然忘记了自己的伤痛,长生剑大开大阖,放得出,收的拢,剑鸣铮铮和对方战了起来。

    此刻陈均拿出一种壮士断腕的气势,拼出了自己的潜力,不惜透支生命来和对方战斗。

    这两人一人修为高出对方不少,战斗经验又是非常丰富;而另外一人只凭着一腔热血,一股气概,凭着举世无双的剑意,竟是打的不可开胶,难分难舍。

    转眼间,两人过招二十几个回合。

    慢慢的陈均越来越是跟不上,浑身上下受了不少的伤。而牧云风却是越战越猛。

    “哼!想和我拼命,你还不够格,结束了小子!”

    忽然间,牧风云面色变得发白,表情也有些痛苦。

    “起!”

    只见牧云风将全身的玄气尽皆聚集到双手之上,然后那诡异的红光居然流动起来,尽皆运转在其两条手臂之上,犹如两条红龙在游动,好似快要凝固的鲜血一般。

    这是什么法门?

    “去死吧!”

    牧云风露出一丝阴险的表情,突然间找到陈均的一个破绽,双手直接打在了陈均的胸口,那两条诡异的红龙居然直接是钻进了陈均体内。而牧云风自己也是有些气竭,满头大汗,竟然是直接坐在了地上。

    这是……!

    陈均还未回过神来。

    “啊!”

    忽然只觉的体内的血管经脉都要爆裂一样,生疼,大脑里面传来咚咚声响,每一下都让陈均痛苦万分,就好似自己体内挤满的东西要想出来却是出不来。要是破体而出,那肯定就是经脉俱断而亡。

    好恶毒的功法!

    噗噗噗!

    陈均的体内一股股气流冲破血管而出,陈均脑袋开始嗡嗡作响,此刻就连身体的疼痛也是忘了。陈均犹如一个血人一般,被抽空了气力,就连站立也是困难,只能双手扶在剑上强行站立,此刻站着的每一息陈均都要忍受巨大的痛苦。

    这种撕心裂肺的疼痛,或许只有死才会解脱吧!

    不,绝不倒下,就算是死也要站着死。

    牧云风脸上有一丝惊讶。

    “哼!耗费我这么多心神,你小子死的不怨,哈哈!”

    牧羚已是半死不活,喉咙里面都是鲜血,说话已成困难,只能狠狠的盯着牧云风,可惜眼神不能杀人。

    最终还是输了!

    陈均看了牧羚一眼,转头又是看着牧云风,这是要死了吗?

    “老贼,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也不得善终的。”

    “哈哈,小子,不仅我不会死,我还要将那红衣小妮子抓回来,在你面前将它凌辱死,以谢我心头之恨!这小丫头身姿不错,哈哈。”

    红衣,玉罗!

    “老狗,你…”

    “闭嘴,说这些话有什么用呢,你们两个等一会,我将它抓来,让你们过过眼福。”

    牧云风一脸淫笑,谁都明白玉罗落在他手里会是什么下场,又是一个牧羚母亲。

    陈均有些绝望,非常绝望,从未有过的。这种情况是我最不像见到的,陈均又看了牧羚一眼。

    自杀吧!

    士可杀不可辱!

    陈均想起了母亲,想起了父亲,还有那熟悉的张脸。

    “老狗,你不会得逞的。”

    “你就会逞口舌吗?”

    陈均的鲜血顺着手臂流下,又是慢慢的流到了长生剑上面,又顺着剑流到了地上,地上已经湿了一片。

    陈均!不到最后关头永不放弃,不能服输!

    不,我不想死,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不!

    谁都有求生的**,对于陈均而言更多的是不能放弃。

    “你这剑……”

    看的牧云风一脸的震惊,陈均低头一看此刻长生剑已发生异变,这难道是父亲吗?

    长生剑上面的锈迹竟是全都消失了,终于是露出了神兵的峥嵘。剑身通体成墨黑色,剑刃处泛起一阵白光,构造简单,仅此巨剑一把,却又是那么的摄人心魄!

    这剑意?

    一种前所唯有的感觉浮上陈均心头,那日左统领那一剑也会黯然失色。陈均觉得这剑好像给自己提供了一些力气,好舒服!

    俗话说人养玉,玉养人,这剑只怕也是一样,剑中蕴含着父亲的力量。

    噌噌!

    人通剑,剑通人。剑就是人,人就是剑!

    “通灵神兵!”

    牧云风一脸骇然,此刻的第一个念头居然是想逃。

    可惜来不及了。

    牧云风忽然睁大双眼,站立在地,动也不动。

    啪!

    一个人居然是变成了两半,掉落在地。

    白光闪过,长生剑又是落于原地,静静的。

    这就是你的摸样吗?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