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四十六章 擎天一剑
    牧云风被陈均一击逼得显出原形,此刻一落下已是恼羞成怒。猛然间全身上下变得金光大盛,隔着老远,虽是看不清对方的面容,但可以清晰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息。此时对方看起来犹如一尊金人一般,巡视众生!

    唰的一声!

    牧云风带起一阵金光,直冲陈均而来,气势恢宏,地上卷起一股大风,完全就是秋分扫落叶的姿态!

    陈均心神一紧,只见的一道金光一闪而至。呼的一声,一对硕大的拳头已经是浮现在眼前,来得好快!

    没想到对方说动手就动手,杀伐果决,在没有丝毫准备的情况下,要是一般人遇到肯定只能硬抗了。但陈均心念一动,脚尖在地上轻踩,整个人飘飘然,以极快的速度向后退去。这牧云风本就已经够快了,没想到陈均居然可以做到更快,好轻灵!

    眼看的一双大拳快到了陈均面前,可就是打不到对方,牧云天大为着急,本想着一击给对方一个厉害,没想到会成为这般情况。

    “哈!”

    牧云风再次发力,又一次逼到了陈均的面上。陈均紧跟着脚尖发力,速度又是快了不少,堪堪躲过了这一击。

    你一来,我一去。

    常言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此时就是这样的情况,牧云风的势头已减。

    陈均终于是腾出手来,长生剑闪起一道白光,朝着牧云风横腰而去。剑还未到,但剑锋上的剑气却是摄人心魄。这狮子搏兔亦用全力,牧云风不敢有丝毫大意,也不愿轻试其锋芒,便运转玄功,全力向后退去,躲过了陈均这一击。

    此时陈均是情急之下奋力一击,并未留后手。

    修炼一途,越老越宝。

    这牧云风就是比陈均有经验,见到对方全力而来,定然是防备减弱。仅仅一瞬就找到了对方破绽,长腿一踢,大脚朝着陈均穿心而去。

    啊!

    陈均大吃一惊,无奈之下将左手放于胸前,硬抗了这一腿,只觉大力袭来,整个人倒飞几步。刚才这一腿是牧云天随意而出,并未用多大力道,可饶是如此陈均还是觉得气血翻腾,胸口被震的直疼,胳膊吃痛,传来一阵麻木。

    好强!

    没想到对方随意一击就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这实力决计在玄海境之上。

    牧云风一击得手,两人瞬间分离开来。

    说时迟,那时快。

    牧羚和场中众人只见的两人突然战在一起,一霎那,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就突然分开,哪知道两人已经是各试了一下对方的深浅。

    “小子,老夫不杀无辜之人我劝你还是赶紧离去,老夫饶你一命。”

    此时陈均才看的对方的面容。只见这人须发皆白,面前长须及胸,飘飘然一副大德隐士的姿态,红光满面,冒着油光,看来保养得是极好。要不是陈均早就知道对方是怎么样的人,不然早就被对方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骗了过去,这人真是长了一副好皮囊,浑然不像个蛮人。

    “无辜!笑话,死在你手中的无辜之人还不多吗?怎么有你这等厚颜无耻之人,老天真是不公!”

    陈均只觉得讽刺,按照这牧羚所说,这牧云风会是有这幅好心肠的人吗。

    “你……”

    牧云风气的说不出话来。

    “小子,我让你走不是怕你,只是怕你身后的剑炉而已,也好,我将你杀了,谁会知道我老夫做的。”

    陈均并不诧异对方知道长生剑,毕竟自己的功法很容易认得。

    “你认得这长生剑。”

    听的长生剑三字就连牧羚也是露出一丝惊疑之色,怪不得这么厉害,原来是这神剑的传人。

    “当今天下,长生剑乃御剑子之首,剑的主人更是圣境之下第一人,何人不识,只是你小子辱没了此剑。”

    陈均还是第一次从外人口中听到父亲的事迹,原来父亲这么厉害。转头再看这长生剑,霞光褪去之后依旧是锈迹斑斑,犹如破铜烂铁一般,自己一定不能让这剑蒙尘。

    “你既然知道这剑,也知道这剑的个性,剑炉一往直前,无所不惧!”

    “好小子,既然你找死,我就先收拾了你再说。”

    牧云风一脸凶狠的盯着陈均。

    “老贼,还有我呢,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牧羚紧接着说道。

    “哼,早就知道你是一只喂不熟的狼,这半年多来要不是我有要事,你早就死在我的手上了,不过也好,今天你就去陪那贱人去吧。”

    显然牧风云口中的贱人就是牧羚母亲。此刻陈均亲耳听到牧云风这么说,更是证实了牧羚所说,真是可恶!

    “老贼,你连禽兽都不如,今日我就为我的母亲报仇。”

    此时的牧羚倒是没有显得过于激动,面色如常,只是盯着对方,眼中好像能喷出火来,或许保持清醒也是为了杀了牧云风吧。

    “呵呵,长大了啊,当初要不是老子上了那贱人,还能有你。那贱人死也怪不得我,谁叫她不听话。她要是早陪我的兄弟乐乐,我也不至于玩死她,哈哈!”

    牧风云笑的一脸张狂。

    陈均知道对方是在激怒牧羚,此时的牧羚双眼通红,振振发抖,双手紧握在刀柄之上,在这样下去,只怕会中对方奸计。这牧云风果然是老奸巨猾,在实力有绝对优势的情况下,居然还一直再给自己增加胜利的筹码。

    不能再拖下去了!

    “呔!老贼,看剑。”

    陈均话落,长生剑一改之前颓废,发出乳白色的光芒,噌噌剑鸣,不绝于耳!在黑夜中成为最亮的一道光彩。

    牧羚明显的感觉到陈均身上的剑意比之于自己交手的时候更胜一分,这就是他正真的实力吗?

    牧云风面上的笑容凝固,变得严肃起来,这等剑意,陈剑生在化玄境界时候有吗?

    陈均从小悟性就不差,后来又修习的是越国无名剑诀,这剑意在这世间也是一等一的厉害。而最近又遇到圣人庄子,以圣人之力为陈均打磨剑意,做到了水和金的完美交融,此时陈均的剑意,已是世所罕见!

    剑未至,意已觉!

    锋芒必露!

    此子将来毕竟闻名于列国!

    牧云风只见的眼前一点白点,突然只见变大,一股大风袭来,将自己须发吹了起来,只能看得到长生剑的剑尖。

    原来陈均正是握剑直刺牧风云。

    牧云风镇定自若,嘴角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

    忽见其将双手抱怨合于胸前,紧接着双手之间出现一阵剧烈的金光,映照在牧云风的面上,显得其庄严肃穆,这到底是什么功法,看那双手间就知道蕴含这巨大的力量。

    一道金!一道白!

    而这猛然撞击在一起。陈均只觉得自己的剑犹如刺在的棉花之上,感觉软绵绵,提不上一点力气,不仅如此,反而手中的长生剑有些愈陷越深,竟是要被对方系吸过去一样。

    一时之间,两人相持不下!

    这边牧羚看的这等情况,知道现在是自己出手的好机会。

    “老贼,还有我呢!”

    牧羚绿光大盛,整个人犹如灵蛇狩猎一般,露出了自己的獠牙,蓄势而发。手中那把奇异的长刀上面更是成绿油油的一片,青翠欲滴,犹如毒蛇从牙齿中要射出毒液一般,惨烈骇人。

    牧羚这一招在和陈均交战的时候用过,一出手就是最强,丝毫不留余地。此刻没有什么比牧云风死更重要的事情了。

    牧云风本想一击重伤陈均,可看到牧羚这边的动静,当下也不敢怠慢。冷冷看了陈均一眼。

    忽然间,陈均只觉得手中一松,顿时身形一轻,原来是牧云风收了力道,让陈均感觉不到吸力。

    这是?

    可紧接下来陈均只觉得长生剑上面一股大力传来,剑差点脱手而出,就连身形也是为之一震,这老贼果然非同一般,趁着这一时机重重的一脚是自下而上,竟是踢在了长生剑剑身上面,一击就将陈均逼退。

    陈均还在惊讶中,那边牧羚刀锋已至,原来牧云风将陈均踢开就是为了腾出手来对付牧羚。

    此时牧云风已经是施展全力来,只见其双手在空中画了一个圆,一个肉眼可见散发着淡淡金色光芒的玄气罩出现,犹如金钟一般将自己团团包围起来。

    好厉害的金钟罩,这就是这老贼的绝技吗?陈均记得之前自己一击就像是打在了金钟上面,才将这老贼逼了出来。

    一瞬间,牧羚的长刀已经是刺到了这金钟上面。

    矛与盾的决斗!

    绿色和金色的交锋。

    呲!

    一阵刺耳的声响,绿色金色电光四射!

    这长刀刺在金钟之上居然是在难进去分毫,这金钟确实厉害!

    牧羚的脸与牧云风仅有三尺之隔,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老贼!!!”

    牧羚一声大喊,手上的青筋凸起,就连面色也是涨红。撕拉一声!原来手臂上的衣服撕裂,此刻牧羚已不能说是全力而发,而是超越了这个界限。

    只见这长刀突然进去了一些,离此不远就到了牧云风面上。

    牧云风见得如此危机,眼珠转了起来。此刻要不是留着后手提防陈均,这牧羚根本不可能给自己造成这么大的威胁。这眼下,陈均的剑才是最大的威胁,得寻找机会才行。

    对方在等机会,陈均可不会给对方这个机会!

    “生生不息!”

    “竖子!你……”

    看的长生剑卷起一阵风浪袭来,此刻牧云风顾不得那么多了,先将牧羚解决再说。

    ……

    猛然间,牧羚感觉到一股大力袭来,再也支持不住,足足倒退十步有余。仅仅这一下牧羚就受了极重的伤,倒在地上,一个精血仰天喷出,面色萎靡,只怕是上了元气。

    好雄浑的玄气,一击之下就将牧羚击飞,这牧羚有多少斤两陈均是清楚的。

    好!

    就是现在!

    可以说牧羚那性命给陈均创造了这一个机会!

    对于牧风云来说是一波刚平,一波又至。

    这边牧羚刚落,陈均又来,而且陈均这剑元要比牧羚精纯不少。牧风云看的长生剑带着一道道白色剑影纷沓而至,美轮美奂,可对于自己来说却像是丧命钟一样,来要命的。

    这一招生生不息是陈均结合陈剑生绝学自创,后又将水势结合于其中,可以说这剑影一道强过一道,后道更胜前道,生生不息。

    牧风云只觉得自己身处大海当中,受着巨浪的洗刷,一波接着一波。没想到这两个小辈竟是给自己带来这样大的一个威胁,刚才因为全力对付牧羚被陈均钻了空子。此时自己浑身破破烂烂,被剑气所伤,面上也是留下一到长约三寸的伤口。

    “竟然把我逼到如此境地,你去死吧!”

    因陈均偷袭得手,勃然大怒。

    牧风云不愧是一带高手,霎时就回过神来,积攒其势,全力而发,只见一双金黄色的拳头从陈均的剑网洞中透出,直击陈均胸口。

    陈均急忙双手将长生剑立在身前,御剑为盾,这就是巨剑的好处,进可攻,退可守!

    哐当!

    一双铁拳打在剑身上面,陈均身形震颤,感觉一股劲力穿透剑身,到了自己的体内。

    “噗!”

    一口鲜血吐了出来,陈均面色霎时变得苍白,而反观对方却还是并无大恙。

    “这要是再给你一段时间,只怕我也不是你的对手,可惜你现在就要死了。”

    牧云风见得陈均受伤,将心落了下来。

    “哈哈!真的吗?”

    这难道是……

    心又悬了起来。

    噌噌!

    平地刮起一阵大风,长生剑一阵大鸣!

    一把巨型大剑冲天而起,立于陈均背后。

    这天地间已无他物,只此巨剑一把,不管何地,仅有他尔!

    这一剑居然有了左统领那一剑的些许气概!或许威力天差地别,但已是有了神!有了意!

    悠悠天地,只此一剑!

    绝世而孤立!

    擎天一剑!

    陈均面色平淡,但越显苍白,看来这一剑用尽了全力。

    牧云风大惊,要想躲闪发现已被其气机锁定。

    大剑!

    从天而落!

    顷刻间一阵灰尘遮蔽了众人双眼。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