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四十四章 弑父?弑父。
    “陈均,你信不信,你越是厉害就越是对我有利。”

    陈均有些纳闷,不知道对方这么说是何意,难道……

    “牧羚,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一会儿便知,来人,带上来。”

    牧羚对着远处的树林大喊一声大喊一声。

    不好,要坏事!

    听的此话,陈心中已然明白对方说的带上来的是谁,此刻也是只有玉罗了。

    果然片刻之后,牧羚的几名近卫押解着正被捆绑住的玉罗上来,陈均看到玉罗此刻正被蒙着眼睛,看着这架势牧羚是打算用玉罗的性命来胁迫自己了。

    “这便是你的依仗吗?”

    “不错,你不是来救她的吗,你要是有妄动,我就让人杀了他。”

    没想到对方竟然是为了对付自己,竟然来玉罗都拉出来,之前这牧羚还想娶玉罗为妻,此刻便用她的性命来威胁自己,此人着实不可取。

    陈均面上有些阴晴不定,现在发生的事情完全是在他的意料之外。

    “无耻!”

    “哈哈,无耻,有用吗?最迟来到是玉罗,没想到还钓到了你这条大鱼。”

    牧羚说的什么没听进去,陈均此刻正在计算与玉罗只见的距离,要是能够一击得手,就能先将玉罗救下。

    看着陈均的眼神,牧羚有些警觉。

    “不要妄想挣扎。”

    陈均双目盯着牧羚,身上剑气涌动。

    剑意!

    剑者之意!

    “不,我就是想试试是你的手下快,还是我的剑快!”

    话还未说完,一到白光闪过,如白驹过隙,快的晃眼,陈均单手握剑,霎那间已是到了玉罗跟前,此刻玉罗双眼被蒙,听的声音,知道是陈均来救自己,拼命的挣扎起来。

    忽然。

    耳畔传来一阵风声。

    眼前一张巨大的铁网直扑陈均,挡住了陈均的去路。这要是被罩在身上,估计陈均也是回天乏力,只能成为这牧羚的阶下囚。

    好剑客!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索索的声音传来,黑夜泛起了一阵电火光。

    原来在这危急时刻陈均以势御剑,长生剑划在了那铁网上面,陈均竟是硬生生的一个折腰,转了一个方向躲开了这一招。

    好像!

    陈均又是折身回到原地。

    “哈哈,剑快?还是人人快?”

    牧羚阴测测的说道。

    之后又是对着不远处的近卫使了一个眼神。那几名近卫一看便是会意,将手中的尖刀紧贴在玉罗那纤细嫩白的颈脖上面。锐利的刀锋在玉罗的脖子上面留下一条虽细却清晰可见的红印子。看这架势,只要是陈均稍微有一点异动,玉罗肯定会是身首异处。

    玉罗听得陈均的声音,当下心中便明白了自己的处境,立马大声叫道:“陈均,你不要管我,快走吧!”

    怎么办?

    抗争?妥协?

    此时陈均陷入难以选择的万般纠结中,因为原先的打算是将玉罗所有族人都成功救出,如今却不仅是打草惊蛇了,反而还连累到他们。

    我本就是为了救人而来,不管如何,只要玉罗受到伤害,自己所做的一切就都失去了意义。

    长叹一声后,陈均似乎已经下定了某种决心,此刻倒是显得一脸平静。

    “说吧,你到底想做什么?”

    就以牧羚的这些举动来看,明显是早就预设好的圈套,陈均就已经明白对方肯定不会是想让自己束手就擒那么简单,肯定还有别的阴谋。

    “好,只要你帮我一件事情,我就放了玉罗。”

    “何事?”

    “杀人!”

    “杀谁?”

    “我的父亲。”

    啊,这牧羚竟是如此是十恶不赦之人,陈均根本就没想到这牧羚竟是让自己杀了他的父亲,陈均有些不可思议。

    “弑父!”

    陈均惊叹又不敢相信的重新问一遍。

    此刻的牧羚正是一脸的狰狞,咬牙切齿,面部肌肉都在抖动,人有些陷入癫狂,身体也微微颤的颠抖起来。片刻后,牧羚的情绪稍微平静了一些,才对着陈均重重的点点头,眼睛中透出一种病态的疯狂出来。

    陈均片刻不语,怎么也想不通,为何会有这样的人。

    牧羚平慢慢静下来之后,目光就在陈均脸上没有离开过,似乎在评判陈均能否完帮自己完成这件事情。

    “百善孝为先,陈均纵是身死,也恕难从命,你这样做,不怕天怒人怨吗?”

    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

    终于陈均还是很坚硬地拒绝了。

    “哈哈!看来你还是个孝子,好,你要是知道他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你自然就会答应。”

    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隐情。

    “愿闻其详。”

    “牧风云不是我父亲,只是个玷污了我母亲的禽兽而已。”

    牧羚走到陈均身边对着陈均轻轻说道,显然是不想让其他人听到。

    听到此话,陈均心中非常的惊奇,就以他的生活环境来说,基本上就没听说过这等的事情,这玷污一说从何而来。

    “陈均,你有没有觉得有些时候我特别像一个女人?”

    牧羚忽然话风一转,语气中轻微的带着一丝柔美陈均说道。

    陈均听了此话,不自觉的身子一颤,只觉得心中腻味,更何况是这么一个满面胡须,身材矫健的大汉。但结合到对方刚刚所说的,陈均突然想到对方应该是由这蛇神姽婳功法所致,或许有什么苦衷!

    “万物有因,凡事皆有其因。”

    “你到是一个明白人,不错,就是因为这功法所致让我成了这幅模样。”

    牧羚此刻对着陈均丝毫不掩饰地露出了自己的真实面目来,说话轻声细语,娓娓道来,可陈均总觉得对方的心,一定是男儿之心。当日在大寨门口时,直觉是不会错的!

    “我有一言,不知当不当说。”

    “说!”

    “我曾有幸听得圣人一席,说这

    阴阳和而五行始,

    五行始而万物生,

    万物生而有天地,

    天地有而天有心。

    这头两句话倒是很好理解,有了这阴阳五行,就有了这万物,有了这万物这才有了天地,有了天地人族才赋予天道之心。天地对众生来说本就是束缚,因为有了人,有了灵魂,才有了这枷锁,也才有了这天地,超脱唯心也!”

    陈均说的这位圣人就是大名鼎鼎的庄子。

    牧羚瞬间被这几句话吸引住了,怔怔的反复念叨起来,竟是忘了自己现在和陈均是敌对状态,或许是与陈均有了些心有灵犀,又或者是陈均并不把他当异类来看待。

    “说的很好,可我非圣人,如何能有这般境界?”

    “你还是不明白,再想想。”

    陈均又是提醒道,此刻两人就像是朋友一样交谈,好像在此刻以往的恩怨情仇已被抛之于脑后。

    ……

    “不懂。”

    “阴阳成万物,人为万物灵长,不论男女,体内皆有阴阳,像你这般,因修习这般阴柔的功法,导致阳潜阴升,阳刚之气受到克制,阴柔浮于面也,所以才有了女子的姿态。”

    牧羚眼前一亮,大喜之下忙问道:“可还有得救?”

    “有,潜阴升阳。”

    “如何做?”

    “天地异宝,纯阳之灵。”

    “有这样的东西吗?”

    陈均想起了庄子。

    “应该是有的。”

    牧羚紧接着问道:“难寻吗?”

    “比登天还难。”

    听的此话,沉默。

    片刻。

    “只要是有希望总胜过没希望,陈均,这一报还一报,我明日就放了玉族全族之人,报答你的提点之恩,只是这玉罗则必须留下。”

    “不行,我答应过他人一定要救玉罗出去。”

    “可以,帮我做成这件事情。”

    “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

    “没有,这牧云风害死我了娘亲,我堂堂大好男儿为了报仇竟是学了这样阴邪的功法,这一刻,我等的就是这一刻,必须让他死,陈均,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这牧风云无恶不作,许多女子都无辜惨死于他的手下,杀了他,就是为民除害。”

    牧羚说这话,恨不得当时就能够手刃此人,父子只见如何能有这样的深仇大恨。

    这……

    说实话,有些难以抉择!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