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四十三章 大蛇吞蛙
    深夜。

    外面黑漆漆的一片,天空中的明月散发出微弱的光芒,好像是被乌云遮住了,蛇灵山脚已是陷入了一片寂静,冷清。在这样的深夜当中,只怕也没有什么走夜路的人了吧。

    忽然!

    前面闪过一道黑影,速度极快眨眼间又是看不见了,这人便是陈均。

    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今夜只需在实地进行一翻查探,要是没什么问题,那便有了地利,玉族族人全力以赴,这人和也是有了。至于能不能让玉族族人尽数逃离这里,就要看这天意了。

    这越是到紧要的关头,就越发让人觉得紧张,不知道为什么陈均觉得这一切太过于顺利了,总觉的有什么事情发生,或许是自己多虑了。感觉到自己后背长生剑传来的一份重量,让陈均心中稍稍安定一些。

    陈均一路向上,朝着东边而去。

    过了片刻之后,忽然前面传来一阵水声。

    陈均穿过前面的树林,看到前面有一条宽约十丈左右的河水,因为地势的缘故,此刻河流显得有些湍急,上面翻腾着白色的浪花。陈均沿河一路而下,发现水势渐渐变得平缓起来,不过多久,在不远处了地方看到了大蛇部族寨墙。

    陈均放下心来,朝着寨墙看去。

    只见在寨墙上面还是灯火通明,几个大蛇部族的战士正在打着盹儿,如此看来,这防守还是比较松弛。在这河流的上方,这寨墙建造成了一道圆形的拱门,河流从下面缓缓流过。这要想逃离此处就得潜水穿过这拱门才行,算算距离,看来要潜行百丈左右,虽说有点难办,但听玉罗的语气,这对于玉族人来说应该能克服。

    陈均盯着寨墙上方的那几人,要是实在不行,那就将这几人也一并打昏算了。

    将此事敲定,陈均离开这里,顺着原路返回。

    咦!

    陈均剑眉紧锁,一种好不的直觉涌上心头,最担心什么就来什么。

    陈均立于原地不动,将长生剑横于胸前,小心戒备起来。

    ……

    “还不出来吗?”

    原来陈均察觉到了有人跟踪自己。

    “好一个西秦陈里正大人,你是来我大蛇部族送死吗?”

    一阵非常温和的声音传来,让人如沐春风,这个冷冰冰的死字居然被他说得有了一些暖意,如此有特色,除了牧羚之外还能有谁。

    “猜到是你,何必装神弄鬼。”

    眼前出现的这人就是牧羚,此刻正单手提着那把奇异的长刀,嘴角泛起一丝笑容,双眼盯着陈均,眼神让人感觉到温润。

    “呵呵,那日寨门口就觉得你有问题了,没想到还真是如此。”

    陈均不由得有些懊恼,那日确实是自己太过于激进让对方发现了自己。

    “那你又是如何发现的?”

    牧羚收起笑意,面上突然变得犹如寒冰一般,与刚才截然相反,突然间从温和变作冰冷、无情。

    “我的女人你也想抢,找死!”

    看来那晚自己和玉罗见面对方已经是发现了,陈均知道对方将自己当作了情敌,在这种情况下也不打算多余解释。

    “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能耐了。”

    忽然,牧羚身上冒出一阵绿光,在黑夜当中非常显眼,看来对方最少也是媲美化玄境界的人物。牧羚的双眼呈现倒三角形状,犹如一条人形大蛇一般,露出了捕猎时的凶残。

    “你才是化玄,而我却和你们的玄海相当,你逃不了了。”

    早就知道对方不简单,确实没想到这么厉害。当初那颜宽就是玄海境界,让陈均感觉到了大山一样的压力。虽说此时陈均修为大涨,但毕竟还是比牧羚低了一个境界。

    “不试试怎么知道。”

    “哼!”

    牧羚一声轻哼,双目暴睁。

    只听见。

    当!

    一声巨响!

    其后。

    喀嚓喀嚓!

    响声不绝于耳。

    平地吹起一阵剧烈的风浪,朝着四方扩散而去,霎那间,周边落叶纷纷飞起,化为碎片,离得近的一些树枝更是应声折断,好像是经受过一场灾难一般,风浪过后,满目苍夷。

    好强的威力!

    就连处于风暴中心的两人都是不约而同的哼了一声。

    原来牧羚手起刀落,长刀闪电般的砍向陈均,刀锋凌厉!

    陈均微微有些惊讶,但却也是不慢,立马将长生剑横在胸前,全力运转起体内的玄气,准备硬抗这一招。

    立地生根,不动如山!

    牧羚只觉得好像前面挡了一堵墙一样,竟是生生的隔绝了自己的刀意!

    好一个抽魂断意!

    “好!”

    这一声犹如戏文一样,抑扬顿挫。

    音还未落,牧羚一个后翻,却已是退后了有三丈之远。

    “狂莽泣血!”

    原来牧羚此举是为了蓄势待发。

    只见其身上绿光大盛,隐隐约约带着一丝红色的光芒,整个人以一种奇异的姿态存在,看起来非常诡异。手脚并拢,腰身以一个极小的角度弯曲,看起来好像是大蛇在猎食前的姿态。双手持刀,那刀正好就是大蛇的獠牙,而牧羚身体却是和那大蛇一样,难道这就是蛇神姽婳的功法吗?

    诡异倒是称得上,姽婳还是算了。

    其实这功法本就是女子所习,此时要是女子施展,定时妖娆万份,美不胜收!可这牧羚却是非常奇怪。

    蛇,天地间最好的猎手之一,一旦寻找到自己的猎物,追其不放,找其破绽,应势而动,一击必中,中者丧命!

    陈均感觉到自己已是被对方锁定,一旦稍有不慎,则有丧命之危。

    陈均自从步入修炼一途来,与人交手,有性命之威的还是头一次。对方虽未动,但陈均早已是满头大汗,非常压抑,甚至想到了……死!

    其实这正是牧羚的厉害之处,给以对手强大的心里压迫,让对方甚至于想到了死。

    “桀桀!”

    看到陈均越是这幅模样,牧羚就越发不让对方好受。

    难道这是?

    ……

    大蛇吞蛙。

    蛇在遇到青蛙的时候,会一直盯着青蛙的双眼,给以对方威慑,只等到青蛙陷入迷糊之时必会突然出击,出其不意,将其吃掉,而此刻就是这幅景象。

    这样时间越是久,对于陈均就越是不利。

    与其干耗,倒不如先发制人。

    “重水森森!”

    陈均一声暴喝,手中的长生剑泛起一阵白光,隐约含有一丝淡蓝。

    源源不绝的剑意犹如巨浪一样,生生不息,一浪强过一浪,直接冲击在牧羚身上。牧羚衣袍纷飞,满头的长发迎风而起,狂乱的飘向后方,就连面上也是有了一些扭曲,脸上有些部位的肌肉都被吹的凹了进去,张嘴都成困难!

    “好强的剑意!受我一击吧!”

    一条远古巨蟒,带着洪荒的力量,露出了他的獠牙,带着剧毒,以极快的速度直插陈均胸口。

    陈均抬手,长生剑迎难而上,竟是丝毫不见得弱了半分。

    忽然之间一股大力袭来,震得陈均气血翻腾,咽喉处传来一股浓厚的腥味,一口鲜血憋到了嗓子眼,差点吐了出了。

    牧羚这一招蕴含的力量超出了陈均的预估。

    “来得好!”

    这样反而激起了陈均的血性,竟是将身体的创伤忘于脑后。狭路相逢勇者胜,陈均手提长生剑,硬生生的迎上了其锋芒。

    片刻间……

    这两人交手起来速度是极快,一会儿的功夫已经是过了十几招有余,陈均剑气所过之处竟是剑痕累累,刚刚仅存的一些树枝,尽是齐口而断。

    牧羚的锋芒一点一点的衰落了下去,渐渐的感觉到有些气结。

    反观陈均却是越战越勇,越打越凶,剑意大涨,有了压制牧羚的势头,这就是生生不息的力量。

    “结束了!”

    忽然间,陈均瞅准时机,施展出自己最强的一招,一个雄鹰展翅,立于虚空当中。

    突然间陈均后背出现了一把长约十丈的巨剑,不过片刻,这巨剑由虚化实,上面水气飘渺,剑意冲天!

    这是剑意吗?为何却如大水一般有那岳镇渊渟的味道!

    “这是是何招式?”

    牧羚瞪大眼睛望着虚空,感觉到了一种压抑感从天而降,竟是将自己的气机锁定。

    这招是陈均自创,自从庄子将那上善若水决传授给自己之后,陈均体内的剑元和水真气相结合产生的全新的剑元,后陈均又是有感而悟,创出了这最强的一剑,只是这一剑暂时还没有名字。

    “没有名字。”

    “没有名字?”

    “无名即是有名,不管如何,你输了。”

    霎那间,漆黑夜晚一阵白光闪过,非常耀眼,恍如白昼,宛如流星一样耀眼一闪而过,就那么一瞬间的光芒。

    除了光泽之外,这一招竟是无声!

    无声!

    尘土夹裹着落叶漫天飞舞,以牧羚为中心,大月一个十丈见方的圆形区域,地表裸露在外面,看似非常突兀。

    尘土落了下来,视野清晰起来。

    牧羚单膝跪地,右手长刀插在地中,支撑着身体。

    面色有些萎靡。

    忽然间,一大口鲜血喷了三尺之远。

    “哈哈,果然,哈哈果然,我没看错你!”

    陈均起了疑惑。

    “你这是何意?”

    牧羚仰天狂笑起来,忽然之间,面上的萎靡一扫而光,竟是露出了一丝得意。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