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四十二章 出逃计划
    那这么说来时日不多了。

    说句实话,现在陈均也不是不知如何做才好,心中有些不免凌乱,一种无力感油然而生!

    今夜转了这么久,竟是丝毫没有玉族族人的蜘丝马迹,几百号人一下子凭空消失这肯定是不可能的,最大的可能就是这些人此刻就是被关在山上,种植那灵蛇草的地方。因为大蛇部族尽数驻扎在山脚一带,而山上是被围了起来,一般时候也没人上去,眼下只有这里的可能性最大了。这是玉族族人不能沟先逃离,那玉罗必定是只能待着这里。

    沉吟半晌。

    氛围有些压抑。

    玉罗怔怔的盯着地上,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你暂且答应他,再给我九天的时间,只要能找到玉族族人,就有机会出去。”

    听的此话,玉罗眼前一亮,突然又是燃起了信心,加上之前本就对陈均有些钦佩,玉罗感觉自己心中稍稍好受一些。

    “可……可是怎么出去?”

    “地利。”

    陈均稍稍微笑着缓缓道。

    地利……

    玉罗秀眉紧蹙。

    “这里被团团围住,哪有什么地利?”

    “蛇灵山终年阴暗潮湿且水流众多,昨日上山之时,我在远处看见这蛇灵山水网密布,及至山麓,这些水流的走势渐渐朝东而去。而我昨日在南边上山,在山脚下却是看不到一条水流,何也?”

    也是这些水流分部的这么均匀,为何到山下就看不到了?

    “为什么?”

    陈均露出一丝自信的笑容。

    “说明水流在山上已经就是汇聚成了一条大河,朝着一个方向而去,只是我们看不到而已。”

    “你是说在东边有条大河,流到这山外?”

    玉罗问道。

    “不错,这河必是向东而去,到时候我们就来一个水遁,只是不知道你玉族人水性如何?”

    玉罗喜悦又是稍稍带着轻蔑一笑。

    “笑话,楚国夷陵,哪个不习水性!”

    “既然如此最好。”

    想了一想,玉罗有了疑虑。

    “你难道亲自去东边看过?”

    “并无。”

    “那如何得知?”

    “水势。”

    看着陈均自信的模样,玉罗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向对方投以信任的眼光。

    陈均能识得这水的态势,也是多亏了这上善若水篇的功劳。这上善若水篇不愧是圣人之学,除了陈均所修习的上善若水功法之外,还将整个天地间关于水的一切录入其中,可谓是恒河沙数!

    第二日。

    陈均一路跟随着白苓,由大蛇族人带领着朝着山上行去,白苓作为买主,肯定是要对这灵蛇草的成色进行探查一番的,虽说这只是一个形式,但也可以长长见识。这样反而是便宜了陈均,可以借着此举多多观察一下地形,到了晚上再来行事。

    一大早,晨露未干,不知不觉行人的裤腿已是被打湿。

    走了一会儿之后,陈均见得前面出现了长长的一排栅栏,这栅栏倒是没有大寨门口的那么凶悍,而是非常低矮,相当于仅仅是做了一个分界路标而已。

    栅栏后面绿油油的一片,

    第一眼看去,只让人头皮发麻,没想到这蛇灵草长相这么怪异,就好像是有千万条绿蛇缠绕在一起,纵横交错,密密麻麻。这草儿身上光溜溜的,相互缠绕在一起,远处微风袭来,竟是掀起来一阵绿色的“蛇浪。”

    白苓拍着自己的胸口,唏嘘不已。

    这还真是灵蛇。

    陈均放眼看去每隔一段距离,上面就会出现一个三丈见方的小山包,排列的非常整齐,好像是人工建造的一样,在每个小山包上面都有水流流出,凑成了一副别样的景致,昨日陈均隔着远处看到的应该就是这山包和水流了吧。

    在这一片碧绿上面,零星的分布着一些身着白衣的药农,让这一片蛇灵草有了一点其他的颜色,估计有上百药农正在忙碌着。因为这片地方极大,所以看起来是零星点点。

    陈均陷入沉思,白苓盯着陈均看了一会,便知道其心中所想。

    “我们可以自己上去转一下吧?”

    白苓朝着旁边的大蛇族人问道。

    “嗯,可以。”

    那大蛇部族族人点点头,便带着几人离开了,毕竟是和白氏商会合作已久,对白氏商会还是非常信任的。

    “白姑娘,谢谢你!”

    白苓见得陈均一脸真诚的看着自己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摆摆手,径直朝着前面走去。

    “小事而已。”

    陈均快步跟了上去。

    “陈均,你想去哪里看看?”

    “不知道为何,我总觉得这些药农有些奇怪。”

    “难道他们就是玉族族人?”

    “不清楚,还是先看看再说吧。”

    虽说这灵蛇草看起来可怕,可是脚踩上去并无异感,而且还有一种奇异的香味扑鼻而来,让人有些沉醉。

    陈均和白苓近的药农跟前,发现确实有些怪异,因为这些药农光从外表看起来就不像是大蛇部族之人,反而和白苓陈均有些相似,难不成这些人都是被抓来的。玉族族人有数百人之多,而陈均只是见过其中一些而已,还都是一面的交集。此刻并没有发现熟悉的脸,陈均一时也不敢妄断,要是出了差池,一旦暴露,不仅害了玉族人,而且还连累了白苓。

    这些药农也都是自顾着忙自己的事情。

    忽然,陈均在远处看到有一药农朝自己看了一眼,这人有些面熟。

    没错,就是玉族之人。

    当时此人是跟在玉绾身边的,看来对方也是认出了自己。

    那人看了陈均一眼便转身离去。

    情急之下陈均一把抓住了白苓的手腕追了过去。

    “哎呀!”

    白苓正处于陶醉当中,直接被陈均拉起走,想着埋怨几句,可是看的陈均一脸的严肃,又是硬生生的憋了回去。白了陈均一眼,嘴里碎碎念起来。

    此刻的陈均哪里还能顾得上这些,眼睛一直盯在那人身上。

    前面的那人知道陈均在跟着,走的是极快,不一会的功夫已经是渐渐远离的大蛇族人的视线,所到之处,也是越发的安静起来,难道他是故意带我来。

    忽然,前面浮现出一个巨大的山包。

    “咦!”

    那人走到这里之后就忽然看不见了。

    “敢问可是陈里正大人?”

    忽然,传来一声有些苍老的声音。

    “何人?”

    话音刚落,只见从山包侧面走出了一个身着白衣的药农,这药农看似有些苍老,陈均也不敢笃定对方就是玉族之人。毕竟要知道他的真是身份,只需要去一趟黑林沟就是了。

    “陈里正,黑林沟夜晚我曾见过大人。”

    “玉族人?”

    “玉族玉椋,不知道里正大人到这里所为何事?”

    “救你们出去。”

    这玉椋面上显得有些惊骇。

    “里正大人说笑了吧,我玉族在这里一切安好,里正大人何来次说?”

    “哎呀,就不要说废话了。”

    陈均知道玉椋肯定是不会相信自己,便打算直接和他说明来意。紧接着又是将玉绾还有做完见到玉罗的事情一并说了出来。听完之后,玉椋沉默了下来。

    “依陈大人所言,应如何做?”

    陈均并未回答而是转头看向白苓。

    “商队什么时候离开?”

    “估计在四日之后吧。”

    “嗯。”

    陈均转头又是看向玉椋。

    “玉族族人都在这里?”

    “在。”

    “晚上有人看管吗?”

    “在这里就算是无人看管也难以出去,更何况我们都是白衣,不管在夜色还是在白天都是显得非常醒目。”

    “这么说来晚上是无人看管了。”

    玉椋唉声叹气道:“有,差不多有十几号人,而且都是牧羚近卫,各个身手矫健,就算是族长也难以战胜,只怕……”

    “我来对付,这往东可是有一条大河?”

    玉椋不知陈均这么说是何意。

    “没到过,但应该是有的。”

    “那就好,五日之后的夜晚你们全都聚集在一起,等我,我们就顺着这河流逃离此处。”陈均言简意赅道。

    玉椋一脸的不信。

    “这这……能行的通吗?”

    “此刻没有最好的办法了,五日之后夜晚将玉族族人喊齐,记得事先准备好泥巴,等我将那牧羚的近卫解决,你们都将这泥巴涂在身上,跟着我一起出去。”

    玉椋明白这泥巴是为了让衣服变黑,在黑夜中好方便行事。

    此刻还有别的选择吗?

    只能拼了!

    玉椋只是停了一下,便继续说了起来。

    “陈大人放心,我玉族族人一向是一条心,大人所说之事一定办到,只是这大人大恩大德,我玉族何时才能报答!”

    玉椋说着竟是老泪纵横。

    “哎!闲话就不说了,记住我说的。”

    为了不引人主意,陈均说完之后拉着白苓离开。

    现在基本上所有的事情都是安排好了,成与败,就看五日之后呢!

    刚才玉椋是赌了一把,将玉族族人的性命交给了陈均,而陈均又何尝不是再赌。先说这解决十几个高手就非常之难,更何况还有这几百人的队伍,如何能做到悄无声息呢?

    听的陈均安排好了这一切,白苓才是明白了对方为何要那样问,原来他是怕给自己添麻烦,想到这里白苓无疑对陈均又是增加了几分好感。

    “到时候你和商队一起离开吗?”

    “嗯。”

    “然后你再顺着那条河流重新回来吗?”

    “嗯。”

    “喔!”

    说起河流,今晚还得实地看一下,以防万一。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