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四十一章 蛇神姽婳
    入夜。

    修炼中的陈均收起玄气,缓缓地睁开双眼,看着窗外。

    夜已深。

    是时候了。

    陈均一袭黑衣,就连长生剑也是未带在身上,轻装而行。

    趁着夜晚。

    自从母亲将长生剑传给陈均之后便是日日夜夜人不离剑,剑不离身,而此刻陈均却连剑都未带在身上,足见是多么的小心。早白天进来的时候,陈均已是将自己沿路所见牢记在心,就是为了现在。此刻的夜中潜行,就是为了寻找关押玉罗的地方。

    远处看着蛇灵山犹如一个窝窝头一样,下面大上面尖。此刻陈均正是在这窝窝头最底下部位,蛇灵山的山脚。这大蛇族人将这整个蛇灵山围了起来,为了保护蛇灵草,在山脚是重兵把守,反而上面却是比较松散,越是往山上走去,这守备也是越松。

    一般而言,这关押玉族族人的地方应该是在蛇灵山山麓。山麓离山脚还是有一段距离,玉族人要想逃脱无疑是增加的难度,还有这山麓尽是大蛇族人,外人难以到达,所以也不会造成麻烦,所以陈均正是朝上行去。

    山麓之上守备松弛,如果上面出现守备森严的地方,那肯定就是关押玉族族人的地方。再加上这山上面都是种植灵蛇草,陈均也无需到最高处去,走不了不远,只需绕着这半山腰转一圈,就必定有所发现,只要玉族族人被关押在这山上。

    此刻,陈均如一片羽毛一般,轻飘飘、慢慢的的落于房檐之上,轻飘飘的不带起一丝声响,刚刚落下,神还未定,忽然间又是一个跳跃,立地弹了出了,冲天而起。转瞬间,已到了另外一间房檐上面,速度极快。

    自从陈均修习了上善若水决之后,身法比起之前可谓是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之前陈均一直修习的只有剑炉无名剑诀。而这无名剑诀恰好讲究的是大开大阖,以力御剑,强调剑者的锋芒和一往无前的气概。再加上用的又是长生剑这样的巨剑,所以陈均的身法一直显得有些沉重,就算是后来领悟了剑势,也对其身法帮助不大。

    但自从练了这上善若水决之后,陈均的身法再也不拘泥于形式,而是将水的优势蕴于其中。遇崖而落,落而有力,遇塘能静,静而有深,遇热能升,升而轻灵。水的灵活多变被陈均施展出来,水势能如何,陈均就能如何,重时则重,轻时则轻也!

    随心所欲,无拘无束!

    夜已过半。

    陈均已经是在这里转了有一个时辰,丝毫没有见到玉罗的踪迹,只能又是换一个方向而去,不得不说,这蛇灵山还是极大,让陈均也是费了不少的手脚,要是再寻不着,只能明晚再来了。

    咦!

    借着月光,忽然间陈均的眼前映入一点红色,而玉罗给陈均的印象就是这鲜艳的红。

    应该是了。

    片刻间。

    陈均接近了这红色,发现这是一个四周都是房间的小院子,倒和这里的寨子完全不同,颇具战国风气。这院子周围并没有人把守,就这样孤零零的存在于这荒野之中,显得有些突兀。

    这里离大蛇族人住的地方还是有些距离,要不是因为陈均看到了那点红色,根本就想不到这里来,难道那牧羚就是将玉罗软禁在这里?

    陈均轻轻的落在院子中,原来吸引自己而来的只是挂在院子当中的一匹红绫而已,陈均伸手摸了一下,丝滑,上好的绸缎,此刻在月光的照射下,非常鲜艳。唯一一次见到玉罗对方就是穿着这样的一身衣服。

    在院子的南边是一间敞开的马厩,陈均看的这马厩当中站着一匹全身血红的骏马,好像有些熟悉。

    哎!

    不错!看来她人就在此处不假,只是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人。

    陈均本想走近房屋去看上一眼,一只脚刚踏在台阶上面。

    忽然,一阵急促的铃音从房间传来,虽说声音不大,可是在这寂静的夜中显得格外清晰、刺耳。

    “糟了,难道有诈?”

    “什么人?”

    一声喝斥。

    哐当一声。

    正对着陈均的房门打开,一道红影突然闪出,月光下一道寒芒刺向陈均,好快。

    陈均身子一侧,躲了过去,伸出两根手指,在那剑上面轻轻一弹。

    叮!一声。

    那剑身突然受到一股大力弹了开来。

    “玉罗!”

    “哎!”

    噌!

    寒芒突然间被收了回去,陈均面前立着一到倩影,一袭红衣,美丽的脸庞盯着陈均,一脸疑惑。

    “陈均!”

    玉罗终于是叫了出了,此刻满脸的惊骇,眼前出现这样,却是自己最意想不到的。

    “不错!是我。”

    玉罗沉思一番,此刻遇到陈均不可能是巧合吧?但是自己与对方仅仅只有一面之缘,难道是来帮助自己的。

    陈均并未说话,站在原地静静的等着。

    一声叹息。

    “这么说玉绾是逃到黑林沟了?他都还好吧?”

    提到玉绾,玉罗开始心痛。

    “受了些伤,不过现在并无大碍。”

    听的此话,玉罗松了一口气。

    “当初都怨我,竟将族人带到了这样的境地,唉,此刻就算我想弥补也是来不及了。”

    又是一声叹息!

    当初玉罗确是有些欠缺考虑,此刻陈均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直截了当道:“我是来救你出去的,你将你所知道的情况给我一一说一下。”

    玉罗回过神来,沉吟片刻。

    “谢谢你,只要能将族人救走,我就算是死在此地又有何妨,可是……”

    “现在还不是时候,我要先了解情况。”

    陈均打断道。

    听的陈均不容置疑的语气,玉罗也是燃起了一丝希望。

    “这之前的事情玉绾肯定是告诉过你了,我就将你不知道的说与你听吧。”

    陈均点点头。

    “这里最奇怪的就属于那牧羚了。相传这大蛇部族有一种非常神奇的功法,叫做蛇神姽婳,非要女性才能练得,可是这大蛇部族族长到了牧羚这一代就只有一个儿子,所以这功法可能要断代。可是这牧羚确实偏偏不行这个邪,硬生生的是将这功法给练成了。后又是靠着诡异的身法,在大蛇部族周边的蛮族中一战扬名,成了大蛇部族的骄傲。”

    蛇神姽婳,陈均心中念了一遍,好奇怪的名字。

    “难道这人有什么问题吗?”

    玉罗点点头。

    “我觉得他像个女人。”

    陈均一脸的迷惑,不知道她说这样的话是何意。

    “此话当真?”

    “哼,我一个已婚人妇难道在这事情上面还需要你教吗?”

    玉罗娇嗔道。

    呃!这倒也是,陈均回想起了牧羚与自己交手时的举动。嗯,最起码玉罗是安全的。

    “你是说因为这功法?”

    玉罗一脸的肯定,点点头。

    不知怎么的陈均回想起来咸阳王宫中的宦官,这群身体有着缺陷的男人。庄子曾说过,万物由心,心生乾坤。难道他自己想象自己是个女子然后去修炼的这功法,就会让自己朝着女子的方向去变化?

    陈均摇摇头,自己觉得都是无稽之谈,还是先了解一下别的吧。

    “那他囚禁你又是怎么回事?”

    “无他,流言。”

    “唉!这……原来如此。”

    回想一下,陈均就明白了,这牧羚行为这么怪异,时间久了,肯定会有人起疑,慢慢的也就开始流言四起。而牧羚强抢玉罗此举直接是让这流言不攻自破。还有选择了玉罗这个抢来外人,以后随便找个由头,可以轻易断绝玉罗与外人的来往,软禁起来,这样一来就可以守住了自己的秘密。

    这应该是牧羚有此意在先,而玉罗刚好是撞了上来。

    如果真是这样,玉罗就是最好人选。

    “那其他的族人呢?”

    “只要我踏出院子一步,牧羚就会杀我族人十个,我根本不敢踏出半步,平日里只有一个又聋又哑的老婆婆给我送饭上来,所以,我是一概不知。”

    玉罗摇摇头。

    这就有些难了,玉族族人到底能关押在哪呢?

    “还有多少时间?”

    “陈均,你也知道,在蛮族的风俗中,女子丧夫,须得三年之后方能嫁人,而男子也不得娶丧夫三年未到的女子。牧羚为了在大蛇部族人面前显示自己心意,所以故意等了我半年。九日之后,便是牧羚定的大婚之时。在这之前我以拒接他两次了。这第三次,为了族人的安危,我是无论如何都拒接不了。”

    陈均思索起来,并未接话,玉罗又道:“此人的秉性我还是有些许了解,凡事不过三。”

    玉罗说着说着有些黯然。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