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四十章 大蛇牧羚
    对方虽未出手,陈均却早已知其人矣!

    俗语说得好,面由心生,陈均见其人,就知其性,这是一种直觉,这种直觉告诉陈均对方是怎样的人。要是再加上这份超凡的气概,这少族长必不是这下流之人,看来这玉罗暂时还无大碍。只是这玉族族人足足有数百人之多,这最棘手的就是将这些人救出来。

    陈均又是转头看向别处,想仔细观察一下这大蛇部族族人。

    此刻在那男子身后跟着清一色的的精壮汉子,整齐列成一排。这些汉子浑身皮肤黝黑,虬髯满面,并且全都****着上身,露出一身的腱子肉。每人个手中都是提着一把上好的尖刀,寒光四射。脸上及上身用红绿相交的色彩勾勒出狰狞而又古怪的图案来,目露精光,一看便知是精锐之士。

    远处的寨墙足有十丈之高,上面大月每隔一丈的距离都有一名大蛇部族汉子挺直的站立,看起来是守备森严。而在大寨门口,差不多有百十来人把手。寨门前一次摆放着三排栅栏,依稀见得上面尖刺倒勾,这要是人撞上去,估计就连皮肉也要一并留下来。

    尤其是大寨门口左右各竖立着两座箭塔,这箭塔下面用石头垒砌,非常坚固。上面放着几具连弩,箭头上面点点寒光,真是对着对这白氏商会众人这边。

    这大蛇部族为了捍卫灵蛇草真可谓是守备森严,此刻要想攻破此寨估计得有五万精兵才行,单单凭陈均的实力,要想强行救人,只怕是比登天还难。

    白苓见得陈均面上变得有些严肃,便知其心中所想。

    “这大蛇部族守卫如此森严,你如何能将这些人救出去?”

    沉寂片刻,陈均看了少族长一眼。

    “暂时还没有想法,这就是那少族长吗?”

    白苓点点头。

    “虽未谋面,但应该是此人不假。”

    “到时候随即应变吧!”

    陈均此时显得有些忧愁,白苓也是无奈,本来自己此举带着陈均,就是冒了极大的风险,要想帮陈均救人,自己根本难以做到。

    “一切还是小心为上。”

    陈均投去感激的目光,点点头。

    白苓话音刚落,白氏商会的一名执事正带着那男子朝这边走来,白苓也是笑脸迎了上去。只见那名执事朝着那男子介绍白苓道:“牧羚少族长,这是我白氏商会大小姐。”

    原来这少族长名叫做牧羚。

    这牧羚虽然长相粗放,但是举手投足之间都给人一种文雅的感觉,此刻正朝着白苓点点头,露出了些许柔和笑容。不知道为什么,这一丝笑容陈均看在眼中,感觉像是……像是女人的微笑,充满的阴柔。

    “牧羚见过白大小姐,区区小礼,不成敬意。”

    牧羚语气平和,态度从容。

    牧羚伸手一示意,身后的人后便拿上一个外观看起来非常雍容华贵的方盒上来,这里面的东西想来也不会差。牧羚接在手中,微微低头,笑对着白苓,双手呈着亲自递了过来,面上不卑不亢,神态温和。

    这人虽然是个蛮人,但是投手之间的礼仪只怕就连那大周颜樊也会自愧不如,好生奇怪。

    白苓刚想伸手去接,没想到对方却只是让她看了一眼,反而是朝着陈均递了过来。也是,此刻陈均正是白苓的随从,而递给陈均让牧羚显得一切都是为了白苓考虑,非常优雅。

    陈均转身过去。

    此刻牧羚面上浮现出一丝玩味的笑容,变得单手托着方盒,正盯着陈均。

    这牧羚直接将这方盒递给我只怕是故意的吧。

    见得对方单手,陈均也是单手手去接那方盒,就在刚要碰触到的时候,忽见间牧羚手臂从高处往下一移,竟然躲了过去。

    只剩下自己的陈均手伸在空中,显得非常尴尬,白苓也是有些错愕。

    牧羚正侧着身子对着陈均,眼神中竟是挑衅的意味。

    这是在故意刁难我,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本事,牧羚此举激得陈均性起。

    抬头正好对上对方双眼,眼中尽皆是剑意凌然,战意滔滔。

    牧羚手以用力,那方盒在手中打了一个转,这么做就是想激起陈均的战意,因为刚才隔着老远就感觉到了陈均的剑意。

    陈均微微运转起上善若水法决,只见其手隐隐约约泛起一阵白光,好似从九天而落的飞瀑一样,直击牧羚手中方盒。

    此举,来势汹汹!

    势在必得!

    场中众人皆是有些惊叹!

    牧羚瞬间、面上变的严肃起来,紧盯这陈均的手。

    好快的速度!

    “喝!”

    牧羚急忙运转起功决来,这也不知道是什么法门,忽然间让一个大汉的手臂好似灵蛇一般,柔若无骨,竟是做出常人难以想象的动作,手臂在扭曲之下,竟是躲过了陈均这一击。

    有点门道!

    这牧羚本想给陈均一个下马威,陈均当然不允。只见气手臂丝毫不见得对方羚慢,又是闪电般朝着方盒抓去。

    白氏商会的人都是一脸的迷惑,这两人初次见面,如何能激起这样的火花。

    大蛇族人那边却是满脸的兴奋,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看来他们对于牧羚所做所为早已是司空见惯。

    白苓因清楚陈均此行的目地,倒是吃不准这牧羚是何意,难道是看穿了陈均,如果真是这样……

    一颗心早已是悬到了嗓子眼。

    转眼间,两人已经是交手几招。

    牧羚一条手臂犹如一条灵蛇,极劲缠绕之威能,忽左忽右,忽上忽下,让人难以判断其走势,陈均竟是难以有丝毫取胜的办法,只能耗着。

    这牧羚一个男子,竟然练出如此柔软的功法,果然不负这大蛇部族之名!

    “哈哈!”

    一阵爽朗大笑,粗狂充满了雄性气息,竟然和这手臂的灵活性完全不匹配。牧羚此刻双眼呈倒三角形态,眼球上面蒙上了一层绿色的迷雾,手臂上更是绿光大盛,好像是蛇,蛇的气息。

    陈均忽然心生一计,猛然发力,手臂径直的朝着对方的胸口袭去,此次陈均其实主要是“佯攻”,骗对方转移注意力,好得到那方盒而已。

    牧羚见得陈均此举,不惊反而是露出了得意之色。

    难道?

    忽然间牧羚的手臂变得好似无骨一般,竟然顺着陈均的手臂缠绕而上,犹如藤条遇到树干一样,盘绕上去。

    一时之间。

    陈均未来得及反应,一条手臂居然石碑被另外一条手臂缠了起来。

    诡异!

    这还是人的手吗?

    白氏商会的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

    因为缠绕着陈均的手中还握着那方盒,而牧羚的那只手正好是在陈均胸前,所以,那方盒就正好在陈均的胸前,触手可得。

    ……

    ……

    真可谓是近在眼前,难以碰得。

    因为对方只用了一只手,如果陈均用了另外一只手,那就代表着陈均已经是输了,可是此刻手臂被对方缠绕,那只手又是不能动弹,陈均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方盒在自己的面前,却没法拿到手里。

    牧羚见得自己将对方制服,朝着陈均一笑,眸子中有些妩媚。

    没错!

    一个粗狂大汉竟然给陈均的感觉是这样的。

    陈均略微感觉到了一丝不适。

    “承让了!”

    “过早了吧!”

    忽然间,陈均背后的长生剑一阵悸动,发出的剑鸣清晰可闻。场中一股极强的气息袭来,离陈均最近的白苓满脸的惊奇,连忙朝着后面退了两步。

    因为这气息———

    扎人!

    “有意思。”

    陈均只觉得对方勒住自己手臂的力道又是强了一些。

    “你是笃定我呢?”

    “试试。”

    自从那次梦中将水与剑的力量融为一体之后,陈均就一直没有时间尝试一下这威力,此刻倒是有了机会。

    ……

    “啊!”

    这是怎么回事?

    场中的众人都是一脸的纳闷,刚才不是这牧羚尽占上风吗?

    为什么牧羚的手又像闪电一样缩了回去?

    原来陈均将剑元运经中冲脉运于手臂之上,一时之间牧羚只感觉到双手抓在厉刺之上,手臂被扎的疼不可耐,不得已将手收了回来。

    好凌厉的剑意!

    “呵呵!下次再玩。”

    牧羚一丝轻笑,面上一副坦然,好似刚才将手收回来只是自己的意愿而已。周边的人都是一副了然之色,就好像是牧羚放过了陈均一样。

    咦!

    只有白苓眼尖,发现牧羚的右手手臂内侧是伤痕累累,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划伤一样,密密麻麻的纵横交错。

    被剑意所伤!

    此刻白苓被陈均的实力深深的震撼,这倒不是因为对方的修为有多高,而是因为陈均的进步速度。记得几个月前自己第一次见到陈均的时候,那时候陈均的修为才是炼体境界,在修炼一途相当于连门也没入,可现如今,竟然已经是化玄境界,而且还有一身这么厉害的剑气。

    白苓不由得多看了陈均一眼。

    “白姑娘,见笑了,适才只是小玩一下,猜想这位兄弟不会介意吧?”

    牧羚对着白苓说道。

    “少族长说笑了,少族长如此趣人,陈均如何会生气。”

    白苓没想过要戳破。

    陈均。

    牧羚又是在心中默念了一下。

    这大蛇部族从外面看起来守备森严,族人各个都是严正以待,进来之后发现却是完全不同,和平常的寨子并无异处,老人小孩,鸡犬相闻,倒是一片祥和。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