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三十七章 之始
    陈均环顾四周,不远处一座巨大的城池屹立于一条大河旁边,这城池门口已经是熙熙攘攘,人来人往,抬头看去城门上面写着两个大字“天河”,看来这就是天河郡城不假。那旁边的那条大河一定就是渭水了。

    这圣人之力,简直是可以用功参造化来形容,夺天地之神机,掌握了常人所难以企及的玄妙能力。天河郡城距离大月骇廉部族少说也有几千里之多,这庄子圣人居然只是双手一挥,轻轻松松的就直接将两人送到了天河郡城,按照陈均的脚力,这一下就相当于介于了十天的路程。

    一念之间便有如此威力,不要说陈均被深深的震撼到了,就连嬴莹也是第一次见到。

    圣人如此厉害,如果说修炼九境,那是十方名将个个都是第十境,如果说这就是圣人之境的话,那自己何时才能够打败田忌,以告诫父亲在天之灵。

    陈均不由得思绪万千。

    自己这一路走来,自从到了这西秦国都咸阳,发现在所有的事情当中自己处于被动,偶偶后又是莫名奇妙的就到了这黑林村成为了里正。当初自己想要实现的报复却是因为现在的处境,而变得遥不可及,仿佛是所有的事情都复杂起来。

    开始是因为在飞舟上面莫名其妙的和颜樊结了仇,后来因为白苓在百家争鸣馆赢了那魏国士子,和嬴莹生了间隙。再往后自己成为御史台廷尉,这御史台对自己来说是最理想不过的地方,就在以为可以一展抱负的时候,没想到却是被嬴莹设计,一落千丈。沦落到了这黑林村成为里正,如此和十方名将只怕是云泥之别了吧。

    而如今又是和嬴莹是这种关系,之前可以说是生死与共。陈均想到这里转头看看嬴莹,而嬴莹见到陈均沉默,也不知道其心中所想,露出疑惑的神情。

    当今天下,大世之争,山谷为棱,礼法破坏,群雄厉兵秣马,所有有志之士者各施威能,择木而栖,可谓是群星璀璨。能力者,处处皆是际遇。

    春秋之末,三家分晋,进入战国时代,诸侯只见相继变法强国,演变至今。相信百年之内定是天下归一,七雄也会只剩其一,成就皇朝霸业。高岸为谷,天心未定,生当为男,纵使不求名垂千古,却也不应当做那碌碌无为之人。更何况陈均本就是志比天高,再加上才气逼人,尤其是有雄辩之才,所学为强国知道,尤其是适用于战国。人生不过段段百年,如白驹过隙,一闪而逝。以弱冠之年,闻名天下者数不胜数,而自己在黑林沟这种地方,何时才是出头之日。

    何时才能及得上名将田忌半分,甚至于此生连父亲的成就也是难以企及。这次西域之行,让陈均认识到了实力所带来的好处,没有实力,所有的事情自己只能是被动的去接受,唯一能做的就是随遇而安而已。

    西秦乃法制国家,尤其是身为西秦官吏胆敢有渎职者,杀无赦。而陈均本就是西秦官吏,此刻更是被发配,如果陈均随意辞官而去,视为渎职,是要定罪的,陈均此刻是进退不得。

    在这之中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这次西域之行,遇到圣人庄子之事,解决了自己的修炼之事。等将玉罗的事情一了解,一定要另外给自己一个交代。

    陈均盯着不远处的天河郡城出神,半响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嬴莹盯着陈均看了半天,忍不住说道:“这次可以说是死里逃生了,我怎么看你一点都没欣喜的感觉呢?”

    听得是嬴莹说话,陈均转过头去,看到一张绝美的脸上露出一丝罕见的笑容,这种笑容让人觉得纯真。让自己沦落到这步田地的人就在眼前,陈均本应该恨她,可说来奇怪,陈均确实无论如何却是怎么也对嬴莹生不起气来。

    陈均对着嬴莹露出笑脸。

    “嬴姑娘,你我这次算是绝处逢生,我如何能不欣喜,只是……看到此情此景,我不由想起了之前的一些事情,有些感叹而已。”

    “想起了……”

    嬴莹话说到一半,看着陈均的眼神突然间停了下来。以嬴莹的冰雪聪明,如何会猜不到陈均所想呢?

    嬴莹望着不远出的城池,美丽的大眼有些失神,面上有些懊悔,半响不语,这两人难得有这样的默契,都是沉静下来。

    此刻陈均想着自己的事情,而嬴莹却所想的是陈均的心思。

    ……

    嬴莹率先打破了沉静,也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绝美俏丽的脸色上面露出一丝哀思,微微低着头,双眼有些失神,突然间好似失了魂一般。

    陈均感觉嬴莹突然间由一位高贵的公主变成了一个失落凡尘仙女一般,有些失措,展现出一股扶风弱柳的姿态来,让陈均心生爱怜。

    “嬴姑娘还在为大月骇廉之事忧心呢?”

    嬴莹回过神来。虽说陈均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但从语气中能听得出是真心关心自己,嬴莹心里还是有些甜丝丝的,毕竟对方不仅不恨自己,而且连自己的情绪陈均都能做到体贴入微。想到这嬴莹是又喜又哀。

    嬴莹抬头大眼盯着陈均认真的说道:“陈均,你有没有恨过我?”

    “没有。”

    陈均实话实说道。

    “哦。”

    嬴莹喃喃道。

    “哎!陈均你一直待在这地方岂不是枉费了你的才华,不如你以后跟着我可好?”

    嬴莹说这话的时候一直是看着陈均的脸,居然让人感觉有点小心翼翼,又有些恳求的意思在里面。

    嬴莹此番话,本是想为自己当日所做之事挽回一些,并没有想利用陈均帮自己争权势。

    陈均北来对嬴莹的表情心生好感,但却是对方的话语让自己有些不喜。

    “嬴姑娘,此时休得再提,你我认识也是有不短的时间了,我的心意想必你早就明白了吧?”

    陈均一字一顿的说道,语气显得生硬,一反刚才温柔之态。

    嬴莹也了解陈均这秉性,但仍是不想放弃。

    “可是你也知道我《秦法》威严,你就纵是天之骄子,可没有机会也是枉然,只要你回到咸阳,以你的才华,我父亲一定会待你为座上宾的,我父亲虽非左右相,可也是总摄王族之事,况且这西秦终归还是嬴氏的,只要你投入到我父亲麾下,就可以尽情的施展出自己的才华,这难道不好吗?”

    嬴莹说的何尝没有道理,可对于陈均来说这并不是最好的选择。

    “嬴姑娘,多谢你的美意,我的路我自己会选。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左庶长赢熋倒施逆行,最终会自食其果的。而现今秦王虽是生于赵国,但却是堂堂正正的嬴氏血脉,名正言顺,又有朝中众臣拥护,左庶长时日不多矣!”

    虽然说这样的话很残酷,但陈均还是就事论事。

    嬴莹本是为陈均好才说那么多,可没想到确实被对方说教一番,气的直咬牙切齿,双拳紧握,甚至都跺脚了。

    “你……陈均,你难道就不想天天见到我吗?”

    嬴莹情急之下,竟是这样说道。陈均听到此话,后面的话被生生的噎了回去。此时嬴莹好似情窦初开的少女一般,一脸期待的盯着陈均,而陈均却是沉默不语。

    良久……

    对于嬴莹来说,感觉这时间过得竟是如此煎熬。明知道自己这话不该问,可嬴莹就是想知道陈均心里是怎么想的。

    终于。

    “殿下,陈均别无所求,只希望殿下能够兑现当日的诺言,将这黑娃的一级公士勋爵不要忘了。”

    陈均又回归到臣子身份,语气不带任何感情,似乎是有意和对方拉开距离。

    听得陈均那句殿下,嬴莹就已经黯然失色,已是只见竟是不知道说些什么。早知道结局是这样,但听起来还是未免有些残酷。

    此刻身份这一词,让嬴莹觉得是如此的讨厌。

    “你……好,好,如你所愿。”

    看的到嬴莹浑身发颤,话声音都在颤抖,陈均不知怎地感觉自己的心也在隐隐作痛,嘴巴张了张又闭合,话还未出口就被自己堵了回去,或许……

    又是静了下来。

    泪。

    终究没有滑落。

    嬴莹怔了片刻,忽然间转过身去,背对着陈均。

    “好你个陈均,本公主岂是那种言而无信之人。”

    声音让人觉得有些冰冷,嬴莹又恢复到那个高高在上的长公主。

    “下官替黑娃谢过殿下了,既然如此,下官就告辞了,明日下官亲自去郡守府拜见殿下。”

    陈均狠狠心,对着嬴莹的背影拱手说道,见得对方不语,陈均便直接向后退去。

    嬴莹听到陈均的脚步声刚起,面若冷霜,大眼里面已然是薄雾弥漫。

    “等等!”

    忍了很久,嬴莹最终还是说了出来。

    “陈均,这令牌你拿着,等你突破到了化玄境就就可以加入我秦铁鹰剑士,你救过本公主的命,本公主不想欠任何人的人情。”

    这西秦的天鹰剑士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存在,全部都由剑士组成,代表着西秦最强的战力。不管是王族还是御史台都是需要铁鹰剑士的存在,更甚者秦军当中的斥候营基本也由这铁鹰剑士组成。

    陈均停下了脚步。

    如今自己刚好化玄,修为大涨,能够成为铁鹰剑士确实要比现在好上不止,相当于脱离了此刻的困境,甚至于经常在咸阳出入。那就等处理完玉罗之事,再去也不迟。

    “多谢公主殿下。”

    陈均回身伸手结果嬴莹递给自己的令牌,握在手中感觉这是一块玉牌,上面还留有余温。

    ……

    陈均和嬴莹在天河郡城分别之后,又是快马加鞭去了龙源县城,见到了御史台赵大人,将大月氏发生的尽数说与对方。赵大人也是非常惊讶,发生这样的事情估计整个西秦都会震惊,得到这消息之后,赵大人竟是一刻也不再停留,直接朝着咸阳而去。

    陈均知道这剩下的事情就看左庶长赢熋和御史台怎么处理了,一旦弄不好就连自己也会牵扯到其中,左庶长赢熋和御史台私下里一直都是明争暗斗,已经习惯了,要是这件事情深究起来,那么天机弩之事也会被牵扯出来,到时候西秦朝堂将会发生大变。

    而这些事情自己是管不着了,眼下这最要紧的就是将这黑娃的事情处理了。

    两日后,黑林沟。

    陈均这一去总共才是花了二十天的时间,所以这黑林沟还是和之前一样,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一切都是按着陈均之前的计划在进行,已经是出现了一些繁荣的势头。

    此刻陈均径直朝着黑虎家来。

    正在忙碌的黑虎一看到陈均进来,没有出现欣喜的样子,反而是见到陈均有些着急,难道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陈均也不客套,上去直接问道:

    “黑虎,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唉!陈里正你还是自己进屋看看吧。”

    陈均还未进的屋子,就闻到了一股草药味道。等到进去一看,发现床上正躺着一人,这人面色苍白,嘴唇干枯,看起来是非常的脆弱,床边竟是一些血迹斑斑的布条。

    而床上躺的那人竟然是玉罗的弟弟玉绾。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