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三十六章 以水化玄
    此刻庄子双目微闭,一脸严肃,将另外一只手放于陈均胸口处三指远的地方。

    “上善若水也!”

    声音醇厚,震耳欲聋,在陈均耳边不停地回响

    双手猛然发力,紧跟着手中的蓝光大盛,庄子整个人须发倒竖,一股绝世气息冲着陈均扑面而来,给人一种空灵的感觉,感觉其超脱了世间一切,就在眼前,却是远在天边。可远观,不可近触。

    “这就是圣者所掌握的力量吗?”

    忽然间,陈均的身上也开始出现蓝光,逐渐由弱变强,这蓝光犹如水波一般产生圈圈光晕,一阵一阵的荡漾而去,直至陈均整个身子都是熠熠发光,甚至整个空间都引起了轻微的震动。

    慢慢的……

    陈均的双脚居然是飘了起来,身体横躺于空中。此刻,庄子双手抵在陈均百会穴之上。

    “源源不绝,岳镇渊渟!”

    ……

    “乘高决水,势若奔雷!”

    只听见庄子每说一句话,陈均身上的蓝光就更盛一层,渐渐的如山峰一般,层恋叠嶂,在陈均的身体周围形成了一个水蓝色的屏障,将陈均包裹在其中。里面的陈均双眼紧闭,眉头紧蹙,眉宇已经是缩成一团,看起来是处于极其痛苦的挣扎之中。

    “陈均,听好了,此刻我助你一臂之力,但这其间的疼痛你必须忍着。”

    庄子的神情比之以前又是严肃了些许。

    “重水森森,百汇具通。”

    忽然陈均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嚎叫,额头上的滚下了颗粒大的汗珠。

    庄子不管不顾,依旧做着自己的事情。

    “只差这最后一步了。”

    庄子的语气依旧十分的镇定。

    像是被撕裂了一样,在自己穴位的地方好像有一股能量想要拼命的往进去钻,这种疼痛,全身上下好似在钢针中滚过一样,身体里面感觉五脏六腑被人用手在拽拉一样,只觉得撕心裂肺般,苦不堪言。陈均死死的咬紧牙关,集中自己的注意力,认真的在感受着自己身体的变化,咬的嘴角都渗出丝丝血迹。

    “喝!”

    庄子一声大喝之后,陈均身体周边的那一层水蓝色的罩子忽然幻化成了一百零八股气流,从陈均的一百零八大穴位进入到陈均体内。此时的场面非常之神妙,陈均身上卷起来一百零八股小小的蓝色旋风,虽说是旋风,却是由滴滴水珠组成,但是却并蕴含着水的灵气。

    陈均感觉到自己体内之前的那股神秘真气又是出现了,但这次并未给陈均带来不良的影响,反而是和那一百零八道气息合为一体,陈均体内的剑元又是活跃了起来,隐隐约约有了化玄的趋势。

    庄子费了这么大的功夫,原来就是要帮我将这股气息转化,我虽非道家弟子,但是却得到道家圣人传承,更甚者这圣人庄子还花费了这么大的功夫,此等恩情,我如何才能报答。

    陈均感觉到庄子对自己并非只是传自己功法而已,而是帮助自己梳理体内的真气,相当于在修炼一途,帮自己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慢慢的庄子将手收了回来,长吁一口气,望着西南方向,露出了会心的一笑,转头又看向陈均。

    “陈均,剩下的路你要自己走了。”

    话落庄子变成了一个虚影,随风而逝,只留下陈均一人。

    陈均慢慢的落了下来,依旧是双眼闭合,直接漂浮于海浪之上,盘腿而坐,双手放于膝上面,打坐起来。陈均后背的蓝光伴随着海浪此起彼伏,波翻浪涌,汹涌澎湃,好似火焰一样燃烧。半晌之后,陈均的眉心浮现出一个犹如蓝色水滴一样的符号,蓝光也渐渐的在消散。

    那一百零八股气息此刻在陈均的身体里面,充盈了陈均的周天经脉,这些气息所过之处,都让陈均感觉到自己充满了强大的力量,过周天经脉后逐渐汇聚在陈均的丹田之中。此刻干枯的剑元得到了滋养,疯狂的在陈均的丹田处旋转,剑身被充斥成了淡蓝色的光芒。

    噌噌!

    忽然间,陈均后背出现了一把巨大的剑,在梦中甚至要比当日左统领的那把剑大了一倍不止。剑尖朝天,剑柄浸于海中,不断的吸取大海中的水属性玄气。

    剑鸣阵阵,剑势逼人!

    而陈均丹田处的剑元此时正在慢慢的形成。

    只见这剑元将这些能量慢慢的吸收到其中,剑元的形态慢慢的由一个雏形变得清晰起来,剑柄,剑尖,剑纹。片刻之后一把完整的小剑竟是形成在陈均的丹田之中,这便是真正的剑元,有了这剑元,陈均才能称得上是一个当之无愧的剑者。

    陈均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气息一直在变强,身体里面的真气全部都是幻化成了剑元,估计要不了多久,自己就要顺利化玄了吧。

    慢慢的陈均的意识陷入沉寂,身体的机能也是一点一点的平静下来。

    陈均眉心间的那个符号也是隐入了陈均体内。

    “这就是上善若水篇功法,原来庄子刚才说的是总纲。”

    过了许久之后。

    陈均缓缓了睁开眼睛,感觉右手处传来一丝冰凉,是长生剑。

    看了这不是在梦中了。

    陈均轻轻握紧长生剑,心念一动。

    呵呵,果然不出所料,化玄了!

    此刻上善若水篇和无名剑诀这两大绝世功法在陈均的体内已经完美的融合。

    水,滋养万物,无孔不入,生生不息,爆怒时掀起惊天骇浪,淹没一切。剑者世间最锋利也,属于金也。当锋芒变得生生不息,不再是一瞬,可想而知将会有多大的威力。五行之中,金又生水,而金者过刚容折,水之柔也,刚柔并济。

    此刻在陈均体内,剑元变得强大了许多,甚至于超脱了无名剑诀上面所形容的威力。如果说陈均之前在剑道上面是有一定的理解的话,而现在陈均体内的剑元放眼整个战国就是绝顶天才。

    陈均顿时明白庄子对自己的帮助有多大,这颗种子让自己有了成为参天大树的希望,当然整个过程还是要靠自己。

    “陈均,你终于是醒过来了。”嬴莹欣喜的说道。

    此时嬴莹推门进来,俏生生的站在陈均的面前,一袭洁白的贴身衣裳显现出凹凸有致的身材,充满了如迷一样的魅力。窗外的阳光照在她的脸上,看上去让脸蛋有点晶莹剔透,脸上更是红扑扑的,整个人气色也是好了不少,看来这雪上一枝蒿的毒是清除了一些。

    “嬴姑娘,难道我睡了很久吗?”

    听到对方说道终于,陈均是一脸迷惑。

    “都三天了,要不是老庄子说你今日醒来,我都以为你发生了不测,看到你现在醒来真好。”

    嬴莹的话中充满了浓浓的关心,经过上次两人“亲密”接触后,嬴莹说话倒有了些少女气息,好像自己不是那个威严的公主一样。而此刻陈均脑海所想的的却是自己怎么就睡了三天了。看着陈均陷入发呆,根本不领情,嬴莹咬咬牙,用力跺跺脚,直震的地板嘎吱嘎吱响。

    “哎!嬴姑娘,你这体内的毒解了吗?”

    看见嬴莹这么有精神,陈均好奇的问道。

    “唉!”

    嬴莹用她那美丽的眸子白了陈均一眼。

    “哪有那么容易,只是稍稍好了一点,要想将毒彻底划去,估计整个西秦非我父亲不可,还是快些回到咸阳再说吧。”

    这雪上一枝蒿的毒如果不能够及时化解,那么中毒之人体内的玄气就会越来越弱,最后直至消失。修炼者体内一旦玄气消失,那将意味着死亡。人体者,精之所化,玄气者,精之所化,一旦没有了这精气,人也就必死无疑。所以这时间是耽搁不得,万一嬴莹有个三长两短,陈均觉得自己一定会是后悔终生。

    “嬴姑娘,咱们今日就出发吧?”

    嬴莹长叹一口气,面上罕见的出现一丝愧疚。

    “嗯,也不知道涂尉大人他们怎么样了?”

    陈均也有些惆怅,自从御史台找上自己,就从未想过会是这样一个结局。以乌萨使徒的实力,要想逃出来只怕也是难了,此事要是一旦传到西秦朝堂,估计又是一片血雨腥风,一个弄不好,就连自己也是不能够独善其身。

    算了,眼下最要紧之事还是将嬴莹送回咸阳要紧。

    湖畔。

    庄子立于水边,正在垂钓。

    “陈均见过先生。”

    庄子正在全力注视着水中的鱼儿,并未转头过来。

    “陈均你可知道这鱼儿为何上钩?”

    虽说对方没有转过身来,陈均还是恭敬的看着对方。

    “无欲则无求,这鱼儿上钩是为利也,先生则是许之虚利而诱之。这鱼线上面什么也没有,而这鱼儿却是能够紧咬不松,只怕先生一直让这鱼儿在梦中。就算自己已成为盘中大餐,这鱼儿却还是以为自己正在进行大餐。”

    庄子半响不语,陈均在旁安静的等着。

    忽然间,庄子将鱼竿拉起,鱼竿上面悬挂着一条长长的线,线上面竟是什么也没有,难道这鱼儿学聪明了?

    “哈哈,说的秒,无欲则无求,求者必有其因也,既然我将这上善若水篇传授于你,也是必有其因,你就不必多想。”

    陈均一直觉得对方将这等神法传授于自己,必有其因,刚想问一下,没想到竟是被这一句话堵了回来,在也问不出来了。

    庄子看到鱼儿并未上钩,摇摇头,又继续说道:“看来鱼儿听懂了你的话。”

    陈均觉得有些超乎常理。

    “这鱼能听懂人话吗?”

    “万物皆有灵性,就算听不懂,这么长时间它也是学乖了,哈哈!”

    庄子大笑过后又是继续说道:“陈均,是无欲还是有求,一切唯心也!不改初心才是真英雄!”

    庄子看向陈均,双眼给陈均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好像在问向陈均。

    “先生是说就算是要付出,也要看看是为了什么,让我不要忘记自己的初心。”

    庄子点点头,走了过来,伸手抓住陈均的胳膊朝前跨了一步。

    忽然间陈均的眼前景色一边,发现嬴莹站立在自己的面前,仅仅一步就如此远,这就是圣人的能力吗?

    “陈均,你……”

    嬴莹看的两人直接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还未反应过来,只见庄子伸手一挥,面前场景一边。

    哎!这是在哪?

    嬴莹和陈均都是有些错愕。

    这远处的城池……

    好像是天河郡城。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