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三十五章 上善若水
    陈均从中年文士的话语中感觉到了道家空灵的感觉,这中年文士说到无为即是有为。而道家自圣人老聃创立之时,以“无为而治”为核心,不同于法家和儒家,在治国方面提倡小国寡民的思想,无为即是有为。春秋之后,在战国时代道家又是出了一尊圣人,这圣人姓周名子休,又称庄周,世人尊称其为庄子。

    这庄子圣人的思想却是和其他圣人正好相反。当今战国,周室渐微,进入大世之争,遍地烽火狼烟,诸侯们纷纷富国强兵,称霸战国。各大圣人纷纷入世,甚至于派自己学生于诸国朝堂之上,建功立业,以图将本家学说宣扬于世,正名于战国。

    而这庄子圣人正好相反,不为其名,不穿其道。只求心灵的超脱,我本无我,想着天人合一,追求“至人无己”的自由境界,超脱了**凡胎的界限。传说庄子圣人在梦中将自己的神识化为蝴蝶,在花海中遨游,享受超脱一切的自由。

    中年文士刚刚说道自己是蝴蝶,试问这战国之中除了庄子还能有谁?

    陈均郑重的朝着中年文士,也就是庄子圣人施礼道:“学生陈均,见过庄子圣人。”

    听到此话,嬴莹倒是有些错愕,之前一直以为对方是个酸腐儒生,没想到却是顶顶大名的圣人一位。

    “你既知我是庄子休,定是知我心意,这俗礼就罢了,平白给自己增加这拘束。”

    庄子说的非常随和,不拘泥于俗世当中。

    “呵呵,是的,是的,先生可非俗人能比,听说先生在梦中可以变成蝴蝶,敢问这是如何变得呢?”

    陈均还未说话,嬴莹对着这种事情是非常的好奇,抢着问道。

    “哈哈,这个简单,骗过自己尔!”

    嬴莹刚刚有了一点精神,听到答案竟是自己骗自己就是一直蝴蝶,顿时觉得无趣,而陈均倒是微微一笑。

    庄子将地上的鱼儿收在一个竹楼当中,又是将竹篓挂在腰间,鱼竿就随意的丢弃在原地,对着陈均和嬴莹说道:“两位能够来到这里,必然是费了一般周折,想必此刻饿了,这鱼儿倒是与两为有缘了。”

    “这么说我们是怎么到这里的你是知道咯?”嬴莹问道。

    庄子抬头看了一眼,又是点了点头。

    嬴莹面露喜色。

    “那怎么才能离开这里呢?”

    “此时天色已晚,明日一早我在将你们带出去,可好?”

    庄子这句话是盯着陈均说的,不知道为什么,陈均感觉这庄子有话要对自己说一样。

    “嗯,好的。”

    陈均正想开口询问一番,嬴莹已经是欣然同意。

    陈均只好背着嬴莹跟着庄子走去。

    离湖泊不远处的地方,有三间茅屋矗立,看起来非常简介,好像这三间茅屋已经是溶于这片天地之中,丝毫不觉得突兀。

    傍晚。

    外面天色刚黑,这茅屋当中一片灯火通明。

    茅屋正中央摆着一张简易的饭桌,只见放着一个破的没沿的青铜盆子,满满的一盆都是今日刚钓的鱼儿,此时盆中正冒着腾腾热气,隔着老远都能闻到一股香味。

    饭桌周围围着四人,除了陈均和嬴莹之外便是庄周和另外一个中年妇女,这妇女就是庄周的发妻,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做的一手好鱼,真鲜!

    嬴莹和陈均饿了不少的时日,早就是大快朵颐,很快,一大盆鱼见底部。陈均本以为夜里庄子会有什么话要对自己说,没想到什么也是不提。

    入夜,陈均很快就入睡。

    咦!我这是在哪里?

    陈均没睡一会的功夫。忽然发现自己处于一片大海之上。

    陈均放眼看去,这里风静云和,天空中还有海鸟的叫声传来,而这海面也是波澜不兴,呈现出一片深蓝来。低头看去,发现海水越往深处,水的颜色也就越深,到最后完全成为黑色。秦人以水德立国,这大海深处的水,好像是咸阳的颜色,黑色。

    忽然间,传来一阵咆哮,在天际处形成一道蓝白相交的线,越来越粗,越来越近,原来是海面上翻起了十丈来高的海浪,呼啸而来!

    顷刻间,平静化为暴躁,大海展示出了他的能量,声势好不骇人,好像要将这一切都吞噬掉一样,奔涌而至!

    哗哗哗!

    每个海浪带着巨大的能量,直接拍击在不远处的礁石上面,激起了巨大的浪花,前浪刚停,后浪又来,后浪推前浪,生生不息。饶是这礁石非常坚固,可是这浪花永无休止的拍击在上面,只怕千百年之后,这礁石就已经成为了这大海中的尘埃,消失不见。

    陈均不由得想起来水滴石穿的力量,这才是属于永恒的力量!

    我这到底是在那里?

    这大海变幻莫测,水势无常,如此奇观,难道?

    对,我就我在做梦!

    既然是在做梦,可是为什么这一切都感觉到如此的清晰?

    此时的陈均正在立于这惊涛骇浪之上,渐渐的被这海水所吸引起来,感觉有独特的味道蕴涵于其中,又好似是这海水朝着自己在诉说着什么。

    “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此乃谦下之德也;故江海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则能为百谷王。天下莫柔弱於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此乃柔德也;故柔之胜刚,弱之胜强坚。因其无有,故能入于无间,由此可知不言之教、无为之益也。”

    远处飘来一阵声音。

    水无长形,人无常态,以柔克刚,弱能胜坚,天下间无孔不入,滋养万物,难道这就是水的力量吗?

    慢慢的声音越来越大,人也是越来越近。

    陈均回头一看,发现自己身后一人同样也是立在这浪花之上,而且这人自己还是认识。

    “这……,咦!先生?难道这真是在梦境当中吗?”

    陈均还是不确定的问问。

    “不错!”

    说话的这人竟然就是庄子,庄子有梦中化蝶的本领,那么自然能够进入自己的梦中,只是这梦到底是谁的?

    “既然是在梦中,敢问是先生的梦还是我的梦,这梦又是真呢?还是假?”

    “哈哈!真真假假,真假亦变,你梦也好,我梦也罢,相见即是有缘,有缘必有其因。”

    陈均露出迷茫的神色来。

    “不知先生说的这因是……?”

    庄子单手捋须,微微点头道:“陈均,你是不是发现自己体内多了一种真气,你在以气化玄的时候这真气是不是阻挠过你?”

    啊!难道庄子见我的原因就是因为这真气吗?那股真气感觉含有水的气息。陈均转头看了一眼四周一望无际的大海,心中猛然一惊。

    “先生,难道是……”

    “哈哈,不错,水者,上善也,你有此善缘,也是你的缘分啊!天地万物分阴阳,阴阳合而化五行,五行者,金木水火土。人族乃万物之灵长也,这自然也分五行,而你就是五行当中水德之体。”

    “难道就是这水德之体让我难以化玄吗?”

    “呵呵,是也不是,水滋养万物,但其性最为纯洁,水德之体者,须熟水性也,反之,则受其累也。”

    “先生,什么是水德之体,陈均难道生来就是如此吗?”

    “非也,苍天最是公平,没有人生来就是圣人,这水德之体也是经修炼而来的。人族经炼体而引天地之气入体之时,苍天会念起公德,降下水德,成就水德之体,而你就是在引天地之气入体的时候成就的水德之体。五行当中,这水德最为神妙,这等资质,整个战国难得再寻一人出来,以后必是人中龙凤,修炼起来也是事半功倍。”

    陈均听到这里陷入的沉思,出现了纳闷之色。

    “那为何苍天会选择我呢?”

    “哈哈,既然是苍天的选择,我如何得知。”

    其实这水德之体对陈均来说,除了当日于颜宽交战的时候爆发了一次,也没起到过什么作用,反而是让自己卡在半步化玄境。

    “既是神妙,那为何反而成了我的拖累?”

    “呵呵,只因你不熟水性,今日邀你来此,就是想将我道家老聃的《道德经》上善若水篇传授于你。陈均,这《道德经》你可知晓?”

    陈均一直一来修习的是法家,还有一些儒家学说,虽说对这道家的理论不是太感兴趣,但这《道德经》的名头,对于陈均来说可谓是入雷贯耳,早就听过关于它的许多传说。

    “先生,陈均从未接触过道家,如何能懂得这么高深,更何况陈均志在法家,万物所学,也不能样样精通,还望先生赎罪。”

    无缘无故的对方就将这等绝学传于自己,在不明白缘由的情况下陈均也是不敢要啊,更何况陈均一直都立志于法家。

    “法者,变也,你难道就不知变通吗?法家乃人之学也,治人道也,而我道家,天地也,万物也,自然也,讲究天人交感,自然之道。这二者一个是人道,一个是万物之道这又有何冲突?今日传你,也有我的私心在里面,这上善若水篇乃是修练功法,水德之体修炼最佳,我道家一直都在寻找水德之人,希望将这功法交与他,做进一步的完善,没想到在这机缘巧合之下,竟是撞见了,想了这功法就是属于你的。”

    这么一说,陈均当时就明白了。还有这法家是人与人的关系,而道家却是人与自然,与万物的关系,这样一来,陈均不仅不会一心多用,这万法同源,反而会使陈均将来的成就更上一个台阶。

    “先生如此大恩大德,陈均没齿难忘。”

    “一点灵犀,万事之始。”

    忽然间庄子周身出现了一种玄之又玄的气息,口中振振有词,又一只手散发出淡蓝色的光芒,轻轻放于陈均百会穴之上。陈均身形一震,轻轻的颤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