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三十三章 生天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陈均缓缓的睁开眼睛。

    “难道我没死吗?”

    记得当时受到大月远文的追赶,然后马车突然飞了出去,身形也是一轻,感觉又是撞在什么上面自己就晕了过去,好像是……掉下的悬崖。

    “那现在这哪里?那殿下呢?”自己是为救嬴莹而沦落至此,此刻嬴莹才是最重要的。

    陈均抬了抬手,感觉到有什么重物压着自己。

    “对了,长生剑?”

    原来自己在掉下悬崖的时候,手中还是死死的握着长生剑,这掉下悬崖之后,这剑也是静静的躺在自己身边,剑柄压在陈均的手上。

    陈均抬头,发现嬴莹就在离自己不远处的地方打坐,身上发出一阵如火焰一般的光芒,想必是在化解那雪上一枝蒿的毒素。

    嬴莹此时是细眉紧锁,面上流露出来的尽是痛苦的表情,面上布满了一些细密的汗珠,估计体内的毒素和玄气早已是斗的是天翻地覆了,要是细细看去就会发现上面已经是结成了小冰柱。

    这就是雪上一枝蒿的厉害之处。这毒出自西域寒冬,西域本就是苦寒之地,这雪上一枝蒿就应了天时和地利,后再由毒师加一些奇寒之,此所谓人和。这毒的寒性秉承了天时地利人和而生,致使其寒性大增,流毒无穷。要是修炼者一旦误服此毒,那体内的玄气将会遭到冻结,难以运转,失去了玄气的修炼者,相当于是修为尽失,伤及精血,连普通人也不如。要是没有至阳神物,要想解这毒,比登天还难!

    万幸的是嬴莹属于左庶长赢熋一脉,而左庶长一身焚元决可谓是威震宇内,属于一等一至阳功夫,要说这天底下能解这毒的人赢熋肯定算一个,因为其烈焰玄气,对这雪上一枝蒿的毒性有天然的克制作用。

    此时嬴莹正是在逼毒,丝毫马虎不得,外人是断然打扰不得,不然会有走火入魔的危险!倒是性命危矣!

    要想离开此地,还是先观察一下这周边的环境再说吧!

    陈均放眼望去,只见四周大雾满天,白蒙蒙的一片,什么都是看不清楚,隐隐约约可以听到下方传来的鸟儿的啼叫,好似流水的声音,一阵阵花香从下而上的飘来,香风袭人,沁人心脾。对面的山峰面上,只露出了一个尖角,我这到底是在哪里?

    低头看去,自己居然是在站在一棵苍松上面,这树干有一尺之粗,上面枝繁叶茂,郁郁葱葱。而陈均和嬴莹能够大难不死,拖得就是这棵苍松的福。

    记得自己是随着马车掉下了悬崖,看来这苍松正是长在这悬崖峭壁之上,迎风而出,刚好向外伸出粗壮的枝桠,而背后就是悬崖峭壁,此时两人就是被困于这半空中,上下不得。

    咦!我之前不是受了重伤吗?怎么现在感觉身体恢复了不少,除了体内剑元枯竭之外,**竟然是恢复了一大半。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半步化玄之后,陈均体内一般是剑元,一半还是真气,真气再也没有半点化玄的迹象。无名剑诀是顶级功法,修练起来非常快速。两个时辰后,陈均缓缓的睁开双眼。

    “啊!殿下”

    越国剑炉豪杰倍出,个个都是杰出的剑者,嬴莹对陈均的修炼功法也是有点好奇,正坐在陈均面前,静静的盯着陈均看。陈均一睁开眼,就发现一张美丽的脸庞离自己很近,陈均一时之间慌了神。

    “大呼小叫的干什么,还有这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你就叫我名字吧!”

    “名字?额……嬴莹……姑娘?”

    陈均支支吾吾半天,觉得直接叫名字还是有些不妥,又是加上了姑娘二字,还带着似乎在求嬴莹认可的语气。

    “陈均,你说我们怎么才能离开此地?”

    嬴莹对陈均已有些了解,木头一样,也就没怎么在意,要想办法先离开此地才是正事。本来以嬴莹元神境的修为来说,要想离开此地也是轻而易举之事,因为跨入元神境,修炼者夺天地之造化,御风而行。只是现在体内毒素未解,玄气冻结,更是连身体也提不上劲来。

    “嬴姑娘,我猜想我们此刻正是在悬崖应该是半腰处吧,虽说看不清楚,但是那边能够看到一山头,所以这苍松的树根只能是在这边,只要我们顺着走过去,就能到这悬崖上面,这下面有有鸟叫和水声传来,我们再顺着悬崖慢慢爬下去,估计就能到底平地了吧,好在我的实力已是恢复了不少,背你下去应该是问题不大。”

    陈均说到实力恢复不少的时候,嬴莹白了陈均一眼,这在之前是非常少见的。

    “你真以为你天赋异禀啊,还不是我将一粒药丸喂到你嘴里你才能恢复的。”

    “多谢嬴姑娘了,这我确实没想到。”

    原来是因为药丸的缘故。

    “我这毒还没解,你得背着我才行,来把你的外面的长袍脱下来。”

    听完此话,陈均立马会意,将身上的外衣脱了下来,只留着一件上衣穿在里面。陈均又是将衣服撕成了一条一条的长条,用手拉了一下感觉还是挺结实的。

    “嬴姑娘,得罪了!”

    陈均蹲在地上,将嬴莹背在后背上面,又是用刚才的长条在嬴莹的齐着肩膀的后背缠绕一圈,为了保险起见拉紧了一下,在自己的胸前打了一个结。看起来陈均做的有些笨拙。

    “呃,陈均,你就不能温柔点,勒得我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忽然间陈均感觉到嬴莹的胸口紧紧的贴在自己的后背上面,感觉到了后背传来的弹性。不管是与人论战还是其他事情,陈均都可以做到泰山崩于面前而面不改色。但是此时面色猛地涨红,都快要红到耳根了,而且这样一来,嬴莹的头在自己肩膀上面,两人已经是亲密到耳鬓厮磨的地步了。

    “嬴姑娘,对不住了!”

    “唉,算了,你就这样,绑紧点免得我掉下去。”

    嬴莹长叹一声气,又是白了陈均一眼。

    “嗯。这……”

    又是让陈均犯难了,这上面一绑已经就是将对方的胸口紧紧贴在自己背上,可这下面呢……

    “哎呀,大男人怎么婆婆妈妈的,我都不在乎,你在乎什么,快点。”

    嬴莹见陈均停了下来,面色难色,便喝斥起来。

    “嗯。”

    陈均无奈,又是用长条在嬴莹的腰部缠了一圈,把臀部以下的大腿处绑在自己的大腿上面。而嬴莹此时穿的是长裙,陈均因为得到对方首肯之后,直接将嬴莹的裙子揭了起来。

    双手轻轻碰触了一下嬴莹的双腿,只觉得一阵滑腻,身体忽然间一个机灵,像是触电一样,将双手缩了回来。陈均抬头看了一眼嬴莹,见到对方满面羞红,煞是可爱,陈均一时间竟是看痴了,失了神。

    嬴莹进到陈均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心中又喜又惊,感觉自己胸口处心跳较快,气喘吁吁,和生病了一样。

    在耽搁下去,只会浪费时间,此刻顾不得这些了!

    因为正值夏季,天气炎热,嬴莹裙子里面就只是穿了一件贴身短裤,此刻被陈均将裙子掀开,两条**光溜溜的暴露在外面,最为可恨的是陈均大手摸来摸去,最后让自己的大腿紧贴着陈均的大腿,绑了起来。

    嬴莹不免啐了一口,满面羞红,这个登徒子。

    自古男女授受不亲,陈均知道这样做非常失礼,可是现在不是拘泥于小节的时候。这悬崖有多高还不得而知,要是不绑紧一点,一旦松动,嬴莹就会有性命之危。陈均可是没想到自己已经成为了登徒子。

    “嬴姑娘,我这绑的紧不紧啊?”

    说这话的时候陈均还在她的**上面动来动去。

    虽说嬴莹贵为西秦长公主,见过不少世面,可从小也从未和陌生男子有过如此亲近,此时将脸埋在陈均的肩上,羞红了脸,大气都是不敢出一口,娇羞的应了一声,然后思绪也是飘到了九霄之外去了。

    “嬴姑娘,我这一走,你我生死皆是在一起,”陈均有些感慨地说道。

    记得第一次见到陈均,是在咸阳百家争鸣馆中,从那时起,陈均就一直是在自己的对立面,从未想过能够像今天这般如此的亲近,死生一起。甚至于自己又被陈均救了一命,不然自己早死在了大月骇廉手中,此时也不知道涂尉他们怎么样了。

    朝堂上的敌对势力救了自己,嬴莹有些感慨。

    只要是出了西秦,秦人则都是万众一心。

    “陈均,到了西秦,你我能像这般亲近吗?”

    嬴莹说完此话觉得自己有些露骨了,怎么能用亲近这样的字呢?

    “嬴姑娘,只要你还是嬴姑娘,我们就是朋友。”

    陈均倒是一本正经的说道。

    “嗯,那就好,咱们走吧”

    过了好一会,嬴莹才回过神来回答道,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或许这一刻……

    这苍松经过了风雨的洗刷,上面干干净净。因为现在正是夏季,苍松树干上面分泌出许多松脂来,踩上去非常的滑,最要命的是还有一些粘到脚底。左脚踩在上面,右脚不用力都难以拔起。

    一不小心,下面就是万丈深渊!

    如履薄冰!

    陈均轻轻垫着脚跟,非常小心,嬴莹安静的趴在陈均背上,屏住呼吸,双手紧紧地抓着陈均的肩膀。

    两人就这样一点一点的挪动,慢慢的到了悬崖边上又是顺着崖壁一点一点的往下爬。期间有很多次嬴莹想说写什么,可都没有说出口。

    陈均大汗淋漓,后背已经是湿透了,汗液已经是全部渗进了嬴莹的衣衫。感觉到对方雄性气息传来,嬴莹禁不住心跳加快,心中产生了从未有过的感觉。

    第一次和一个陌生男子如此亲近。

    第一次被陌生男子碰到自己的身体。

    第一次脸贴脸。

    ……

    “嬴姑娘,我们这都是已经多久了?”

    “估摸着有两个时辰了吧,这水声越来越大了,马上快到了,咦!我好像能看到下面了。”

    陈均又是向下爬了一步,下面的视野豁然开朗,这大雾竟然如同被隔绝开来一来,上面让人浑浑噩噩,全然不知身在何处,而下面视野清明,鸟语花香,小河流水,一副惬意。

    这白雾好生奇怪,宛如被隔绝在这里一般,过了此处,突兀的消失了。

    此刻,两人犹如来到了世外桃源!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