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三十二章 坠崖
    忽然间,大月渊野双膝跪于地上,胸口处一个拳头大小的空洞,一代高手,堂堂乌萨使徒,竟然就这么死去!

    这伪天机弩的威力如此至斯!可怕!

    这要是真正的天机弩,一旦遇上,就算是元神境以上的高手,不死也会受到重创。而此刻不幸中的万幸,就是这域外陨铁是假的,这要是真域外陨铁,到了左庶长赢熋手中,后果将不堪设想。

    嬴莹已经是非常虚弱,本来就中了雪上一枝蒿的毒,行动尚且困难。后又面临着死亡威胁,用伪天机弩射杀大月渊野,竟是被所发出的巨力反噬,一下震退有三丈之多,受了严重的内伤,更是雪上加霜。

    此时,正躺在地上,动弹不得。

    “陈均,带着殿下走!”

    陈均听的是涂尉的声音,连忙抬头看去,发现涂尉此刻正是节节败退,浑身上下血迹斑斑,显然是受伤不轻,这形式已经是万分危急。

    到底要不要走?要是留下来也是拖累,更何况这些人主要是为了救嬴莹,算了,还是先将嬴莹带出去再说。

    陈均双手抄起嬴莹,将其放入车架,长公主的车架由两匹骏马拉动,陈均上去手中长鞭一扬,一阵黄沙飘起,绝尘而去。

    大月骇廉听的驾车的声音,转头过来发现大月渊野已经是死透。

    “啊!”

    一声悲沧的叫喊。大月骇廉怒发冲冠,满面虬须如钢针一样根根树立,双目通红,眼球凸显。三十年的准备,又有乌萨使徒的鼎立援助,自以为大仇得报,可没想到半路杀出个涂尉,三十年的功夫就要付诸东流,嬴莹除了中毒之外居然是安然无恙,而自己却已失去了最看好的儿子。真是赔了夫人又折了儿子!

    “杀杀杀…!将它们都杀光!”

    大仇还未报,大月骇廉像是陷入了疯癫,连续几次想硬撼铁鹰剑士的无双剑阵,可是无双未破,自己反倒已是伤横累累。

    “父亲!小心。”

    “啊!远文,追,火牛军速去追击那马车!”

    大月骇廉头脑不清,难得出现一丝清明,第一句话竟是快追。

    陈均驾着马车,一路飞奔,眼见得马上就可以出了这山沟。

    “殿下,我们往哪里走?”

    “咳咳,一路向东,不日就能到我秦军大营。”

    忽然间,后面尘土飞扬,整个山沟里面都是咚咚的声音回响起来,这等威势的骑兵,陈均前几日刚刚见过,火牛军。

    片刻间,大月远文一牛当先,已经是到了马车侧翼,提起手中大戟,斜叉里朝着陈均刺了过来。大戟上面隐约有金光流动,定是玄气。这大月远文师承于鸿儒子思,儒家六艺礼、乐、射、御、书、数,其中这射不单单光指的是射箭,而是武艺修为的统称。大月远文出自名门,再加上资质上好,这修为肯定也不差。

    陈均一看,这大戟来势凶猛,此刻犹豫不得,时间稍纵即逝,猛然间直接平地而起,落在拉车的马儿背上,马儿受到惊吓,跑得是更欢,稍稍和火牛拉开了一些距离。虽说这马力肯定是不如这火牛,但这火牛一路追赶而来,用力过猛,稍稍有些乏力。

    大月远文看到一击不得,大戟又是一挥,直接是挥向了马车。这还真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此刻嬴莹就在马车当中,要是被这大戟打中,那还得了。

    糟了!

    陈均要想阻拦已经是来不及了。

    哐当一声!车厢遭到拦腰一击,上面的部分已经是四分五裂飞了出去,此时马车车厢只剩下来半截,陈均定睛一看,万幸的是嬴莹趴在车中,并未受的半点伤害,只是弄得灰头土脑,看起来好不狼狈。

    幸好这次躲了过去,一定不能再有下次,陈均又是一跃到了车厢当中,站在嬴莹身前,双手握住长生剑,体内剑元翻滚,和大月远文战斗了起来。

    “陈均,你走,她留下。”

    “废话,看剑。”

    大月远文看的一时之间难以奈何陈均,想让陈均退去,当时就被陈均拒绝。

    重剑对大戟,这两种兵刃都是大开大阖,运用起来都要讲究一个势,对于力道的把握有着非常高的要求,而再这方面显然是陈均更胜一筹,对于势的把握超乎常人。

    只见陈均又是凭空跃起,运用剑势,从高而落,一路劈斩下来。大月远文为之色变,当初陈均就是这一剑将大月渊野从马上砍下,当下不敢大意,立刻将大戟横在胸前。

    当的一声巨响,直震的人双耳发颤,嗡嗡作响。那大戟竟然是应声而断,成为两段,大月远文左右手各拿一截。长生剑剑尖从大月远文胸口划过,直接在其胸口留下的一道长长的血印。

    陈均这一剑运用剑势,利用长生剑固有的一个重量,从天而降,可谓是蕴含巨力。大月远文慌了神,显然还是低估了陈均这一剑的威力。

    “去杀了车中的人!”大月远文吩咐道。

    陈均回头一看,车厢左翼狼牙棒朝着嬴莹砸下,嬴莹此刻正躺于车厢中,想要躲闪,可怎奈浑身提不起力气,只能眼睁睁看着这狼牙棒落了下来。陈均不做多想,竟是本能的扑倒在嬴莹面前,用自己的血肉身躯将嬴莹严密保护起来,让外人看起来非常亲密。

    “啊!”

    狼牙棒砸在了陈均肩头,就连左脸面皮也是划破一些,狼牙棒上面的铁刺,更是有不少直接嵌入到陈均的**当中,陈均吃痛大叫一声。

    “陈均,你……”

    躺在陈均下方的嬴莹眼睛睁大,有些微红,竟然是快要哭了出来,一日之间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嬴莹此刻充其量就是一个小女孩,也需要被人保护。

    陈均抬头看到狼牙棒的一头握在一位蛮驹族汉子手中,陈均含怒一击,长生剑横扫出去,那汉子变成了两半,从火牛上面落了下去。

    陈均与人交战次数很多,但这杀人还是第一次。

    “挡我者死!”陈均这句话几乎是怒吼出来的。

    大月远文修为已经是步入玄海境界,要比陈均略高一筹的,可怎奈陈均战力如此之强,竟然是久攻不下,渐渐有了落于下峰的趋势。

    陈均并未说话,此刻陈均也只是在强撑而已,体内的剑元早已经是枯竭,这时候是在透支使用。虽说自己的战力略高一些,可是双拳难敌四手,马车前后左右都已经是被火牛军包围。而且自己要保护嬴莹处处受到限制,身上已经是受了不少的伤。现在在什么地方他都不清楚,反正就是随着马儿在跑。

    “冥顽不灵,受死吧!”

    一行人就是这么僵持着,也不知道多了多久,火牛焉了,人也乏了,拉车的两匹马虽说都是万中无一的良驹,但此刻已是大气如斯,只怕过不了多久就会气竭而死。要不是陈均雄威大发,再加上这是公主车架,马车用精铁打造,就连马儿也是身披盔甲,这两匹良驹只怕早就死了。

    “哈哈,陈均,我看你还能逃多久?蛮驹族的儿郎们,加把劲,这马撑不过去了!”

    大月远文看着陈均肩膀上的血是越流越多,面色也渐渐苍白起来,便阴恻恻的说道。

    “谁死还不一定呢!”此刻陈均说话的气势也渐渐弱了下来。

    “哈哈,再过片刻你必死。”

    此刻大月远文学聪明了一点,并不猛冲猛打,而是让蛮驹族的汉子们用狼牙棒远远的骚扰陈均,打完就走,换一人再来,车**战,想要将陈均活活耗死。

    不得不说这确实是个好办法,因为再这样下去陈均肯定失血过多,到时候必死无疑。

    人困马乏,不知道跑了多久,这是在哪?

    转过一大山,前面忽然间变得大雾弥漫起来,肉眼很难看得清楚前面的视野。火牛军渐渐的慢了下来,蛮驹族的汉子们渐渐被陈均甩开,倒是大月远文越发有了精神,拼命的挥动其手中的大戟,又是和陈均大战起来。

    这大雾如被什么东西隔绝一样,这边阳光明媚,可到前面立马就是白茫茫的一片,好生奇怪,难道是想将我赶进这大雾中吗?

    转眼间,一牛两马已经是到了大雾面前。

    大月远文闪过一丝冷笑,“恕不远送!”

    双手用力,坐下的火牛前脚踩地,平移了两丈,停留了下来。

    什么!

    陈均双手用力拉住缰绳,一个“吁”字还未出口,感觉到整个人已经是飞了起来,处于失重状态,好像是……正从悬崖往下掉!

    糟了!

    嬴莹呢?

    慌乱中忽然重重的撞击在什么上面,直接让陈均晕了过去。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