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三十一章 伪天机之威
    糟了!

    四周一阵诡异干涩的笑声,让人耳际有些涩的难受,听得其声,却见不到其人,就连铁鹰剑士的心神也是受到了影响。

    “何方妖人,竟敢在此装神弄鬼!”

    涂尉大怒。

    这御史台行使监察职责,主要是以修习法家为主,御史台众人个个都是嫉恶如仇,秉性正直之人,最是见不得装神弄鬼的事情。更何况是涂尉刚才过于自信,在长公主面前将话说的太满,没想到如今又是出现几人,如何不让他恼火。

    话还未落,远处的山峰之上隐隐约约能够看到四个黑点,忽然间是变大起来,瞬息之后,四道身影落与大月渊野身边,将大月渊野团团围了起来。四人从远处的山头裹挟雷霆万钧之势而来,片刻间就到了大月渊野身边,速度是极快,可见其修为不一般!

    陈均顺着望去,这四人分别是三男一女,男的都是体型高大,鼻梁高挺,长相倒是和大月渊野差不了多少。而女的身量苗条,体格风骚,衣着暴露,摆姿尽显妖娆抚媚之态。

    四人尽皆是一头长发,可这长发的颜色却是各异,呈赤金蓝白四色,身着服装上面尽是些稀奇古怪的花纹,镶金嵌银,和战国之人格格不入。

    看及此处,涂尉和左统领两人不约而同面上露出了骇然之色,显然是感觉到了对手的可怕。尤其是左统领,做为御史台第一高手,灵识更是敏感,早已是感觉到了非常严重的威胁,手中的三尺青锋隐隐作响,只怕是要凶多吉少了。

    “逆贼,这便是你的依仗吗?”

    涂尉看了一眼长公主这边,喝问起来。

    大月渊野跪在地上,并未回答。却见旁边的那蓝法女子,眨眼间眸子里一片湛蓝,口中振振有词,纤细的手指灵动的掐的法决,双手忽然燃起了两簇淡蓝色的火焰,又是猛然一击,直接拍在大月渊野后背之上。

    “啊!”

    大月渊野痛苦的嚎叫出来,凄惨。

    面部扭曲成一团,丑陋的让人有些可怕,看像是受了极大的痛苦一般。

    这其实是乌萨使徒的一种能力之一。大月渊野信奉的是远古森林之神,所以施展出来的法门看起来都是绿色。白发人为风之神,红发人为烈焰神,金发人为大地之神。而这蓝色长发女子,信奉的则是海洋之神,水之力量。这水具有清洗创伤和修复的作用。而大月渊野早在左统领那绝强一剑下受了不轻的伤,此刻正是受到蓝法女子的治疗。

    身体发肤授之父母,后经五谷精微的滋养慢慢的长大,这需要一个过程,不可一蹴而就。而蓝法女子的所做所为无非就是以大月渊野的潜能为代价,强行将他的身体修复。需知天命不可违,万法皆有其道。

    “哈哈!今日花了这么大的代价,为的就是将你们全部都留于此地!殿下,你可以瞑目了!”

    蓝法女子长吸一口气,又是缓缓的吐了出了,双手收了回来。

    顿时,大月渊野拔地而起!

    虽说有副作用,可是这治疗之术确实强大,不出百息,竟是让一个重伤之人又神奇的恢复过来,而且隐约还有加强之势。

    大月渊野看都没有再看四人一眼,径直朝着陈均这边走了过来,此刻嬴莹正是被陈均抱在怀中。

    “再进一步必死!”

    噌!

    左统领手中青锋带着一道淡蓝色的光芒,从天直下,一闪而过,直接朝大月渊野天灵盖而去。左统领救主心切,这一剑蕴含的最强的实力,见还没有落下,大月渊野脚下的黄沙已经是被吹的漫天飞舞,就连上衣也是撕裂而去。

    左统领果不愧于“擎天”二字!

    大月渊野抬头,双臂张开,紧咬牙关,连忙施展神通,竟是直接将身体后移半步。

    唰!

    利刃堪堪从眉间划过,差之毫厘矣!

    左统领眉角一条,片刻功夫对方实力竟是大涨,这样一来那四人定时不好对付。

    大月渊野一剑停留。

    “殿下,我希望你死之前能够死的明白一点!”

    此时大月渊野认为自己已经是完全控制住了场面,就算是让对方死,也不能只是单单一剑划过了事,三十年的仇恨一定是要宣泄出来。

    嬴莹刚要说话,发现自己还是躺在陈均怀中,不由得白了陈均一眼。

    “还不将我放下来。”

    陈均会意,将嬴莹放了下来,此刻她非常虚弱,身形微微颤动一下,好像一阵大风都能吹到似的,连忙又是用手扶着。

    “难道你就这么笃定我会死在这里吗?”嬴莹道。

    “哼!当年的赢熋老狗乃堂堂西秦王室,位高显赫,而我父子三人身份卑微,要想报仇比可是比登天还难!哈哈,老天终究是公平的,是乌萨教给了我重生的机会,让我获得了强大的能力,成为乌萨教最为出名的使徒之一,再加上有四位同门的帮助,今天你不死也难,我父亲想杀了你一了百了,可是对我来说没那么简单,我要让你受尽折磨,慰藉我母亲在天之灵!”

    这大月渊野城府如此之深,当初被自己一剑斩落马下,竟是丝毫没有感觉到对方的真正实力,而且此人一直都是以一副莽撞的模样示人,陈均不由得有此感叹,这离开越国不过三月有余,竟是见了形形色色的各类人。

    “喔!怪不得,你有雪上一枝蒿,乌萨使徒,厉害!”

    嬴莹一个“喔”字淡淡出口,居然给人一种胸有成竹的感觉。

    乌萨的教众非常之多,但是这使徒只有能力超群才可以胜任,可以说是万中无一。

    “大月渊野,你胆敢到我十步以内,你必死。”嬴莹继续道。

    大月渊野面色有些狐疑,西秦长公主嬴莹的才智,世人皆知。分别朝着涂尉和左统领各看了一眼,表现的小心翼翼。

    “哈哈,就凭这两个人吗?拦住这两人。”

    话音刚落,那四人便分成两拨,分别对上涂尉和左统领两人,这四人要比大月渊野厉害了一筹不止。虽说涂尉和左统领两人都是元神境的高手,但一时半会之间难以脱身,这嬴莹又是身中剧毒,陈均此刻倍感压力。

    一阵剑鸣,长生剑剑气大盛,感觉到了陈均的战意。

    “哼,,萤火之光也敢于日月争辉!”大月渊野对于陈均的举动非常不屑。

    嬴莹伸手示意陈均此刻不要轻举妄动。

    “我说了,你要是敢接近本公主十步必死,不信你就试试!本公主让你看看什么叫算无遗策!”

    此刻,嬴莹恢复了西秦长公主的威严,柳眉倒竖,喝斥大月渊野。陈均明显感觉到嬴莹这是在故作姿态,难道是想将对方吓走吗?

    此时铁鹰剑士被数以十几倍的蛮驹族勇士包围,再加上大月骇廉这个高手,已经是岌岌可危,一不小心就可能面临着丧命的危险;涂尉身为右御史大人,用脑肯定是胜过于用武,此刻被两大乌萨高手围攻,动辄之间,就有性命之威,自顾不得;唯一表现的不是那么吃力的就只有左统领了,但也是被乌萨使徒缠斗,难以脱身。

    眼下陈均和嬴莹二人只有自救。

    陈均距离大月渊野不足五十步,以对方的修为瞬息可至,自己绝计不可能是大月渊野的对手,到时候只怕……

    “殿下,我上的十步又是如何?”

    大月渊野浑身绿光闪动,防御随时随地的危险,一步一步慢慢走了过来,显然是对嬴莹说的话有了戒备。

    陈均紧紧的我这长生剑,手心大汗直流,如果对方真到了十步之内那就只能拼死一搏了。

    大月渊野越来越近。

    四十步……

    三十步……

    “陈均,你怕不怕死?”

    在这时刻嬴莹居然问出这样的话。

    “人固有一死,看为何而死。”

    “那此时呢?”

    陈均没想过,没时间想。

    十五步……

    陈均紧了紧手中的长生剑,觉得时间好漫长。

    “殿下,接下来就是第十步……”

    大月渊野前脚迈出,刚刚进入十步范围,便保持一个动作不动。

    戛然而止!

    感觉时间凝滞了吗?

    噗!

    沙地撒过一瞥鲜红!

    大月渊野眼球突出,竟是死了!

    死不瞑目吗?恐怕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陈均一时之间张大了嘴巴,让一个媲美元神境的高手就这么一下子死了,这到底是什么神通?嬴莹此刻中毒,绝计不是因为修为,难道是暗器,如果是暗器的话那只有……

    天机弩。

    那如果嬴莹早就有了天机弩,那这次来肯定是还需要更多,看来这左庶长一脉大势已成。

    在短短的一霎那间陈均心中闪过了许多念头,连忙回头看去,只见嬴莹口吐鲜血,躺在离自己十丈远的地方,正在大口喘气。手臂上的衣袖挽起,白皙的皮肤上面绑着有一块看似并无任何亮点的黑色匣子,这就是天机弩!

    果然是元神境下无活口,这大月渊野战力也已媲美元神境高手,可毕竟不是,所以这肉身一旦被毁,此刻是身消神死!

    陈均惊讶过后,连忙朝着长公主过去。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这只是铁里子大师仿造的天机弩而已,每次只能发射一发而已,快点,过来抱着我。”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