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三十章 乌萨使徒
    “大月骇廉,休要张狂,今日你伤我秦公主,便是犯了死罪,涂某身为右御史,怎能容你放肆!左统领!”

    右御史转头望了四周蛮驹族人一眼,浓眉深锁,一对倒三角严重透出一股凌烈的杀气,双眼微闭,不怒自威。

    “格杀勿论,蛮驹族灭族!”

    右御史大人身居高位,灵魂早已是和西秦融为一体,秦国便是一切,不管之前与长公主有何间隙,但此刻敢犯我秦王族者,必死!

    一声令下!铁鹰剑士行动非常迅速,疾步而上,冲向蛮驹族的勇士,突然之间杀声震天,血与火的撞击。这蛮驹族的众勇士们虽说单打独斗肯定不是铁鹰剑士的对手,但是胜在人多,一时之间铁鹰剑士也是无可奈何。

    大月骇廉双手的力气非常之大,超乎长人的想象。只见到铁鹰剑士要是挨上这一拳,身上就会明显的出现塌陷,饶是这铁鹰剑士训练有素,装备精良,可还是抵挡不住大月骇廉的攻势,慢慢的,铁鹰剑士竟是因这一人而乱了阵脚。

    “哈哈,蛮驹族的儿郎们,放开了杀吧!”

    大月骇廉杀性大起,左手擦拭了一下眼帘的鲜血,大喝一声。如虎入羊群一般,尽施威风。蛮驹组的勇士们都是受到鼓舞,手中的狼牙帮舞的越发厉害,让铁鹰剑士倍感压力。

    左统领立于场中,见得场中铁鹰剑士节节败退,大喝道:“哼!无双,结阵。”

    音落。

    一时之间,这天下无双的剑阵,在铁鹰剑士手中展现出了他的威力。

    大月骇廉一声惊呼!这刚才形式还是大好,这怎么一下子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反转。此时,无双剑阵犹如绞肉机一般,所过之处,留下的都是蛮驹人的尸体。

    鲜血染红了黄土,脚踩上去,土地都是变得黏糊糊的。

    左统领此时一马当先,直接扑向了大月骇廉父子三人,既然是要赶尽杀绝,便丝毫不能留给敌人机会。

    右御史大人看到此处,便转头直接朝着嬴莹这边走了过来,背后已经是杀声震天。

    “御史台涂尉拜见公主殿下。”

    嬴莹面深深的盯着陈均所在的地方看了一眼,表情带有一些失望,转而面无表情的看着涂尉。

    “涂大人,好算计啊,今日要不是涂大人,本公主是死是活都还难说了,我看这大月骇廉非常难缠,肯定留有后手,一切小心为妙!”

    嬴莹提醒道。

    曾经那个咸阳第一聪慧的女子,竟然在一天之内被不同的人连骗两次,嬴莹心中非常沉重,尤其是其中一人还是……

    涂尉欲不作过多的解释,反正大家都是心知肚明。

    “殿下,这……”

    涂尉话还未说完,忽然间,一声巨响,场中异变发生。一阵巨大的能量从中央袭来,卷起漫天黄沙,可谓是遮天蔽日,众人都被风沙吹的眼睛都睁不开。

    “御史大人好大的威风,要想灭我族先问过我大月渊野再说!”

    什么!是大月渊野,难道大月骇廉的依仗的就是他的儿子吗?难道大月渊野一直在隐藏实力不成?

    陈均千算万算,竟是没算到这大月渊野会是这等高手,要是果真如此,那大月骇廉真是老奸巨猾啊。

    陈均转头看去,只见中央大月渊野所在的地方出现了一个绿色的透明光球,将大月渊野包裹其中,散发出一种沁人心脾的气息,就好似芳草地一般。这光球映照在众人的面上,如水一般发出阵阵涟漪。

    这是什么法门?陈均还从未听说过给人如此感觉的功法。

    “涂大人,这应该是乌萨使徒才具有能力!”

    嬴莹看到涂尉本以为自己已经是脱险了,没想到这一波刚停一波又起,对于这乌萨教,身为战国最西边的西秦长公主,嬴莹是最清楚不过了。

    “殿下,放心,这左统领是我御史台剑士当中第一高手,已经步入元神境,对付这乌萨使徒相信也不在话下。”

    涂尉还是一脸坦然之色,对这左统领信心十足。可是不知道怎的,陈均倒有些担心,因为大月骇廉给人的感觉就是有备而来,此次大月渊野也定不会简单,甚至于还有后手。

    此刻陈均已经是服用过了涂尉给自己的药丸,感觉身体稍稍的好了一点,正在地上打坐,想拼命的恢复一些元气。

    大月渊野在这个时候整个人形象已经是发生了异变,之前土黄色的头发渐渐的成了碧绿色,而且头发越来越长,一会儿的功夫头发已经是垂到了腰部以下,一个虬髯大汉突然之间变成了这幅模样,令人难以接受,再加上此刻大月渊野双目微睁,里面透出阵阵绿光,非常妖冶!

    “殿下,你今日还是留下来吧!”

    大月渊野声音里透出丝丝阴冷之气,隔空望向被层层保护的嬴莹。

    “看来你们父子三人为了杀我,下了不少功夫。”

    “哈哈,三十年就等今日,受死吧!”

    大月渊野绿发纷飞,面目狰狞。一丝亮丽的绿光从空中一闪而过,大月渊野周身冒着绿绿色的火焰,以极快的速度,直接朝着嬴莹这边冲了过去。

    “逆贼,找死。”

    一道黑光如旱地拔葱,一冲而起,直击大月渊野而去,看这气势要比大月渊野强了不少,一旦跨入元神,意味着脱离的人道,具有了神通。

    天空中闪过一道极亮的光芒!

    一黑一绿撞在一起。

    大月渊野直接倒飞了出去,重重的砸落在地上,眼生中流露出一丝不甘。而左统领看起来神色毫无异常,手执三尺青峰,立于空中。

    “好好,值得我出全力。”大月渊野露出邪笑。

    “逆贼,休得狂言,看剑。”

    噌地一声,左统领不愧是元神境的高手,居然做到了御剑,手中的三尺青峰竟似长了眼睛一样,自己飞了出去,剑指大月!

    大月渊野却也不慢,目露冷光,双手极快的变幻数次,每变幻一次,大月渊野整个人的气势就上升一层,渐渐的已经有了和左统领想匹敌的资格。大月渊野双手掐出法决,将那神秘的乌萨教功法彻底展现出来。

    “逆贼,来的正好!”

    只见剑光闪烁,左统领一把飞剑使得是如挥臂指,随心所欲,一把飞剑,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忽里忽表,处处将这大月渊野带压于下风。

    大月渊野浑身绿光闪动,身形如鬼魅一般,忽隐忽现,非常灵活。可依旧是吃力的抵抗着,渐渐的已经是落了下峰,要不是全靠身法躲过,只怕是已经输了。

    “逆贼,就这点本事!”

    左统领话落,将手中青峰握于胸前,突然间天空中出现的一柄巨大的淡蓝色剑,剑上面有许多的小剑在上面来回飞舞,这剑气要比陈均的厉害了百倍不止,锋芒所指,无不胆寒!

    陈均虽然是长生剑的儿子,可是从来没见过父亲动手,这么厉害的剑者还是第一次见到。这剑的锋利简直是可以印在众人心中,要是父亲出手,这威势是何等的吓人啊!自从步入修炼一途,走的越远,发现父亲就越是厉害!

    “好剑法,好手段!远古森林之神啊,赐予你的仆人力量吧!”

    大月渊野一脸的虔诚,朝着西方天际看去,嘴中窃窃私语,好像一个虔诚的神婆正在拜祭这自己的信仰。

    难道这就是乌萨使徒在向自己所供奉的神借取力量的法门?

    “哈哈,何为神,普天之下,能力者为神!”

    战国之人,以实力位尊,神者,不过只是五花八门的泥塑而已。

    “哼!”大月渊野也不多做解释,泛起一丝冷笑。

    “看剑!”

    左统领一声大喝!天空之中那把巨剑忽然间卷一起阵大风,如有漩涡一样,将周边的小剑都是吸入其中。不出五息,天空中的这把巨剑颜色越来越深,给大月渊野的压力也是越来越大。

    渐渐的巨剑由虚化为实,一把深蓝巨剑出现,值此天空中别无他物,只此巨剑一把。

    “御!”

    轻轻一个“御”字从左统领口中出来,巨剑带起一阵风沙,朝着下方的大月渊野而去。

    剑未到,势已来!

    大月渊野就连脸上的皮肤也被吹的鼓动起来!

    一剑斩下!黄沙漫天!

    ……

    过后,大月渊野跪在地上,低着头,满头的绿发遮住了脸面。

    左统领青峰归鞘。

    “来人,将这逆贼斩首,头颅带回咸阳示众。”

    涂尉看到已经是成埃落定,便对这长公主说道:“殿下,先回咸阳,再想办法解毒。”

    “也好!”

    嬴莹中毒,行动不易。

    “陈均,过来扶着本公主。”

    经过修习,陈均身体已经是有了一些气力,要将嬴莹抱上车架还是不成问题。

    此刻拘泥不得小节,陈均过去,双手扶在嬴莹腰间,只觉得香气扑鼻。然后用力将嬴莹抱在怀中朝着车架走了过去。

    非礼勿视!陈均挺胸抬头,一路走来竟是没有朝嬴莹看一眼。

    “殿下,这就要走了吗?”

    大月渊野竟是站了起来,满脸的划痕,都是左统领剑气所伤,看起来阴森害人,如追命饿鬼一样。

    “你们要是再不帮我,我今日就死在这里了。”

    “桀桀!”

    好像有几人在同时发笑。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