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三章 招贤令
    陈母得知陈均砍柴受伤之后便再也不让陈均出去了,只是安心在家养伤。陈均心里愧疚明白儒月书院的事母亲迟早都是要知道的。

    “母亲,有件事情我要和你说一下。”

    陈母正在织布,回头看了陈均一眼,“怎么了,均儿?”

    “母亲,我……”

    “陈均,陈均,在不在,有好消息告诉你?”忽然外面传来了郑二狗的声音。

    没想到郑二狗在这个时候过来,让陈均在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二狗,怎么了。满头大汗的,来喝口水。”

    郑二狗从外面一阵小跑进来,看到陈母也在就打个招呼对着陈均说道:“你看,这是什么。”

    郑二狗伸手将手中的竹简给了陈均,陈均也不知道郑二狗葫芦里面买的什么药,将竹简打开在第一行就看到三个字“招贤令”,什么,这西秦居然在二百年之后又发出了招贤令。

    记得上次西秦招贤令发出的时候,西秦存亡岌岌可危,可就是因为那次招贤令给西秦带来了大量的人才,就连法圣商子也在其中,自此西秦的国力大增,西秦大军在诸国之间也有了“虎狼”的名号。

    “陈均,别发呆啊,我今天去金陵城看到的,花钱买了一本拓印本,快点读一读上面写的什么?”郑二狗一脸猴急。

    陈均抬头朝着母亲看了一眼,见到母亲低头在弄自己的事情,便朗声读了起来。

    “昔我秦在危难之际,王求贤若渴,为表其尊贤之心,王大开先河,共邀山东士子,强秦。后法圣商子为首的山东士子入秦,改革变法,富民强军,短短两百余年,以致我秦国力大盛,此乃山东士子之功也。

    然我秦国力日盛,人才越缺,今嬴政行先祖之志,明告天下,但有能出长策、奇计者,我秦必以为上卿,居高官,领国政,与吾共治秦国。嬴政出此求贤令,望与众士子开创先祖盛世。”

    陈均读完之后又朝着母亲看了一眼,发现母亲不知何时出去了。

    “说的啥意思,我不大懂,陈均你说我这样的要是去别人会不会要?”

    “二狗,你去了,可以参军,西秦有勋爵制度,只要你在战场上立下功劳,都会得到晋升的,就算是咱们这种平民都可以成为贵族。”

    勋爵制度是法圣商子开的先例,给了平民成为贵族的机会。将来能否做官做将,全凭能力决定,而不再是靠血统出身来决定。

    郑二狗眼前一亮,“西秦这么好,唉,可是太远了,要是你去的话我还可以跟你去,我一个人去什么时候才能到啊。”

    越国距离西秦好几千万里的路程,普通人要好几年才能走完。西秦在各国大的城池都会设有西秦驿馆,有专门来考核接待山东士子的官员,要是山东士子能够被西秦官员选中,直接会被用天梭飞舟带到西秦帝都咸阳,仅仅只需花半月时间。

    郑二狗看到陈均不说话,“陈均,你学的是法家,去不是更好吗,我爹说了,他也希望我去闯闯,你一定要带我去啊。”

    陈均想去,非常想去,试问哪个大丈夫不愿意建功立业,成就一番功名,可是陈均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

    “对不起,二狗,我不想去,你问问别人吧,有的话可以和你一起搭伴。”

    郑二狗不免有些失望,“陈均,这小河村就只有你一个读书士子,唉,你好好考虑一下吧,我先回去,这招贤令我就给你了,你好好看看吧。”

    看着郑二狗离去的背影,陈均长叹一声,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这西秦只怕自己现在是去不了了。

    “均儿,你过来,娘有话要和你说。”

    陈均听到母亲从后堂传来声音,解开帘子一看。母亲站在父亲的灵位之前,灵位上面上了三根香,看上去是刚刚点上去的,陈均被母亲手中的一个长盒子所吸引住,因为这盒子他从来没有见过,而且母亲将这盒子藏在了这么久,就算是在搬家的时候自己也从未见过。

    陈母一脸肃穆,“跪在你爹面前,好好看着牌位上的几个字?”

    陈均当即跪了下来,父亲的灵位已经有点旧了,上书写到“供奉亡夫陈剑生之灵位”,这灵位是母亲当年立下来的。

    “母亲,这……”

    “均儿,你父亲的事情是时候告诉你了,你可知道越国剑炉?”

    陈均心中大惊,难道这和父亲有关系。

    “孩儿知道。”

    “嗯,你父亲生前就是剑炉十三御剑子之一长生剑,七年前,齐越交恶,你父亲做为剑炉御剑子之一被剑炉之主派往协助越王,后在一次战役中,因为越王的刚愎自用,导致你父亲被十方名将之一的田忌设计陷入险地,你父亲宁死不降,最后战死。当时你只有十岁,娘为了你能平平安安的,离开这些纷争,便一路到了越国来。”

    “母亲,你为什么不早告诉均儿这些,好让均儿为父亲报仇啊!”

    “啪”,陈母丢下盒子一巴掌打在陈均脸上,又有些心疼落下泪来。

    “均儿,邦国交战,死伤正常,你父亲是为家国大义而死,死得其所,田忌是为国家效忠,做的也对,更何况是你父亲死战不降。我不许你去报仇,我希望你能够成为一个顶天立地响当当的男子汉,一个真正的君子。”

    陈均被母亲一番言语,说的惊醒过来。父亲为家国大义而慷慨赴死,做为儿子又如何能让父亲泉下蒙羞。

    “母亲,均儿知错了,是均儿不明白事理。”

    陈母看到这里,面色有些缓和。

    “均儿,你知道今日娘为何要告诉你这些吗?原谅娘之前太自私了,以保护你的借口,将你困在越国这种地方,你应该和你父亲一样,是龙就应该去大海。”

    “母亲,孩儿哪都不去,就在这里陪你。”

    “混账,之前娘因为自私险些耽误了你的前程,我自己的孩子难道我不了解吗,去吧,去西秦,娘在这里等你归来。”

    忽然间陈母一声大喝。

    “陈均接剑。”

    陈母将那长匣双手捧着,放在陈均的手上,示意陈均打开。

    长匣入手,陈均觉得一股厚重感传来,差点让陈均脱手。伸手将长匣盖子推开,只见里面是一把黑漆漆,锈迹斑斑毫无亮点的长剑,剑长四尺有余,宽约四寸。这是一把战士巨剑,在挨着剑柄的剑身上面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三个字“长生剑”。

    “剑名长生,浩然长存,生生不息。这剑秉承你父亲的意志,要正直,现在你将自己的一滴血液滴入剑中。”

    陈均轻轻的将手在剑锋处一拭,手掌出现了一到血印,鲜血流在的长生剑上面。

    常言道重剑无锋,为何如此的锋利,难道这就是父亲留下来的剑意吗。

    忽然间陈均的血液被长生剑吸收,铮铮,一声剑鸣,长生剑剑光大胜。

    “咦,我这是在哪里。”

    陈均发现自己正在一个不知名的空间里面,四周白茫茫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楚,忽然间陈均发现自己面前出现一个白衣男子,竟是自己的父亲。

    “父亲,我这是在哪里?为什么会见到你。”

    一连串的事情,再加上突然间父亲出现在自己眼前,陈均犹如一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起来。

    “均儿,你看到的只是为父的一丝意念,当初为父自知不敌田忌,便将这一丝意念留了下来,就是为了今日。”白衣男子说道。

    “父亲,我难道在长生剑里面吗?”

    “是的,今日我要将我这一身所学悉数都传授给你,希望你以后能够成为一个有用的人,大丈夫在世岂能无用。”

    陈剑生的意念说完伸手在陈均眉心轻轻一点,陈均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部剑诀,无名剑诀,心下明白这定时父亲要传授自己的功法。

    “父亲,为何叫做无名剑诀,这剑诀没有名字吗?”

    “名字只不过是一个代号,无名即是有名,我的时间不多了,我简单将这修习的境界给你说一下。

    第一境炼体,锻炼**,磨练经脉;

    第二境夺精,摄取万物精元,濡养自身;

    第三境化玄,精元聚则练化为玄气;

    第四境玄海,丹田玄气如海,沟通天地之气;

    第五境玄丹,聚海凝丹,脱胎凡人;

    第六境婴灵,三魂七魄初显灵;

    第七境元神,脱胎**,神魂遨游;

    第八境无相,大象无形,返璞归真;

    第九境不灭,神不灭则身不灭。”

    陈均听完之后牢牢记在心里。

    “均儿,你记住,你学的是剑炉的剑诀,剑炉个个都是勇往直前的好男儿!”

    “父亲,那您是哪一境界?”

    陈剑生停了一下说道:“剑炉御剑子个个不灭,为父也不例外。”

    “啊,父亲,那您为何又不是那田忌的对手。”

    “呵呵,盛名之下无虚士,这十方名将早已步入第十境了,好了,不要多问了,均儿,你母亲让你进来,说明情况发生了变故,切记一切小心为上,好好孝顺你母亲吧。”

    “父亲!”

    可惜陈剑生听不到了,消失了。陈均感觉到眼前光芒一闪,发现母亲正站在自己的面前。

    “均儿,你已经长大了,明日带着二狗子去西秦,将来一定要有出息,母亲在家里等你归来。”

    “母亲……”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