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二十九章 危难时刻方显英雄本色
    此时,万分危急!除了陈均之外,所有人尽皆中毒,就连自保尚且困难,更何况与人战斗,要是陈均再不站出来,估计这些人全部都要葬身于此。

    陈均回头看了一眼嬴莹及众人,发现嬴莹脸上出现了疲倦之色,苦苦的支撑着,盯着陈均。这雪上一枝蒿不愧为奇毒之称,嬴莹的实力陈均是见识过得,年纪轻轻就能修炼到这种地步,可谓是惊为天人。在中毒之后竟然连站立也是费劲。

    嬴莹看向陈均的眼神,和陈均对视了一眼,发现里面并没有怪罪的意思,反而是有些担忧。

    一众铁鹰剑士抽出背后的长剑,就地围成了一个剑阵,将嬴莹层层包裹在其中,这剑阵看起来层层交错,再加上铁鹰剑士都是黑衣,犹如一朵黑色莲花一样精巧。但此时在阳光的照射下,剑尖寒光四射,处处又是透着杀机。

    这剑阵名曰无双,天下无双!是由墨圣为墨者所创,后传于西秦铁鹰剑士。这剑阵发动最少得有八十一人通力协作才行,而多则无上限,千军万马也可成这剑阵。但是人数越多对于这阵中剑士的要求就越高。铁鹰剑士组成这剑阵快有三百来人,要花费不少时日磨练。所以足见其威,要是在全盛时期,即便是大月骇廉这样的高手也难以破的次阵。

    此时,确实因为中了这雪上一枝蒿的毒,犹如老虎拔了牙齿,形在而神威已走!铁鹰剑士只剩下了苦苦的支撑,此时,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是将剑插在地上,双手扶在上面,不然就连站立也是困难。

    这个时候唯一能够战斗的人就只有陈均了。

    危难时刻方显英雄本色!

    陈均看得这幅光景,就现在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拖住,只要拖到御史台的人赶到,相信以御史台的实力对付这大月骇廉应该是足够了吧。

    “大月匹夫,当我秦没人了吗?”

    “哈哈,好啊!陈均,只剩你一个了,你给老夫去死吧。”

    大月骇廉说罢,双臂之上忽然间青筋暴起,披在上身的袍子四分五裂,四散而出。大月骇廉上身赤膊,右臂膀隐隐月月有一道暗红色的光芒闪过,蕴含惊人的力量,狠狠的一拳挥向陈均。

    此刻。

    拳似飞鸿,势若万均!

    以大月骇廉相当于婴灵境的实力,要是一拳打在陈均身上,不死即残。

    说时迟,那时快,陈均双手发力,双脚陷入沙中,将长生剑竖立于胸前,随即剑尖插入山中。

    “啊!”

    迎上了大月骇廉这一重拳。

    咣当一声!

    大月骇廉好似一拳打在金钟上面,只觉坚硬无比,指骨骨节被震得生疼,上面的肉都已经是炸裂开来,鲜血四溅!大月骇廉痛的咬牙切齿,双目血红,面目狰狞。

    而陈均被这一拳击出十丈之远。虽说长生剑挡住了大月骇廉这一拳大部分的威力,可这余下的部分以陈均的实力也是难以承受的,只感觉犹如被重锤一样,就连五脏六腑都是颤动起来,喉部也隐约有一股血腥味。陈均左膝贴着地上,呈半跪的状态,双手还是死死的抓着长生剑。

    大月骇廉盯着长生剑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好剑,可惜你的修为太低了,发挥不出它的威力,我倒是缺一件趁手的兵器。”

    “哈哈,大月骇廉,袭击我秦公主,难道你不怕蛮驹族上上下下鸡犬不留吗?”

    大秦的威严不容亵渎,要是长公主死在异族手中,哪怕是天涯海角,西秦铁鹰剑士也会誓死不休!

    “小子,我知道你是在拖延时间,我就是在等他们,将你们一网打尽!你还不知道吧,你的后手我早有预料,不然你这鸟儿如何飞的出去?”

    陈均听及此话,眼睛缩成针尖大小,大月骇廉根本就没有必有撒谎,难道还有后手不成?要是真有后手,那后手又是什么?难道是……

    陈均想想都是一个激灵,凶多吉少。

    “大月骇廉,你的后手我们已经知道了,你快束手就擒吧。”

    大月骇廉不怒反而是大笑起来。

    “哈哈!你小子确实机警,想套出我的话,可惜你伤我拳头,给我去死吧!”

    啊!大月骇廉冲了过了,脚底每在地上踩一下,都扬起一阵沙暴,瞬间已到陈均面前。

    剑元啊,剑元,此刻就让我看看你的威力如何!此时我要是再倒下了,那颗真就是完了。

    剑者,一往无前!

    对于剑者来说没有防御,因为最好的防御就是进攻。

    陈均不仅不退,反而是迎战上去。将剑元尽皆输于长生剑当中,长生剑发出了耀眼的光芒,光芒四射,遮住了长生剑剑身上的铁锈。此刻,得到剑元的长生剑已经是完全得到了蜕变,剑威始现!

    “剑势!”

    陈均跳起,从高而下,双手握剑,含怒而下,势惊人!

    陈均的声音随动作一起如烈风骤雨般狂扫向大月骇廉,大月骇廉须发皆飞,衣袍飘荡。

    大月骇廉没想到这匹夫一怒,也能血溅三尺,陈均还能发出如此惊人的一击。

    “蜉蝣撼树!”

    大月骇廉不仅双手,就连后背也是筋肉根根突气,犹如人形怪兽,身上暗红色的光芒更是大盛。

    虽说陈均实力低微,但这长生剑谁也不敢轻试其锋芒!

    大月骇廉双手举过头顶,双眼紧盯前方,对,就是现在。在这电石火光之间,大月骇廉完成了一系列的动作,足见其修为之高。

    猛然间大月骇廉双手合十,将长生剑死死的夹在双手中,这剑竟是再也动不了分毫,停留在这里。

    陈均憋得满脸通红,双手骤然发力,只见这长生剑还是纹丝不动。

    “哈哈!”

    大月骇廉露出一丝残酷的笑容,左脚突然发力,如闪电般踢出,踢向了陈均的腹部。

    陈均一看躲闪不急,只得的硬抗了。

    陈均忽然腹部一紧,自己已经是倒飞了出去,重重的摔落于地上。

    忽然,一股剧烈的疼痛从腹部传来,感觉腹部要裂开一样,哇!陈均此刻是再也忍不住了,一大股血从喉部喷了出来,鲜血溅在沙土里面红的纯粹,嘴角也是鲜血直流,仅此一下,重创陈均。

    “哈哈!殿下,这下你也可以安心去死了吧。”

    “大月骇廉,少废话,动手吧!”

    看得陈均受伤不轻,嬴莹觉得已经是逃生无望了,反倒是陈均……唉!

    “来人,将这些人给我杀干净,殿下就给我留着,我要亲手杀了她。”

    大月骇廉下令,蛮驹族人朝着铁鹰剑士围了上去,铁鹰剑士们都是准备好了以死相搏!

    壮士断腕,凯歌赴死!

    “大月骇廉,敢犯我秦长公主,诛尔等九族!”

    一声大喝响彻山谷。

    声音来自入口山沟那里,陈均连忙转头看去,当先一人居然是御史台右御史大人,后面一众铁鹰剑士,正鱼贯而出。

    终于是来了!

    陈均此刻是受了非常重的伤,已经危机到自身的性命了,看到救援来临,陈均还是笑了出来!

    虽说这大月骇廉是早已有了准备,可铁鹰剑士各个都是以一当十的好手,右御史大人身居高位,修为必是不低,这样一来是多了几分胜算。

    “恭候多时了,诸位!”

    右御史听及此话,难道自己的行踪早已是被发现?

    “大月骇廉,你这话何意?”

    “哈哈,是何意,大人一会便知。”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