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二十八章 雪上一枝蒿
    过了一会儿,平复了气息,陈均又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便朝着嬴莹大帐走来。

    去见长公主,陈均半点也马虎不得。

    此时,大帐里面灯火通明,一道倩影被映照在帐篷上面,灯火摇曳,显得婀娜多姿,美态十足。

    “下官陈均,拜见公主殿下!”

    “进来吧。”

    陈均掀开帐篷进的其中,发现此刻嬴莹身着一件普通鹅黄色常服,秀发挽起,随意的插着一根簪子,肤色显得有些苍白,褪去了铅华,也褪去了身为长公主的那种贵气,此刻显得平易近人,清纯可爱。

    看的嬴莹这幅模样,陈均不由得说道:“殿下最近气色不太好,还望殿下不要过于操劳,多休息才对。”

    “咦!”

    嬴莹杏目圆睁,竟似少女一样露出惊异的神情,在烛光的映照下脸蛋有些微红。

    “陈均,你不是一直是站在法家那边吗,你不是应该恨我的吗,怎么今日倒是关心起我来了?”

    陈均听到对方说了一个“我”字,而非长本公主,便将对方当作是嬴姑娘。

    “殿下,陈均虽然官微,但也是我秦臣子,为人臣者必尽其事。”

    嬴莹听到陈均这么说,心中有些失望,皱着眉头,红唇微鼓。

    “你…”

    嬴莹想了一想,话到嘴边又是憋了回去,不知怎么的笑了出来。这个木头,和他计较这些又有何用,唉!

    “陈均,那你倒是来说说我要操心那么多事情,如何休息?”

    陈均见得对方笑的如此随性,难不成已经将我当做朋友一般,陈均额头形成一个川字,好好思索起来。

    “扑哧!有那么难吗?还要想一下?”嬴莹用纤长的手指半隐着唇边笑了出来。

    “陈均有一言,不知当说不当说?”

    “说吧,我也很好奇,你说吧?”

    “殿下贵为公主之尊,本可以坐拥高位,衣食无忧,但因左庶长的原因,让殿下……”

    “够了,我不要听了。”

    嬴莹又是深深的一蹙眉,伸出手掌示意陈均闭嘴。弄了半天,陈均原来说的就是这些,这和自己心中想的相去甚远,嬴莹大怒。

    “殿下,良药苦口利于行,法者……”

    “你,给我滚出去!”

    陈均如何不知道嬴莹不喜欢听这话,可是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心里已经把她当做朋友,做为朋友,怎能不对自己的朋友说实话。

    “殿下息怒,下官告退。”

    陈均心中有些纳闷,之道对方不喜欢听,低头施礼后就退了出去。

    陈均出去之后,嬴莹气的咬牙切齿,立在原地。

    两日后,嬴莹显然还是在生陈均的气,都没召见过陈均,就连吃饭陈均也是单独在吃。但对于陈均来说这样也好,正好是可以静下心来想一下自己修炼的事情,这情报也已经发出去了,通灵鸟也回来了,只剩下将那域外陨铁取回来了,而今日就是去取域外陨铁是日子。

    嬴莹这边是全数出发,有三百人之多,而大月氏那边只有十几人而已,这其中就包括了大月骇廉父子三人。

    一行人出了大月氏蛮驹族族地,往东北而去。

    按照通灵鸟传回来的消息,御史台的剑士此刻正远远的跟着。

    一行人走了两个时辰,进入到一座大山当中。只见这大山长势奇特,山势看起来非常陡峭,如虎盘踞。上面寸草不生,黄土堆积。因为常年受到烈风的吹袭,这山并不是特别高,上面留下了一道一道大风吹过的印记。经过大自然鬼斧神工的雕刻,沟壑纵横,具有一番别样的风情。

    片刻后,众人转而进了一个山沟,这山沟狭窄处仅仅只有丈许,刚好让长公主的车架通过。过了这山沟之后视野豁然开朗起来,前面是一片百十丈见方的平地,这平地四周都是高山矗立,要想离开这平地就只有这一处出口。

    这分明是一处绝地,八面围而只有一面可出!

    陈均回头看了一眼那山沟,要是这大月骇廉有害人之心,这里可以埋伏上千号的人,要是突然发难,饶是这铁鹰剑士厉害,也双拳难敌四手啊!

    此刻,就连铁鹰剑士也是有些怀疑,各个屏住呼吸,全神贯注,警惕的看着四周,铁鹰剑士统领更是瞪向大月骇廉。

    大月骇廉满脸堆笑,一脸的诚意。

    “统领大人,你当老骇廉什么人了,当时天火就落于此处,喏,你看那远处的大坑,就是当日天火落下的地方。”

    统领不语,看向马车之中。

    “大月族长,你要是想耍什么花招,这后果你是清楚的?”

    长公主厉声说道。

    “哎呀!殿下呀,老骇廉只是想做生意而已,咱们这往日无缘今日无仇的,更何况离得又远,河水不犯井水,老骇廉干嘛要这样做啊?”

    大月骇廉语气中透露出讨好之意。

    不知道为什么,陈均盯着大月骇廉的鼻子,有些奇怪,这蛮子难道也有劓刑这种刑法吗?

    “这样最好,闫统领,随本公主去看看吧?”

    嬴莹说这话的时候看了陈均一眼,眼神中还是有些怒意。

    陈均有些无奈,跟着众人上去,发现大坑当中有一颗三尺来高,奇形怪状的石头,上面凹凸不平,极为丑陋。

    嬴莹一看面色大变,大怒起来。

    “大月骇廉,这如何是的域外陨铁,这陨铁来自域外,带有天火,进入人间,受人间气息打磨,应该是表面光滑才对,为何上面如此不平?”

    此刻嬴莹一声暴喝,浑身散发出的气息极强,大月骇廉堂堂一个相当于婴灵境的高手,竟是被掀翻滚入那大坑当中,就连不远处的陈均也是感觉到了心神一怔,原来这里面最厉害的居然就是长公主。

    陈均也是震惊了,不知道这御史台知不知道这件事情?

    大月骇廉此时灰头土脑,面色发青,后背竟是湿了一大片,非常不好受。

    “殿下,冤枉老骇廉了,当日大火燃烧,旁人根本不能近前,老骇廉也不知道这域外陨铁到底是长成啥样,今日老骇廉也是第一次见到吧,殿下你看。”

    众人想看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都是伸长了脖子尽量往前伸去,只有陈均一人落于后头。

    就在此时,一股黄雾从地底喷出,声势骇人,修为低者一下子被喷翻在地。

    “大月骇廉你找死!”

    糟了!看了自己怀疑是对的,殿下在哪?陈均急忙四周看去。

    一时之间,大雾弥漫,陈均睁眼竟是看不到三尺之外。虽说铁鹰剑士各个训练有素,但不知如何是好,又没得个指挥,乱了阵脚,而且这大雾当中居然还有这一种奇异的气息,难道是毒气?不对要是毒气的话大月氏的人岂不是也中毒了。

    “殿下,老骇廉骗你骗的好苦啊!”

    烟雾中只有其声,不见其人。

    “混账,如果这烟雾有毒,难道你让你的儿子也陪葬吗?”

    这是长公主的声音。

    “殿下,老骇廉可是用了奇计啊,今早你们吃的食物没毒,这烟雾也没毒,但这两种东西混合在一起就是奇毒,不管你是多高的修为,都是玄气尽失,提不起半点力气。这和直接毒死殿下没什么区别了,因为老骇廉我不介意亲自动手。哈哈!”

    大月骇廉的笑声有些歇斯底里,有一种接近疯狂惊喜。

    “殿下,这应该是西域之地传来的奇毒,雪上一枝蒿!”

    陈均听得,这好像是闫统领的声音。

    难道这就是大名鼎鼎的雪上一枝蒿,这毒药产自西域一带,长相极美,一般是在冬天的时候生长开花。西域这地方一向都是比较干旱,这地表裸露在外面,一到冬季,天雪漫天,厚厚的雪花覆盖了整个大地,整个大地呈现白茫茫一片的时候,这雪上一枝蒿就在此时,盛开时大雪之上,故此得名。

    但这雪上一枝蒿对于常人来说是剧毒,误服可能会丧命,但是对于修炼这来说根本就不在话下。后经乌萨教进行配置,竟是有了神奇的力量,可以让不灭境以下的修炼者顿时失去运转玄气的能力,任人宰割。

    这毒分为阴阳两剂,一剂放于事物当中,无色无味,如水一般,就算是银针也是难以测出来,另外一剂成为毒物,经肺入提。要是单一服用任何一剂则无任何反映,必须两剂在十二时辰内同是进入人体,才能散出其毒。

    此刻,场中所有人都是难以避免。

    “哈哈,铁鹰剑士果然名不虚传,竟然是认得此毒,没错,只有这雪上一枝蒿神奇的下毒方式才能让各位中计,老骇廉终于是大仇得报啊!”

    “大月族长,你我有何仇恨?”

    嬴莹此刻声音听起来非常平静。

    此时大雾还未散去,陈均带在原地也不敢乱动,只好听下他们到底说的是什么。

    “哼,你亲人言而无信,尤其是赢熋老贼,更是恬不知耻。三十年前,他来我蛮驹族,我本身以礼相待,可没想到他却为了一句戏言,杀了我的妻子,割掉我的鼻子,自从雄鹰没了羽毛,雏鹰没了母亲,是剩下三个孤魂,心中只有了仇恨,我也要让赢熋那老贼,体会一下是去亲人的痛苦!”

    大月骇廉声音充满了凄凉,充满的愤恨,陈均也是受到了感染。古人云,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可是母亲确实不喜我报仇,唉!

    “大月族长,我父亲胸怀天地,就算我死,我父亲也不会为我痛苦,只是会担心失去了一个得力下属而已。”

    嬴莹的声音此刻不带丝毫的感情,陈均不知道为什么,竟是有些心痛。

    “哈哈!赢熋此人,完全就是没有感情,此人是你父亲,你死了要怨就去怨他吧!”

    此时大雾渐渐散去,大月骇廉一张老脸呈现在众人面前,双眼通红,脸上的周围快推成一团,已经是扭曲。不知道什么时候大月骇廉父子三人站在一起。

    “大月骇廉,伤我秦公主,你难道就不怕被灭族吗?”

    陈均喝问道。

    “灭族!哼,小子,我已经是死人了,还会怕吗?倒是你,天妒英才啊!哈哈!都出来吧。”

    陈均之前担心过的事情出现了,四周的大山上面密密麻麻的站满了蛮驹族精壮的汉子,各个带兵穿甲,全副装备而来,看来这大月骇廉还真是谋划的万无一失啊!

    “大月骇廉,你当我秦公主就这么容易涉险吗?我看你是在找死。”

    陈均说完从怀中套出统领鸟儿,鸟儿里面写着早已经备好的字“十万火急”。

    众人都是大惊,嬴莹没想到陈均原来就奸细,大月骇廉没想到陈均留有后手。

    咻!一阵黑光而过。

    大月骇廉连忙去追赶这鸟儿,发现已经是不见了。

    陈均此刻根本就是不敢看嬴莹的眼神,将长生剑提在手中,全力运转无名剑诀。

    一旦剑光冲天而起,长生剑白光阵阵!

    自从用了那破基丹和龙形草之后,化玄虽未成功,但是实力确实加倍提升。

    “你……你没中毒吗?”

    “你的早饭我根本就没吃,何能中毒?”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