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二十五章 斗酒
    大帐当中只能听得到哔啵哔啵火炭焚烧的声音,陈均感觉到有些许的压抑,因为太安静了。或许是其他人都是身居高位,早已是习惯了这氛围,没有丝毫不妥之处。

    大月骇廉朝着陈均看了一眼,在火光的映照下,沟壑纵横老脸笑的很是诡异,又是向着大月远文使来一个眼色,大月远文稍稍点了一下头。

    “哈哈!老骇廉这小儿刚从宋国回来,途径你们咸阳,听说你身边的这位小兄弟可是雄辩之士,资质不凡啊!”

    嬴莹终于是将视线从玛瑙上转移到陈均身上来,看了一眼,若有所思,转而又看向大月骇廉。

    “大月族长,陈均乃我秦大才,不然我又怎会将他带这身边?”长公主不容置疑道。

    “哈哈,今日一见确实不凡啊,倒是老骇廉这儿子也太是不争气了,今日一来便是丢了我老脸?”

    大月骇廉双眼有些浑浊,看向陈均。

    陈均见的这大月骇廉看向自己,肯定是对今日之事还是耿耿于怀吧,陈均还未作答便听到大月渊野抢先埋怨道:“今日还不是我大意了,要不然也……”

    “混账,没规矩的东西。”大月骇廉大怒道。

    大月渊野听见自己被训斥,低头不语。

    陈均发现长公主将这一切收入眼中,并且时不时露出思索的神情,透着警惕,难道这趟“生意”根本就不是生意?

    “小兄弟见笑了,老骇廉这大儿子野惯了,老骇廉的老二可是从你们南边回来,读了不少的书,希望你们可以多多交流一下。”

    大月骇廉竟是直接越过了长公主,这按理来说也应该是长公主位尊,看来这大月骇廉是精明透顶,话语当中处处都是试探。

    “陈均,人家问你话你就说,不要弄得小的没规矩,老的也没规矩,惹人耻笑!”嬴莹面色如故。

    听完嬴莹说完陈均瞬间去了尴尬,而大月骇廉却是有些阴沉,不过一闪而过。之前赵大人说这左庶长赢熋勾结大月氏这现在看起来根本就是没有的事,最起码现在还没彻底勾结在一起,这“生意”也不免有些难做啊!

    “大月族长,过奖了。”

    “哎,陈兄,这盛名之下无虚士,既然陈均能有这雄辩之士的称号,多多少少还是有点能力的吧!”

    大月远文这话说的是非常轻佻,挑衅意味十足。

    “确实,我听闻大月兄求学于宋国,众人皆知宋国乃儒术大国,想必大月兄的儒术多多少少也还是凑合的吧!”

    陈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大月远文听于此处,哂然一笑,倒也不生气,可见其城府是非同一般。

    “陈兄来,让我敬你一杯。”

    陈均刚刚端起酒杯放于嘴边,酒未入口,一股浓香已传入鼻中,这酒,确实是好酒。

    “唉,陈兄且慢,我有一言。”

    陈均刚要将酒倒入口中,忽然被大月远文阻止。对方此举来者不善啊。

    “你这是何意?难道这酒喝不得?”

    “哈哈,陈兄息怒,我大月氏地处大漠,地少物稀,这酒更是珍贵之物,所以我大月氏自古便有斗酒一说,勇士同场竞技,胜者才有资格喝这美酒。”

    陈均闪过一丝玩味的笑容,将酒杯放了下来。

    “罢了!这酒不喝也罢,那我就将这点酒留给诸位吧,这好酒我秦数不胜数,今日就不夺人所爱了,诸位确实凄惨啊,可悲可悲!”

    陈均说的煞有介事,悲天悯人。

    大月远文被陈均的话哽噎住了,说不出话来。长公主露出一丝笑意,从来没发现陈均原来这么有趣。

    大月骇廉见此情景,赶忙道:“殿下,入乡随俗嘛,这干喝酒也没什么助兴啊!”

    “哦,那你想怎么助兴?”

    “殿下,听闻这小兄弟素有雄辩之称,在你们秦国也是数一数二的,可老骇廉总是觉得我这儿子天下第一,是骡子是马就拉出来溜溜啊,当然要是小兄弟你认输了,顶多也就是你们大秦士子不……太行而已。”

    大月骇廉看着陈均三人,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老骇廉我就是个粗人,说话也是太难听了些,不要见怪啊!”

    嬴莹和陈均对视了一眼。

    “这斗酒是你们的规矩,这赢了光喝酒确实没什么意思,我这有一颗当年蓬莱方士所炼的破基丹,此丹有助气化玄的作用,价值万金,不知道大月族长你可赌的起。”

    大帐中的众人一听,都是倒吸一口凉气,贪婪的盯着破基丹,大月骇廉更是摩拳擦掌。

    这蓬莱仙山位于东海之上,上面住着一群修仙问道之人,这些人自称方外之士,秉承自远古炼气士,精通岐黄之术,痴迷于丹药长生,战国赫赫有名的丹药皆是出自于蓬莱仙山。嬴莹手中的这颗突基丹尤负盛名,在修炼者当中传播最广,因为此丹可以帮助修炼者以气化玄。

    陈均看到嬴莹手心捧着一个小小的玉盒,光这玉盒看成色就价值不低,更何况是这里面的丹药。居然可以以气化玄,这丹药要是自己能得到,估计用不了多久自己就可以成为化玄境的修炼者了。

    “好,老骇廉年轻的时候得了一株龙形草,这龙形草对于好汉来说可是一等一的宝物,这草儿可以让战士的身体变得更加强大,老骇廉光凭身体就是这么厉害,靠的就是这龙形草了,咱们大月氏人向来不占人便宜,这样一来殿下也是不亏了。”

    这两件东西对于修炼者来说肯定是一等一的宝贝,要是随便能够得到一样对修为都也一个很多好的提升。但就单论价值来说,龙形曹肯定是不及这破基丹的,这大月骇廉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好,大月族长,这彩头本公主觉得行,陈均,你要是赢了,这两样东西可都是你的。”

    “哎呀,小兄弟,你可真是有福气啊!老骇廉也很羡慕啊,殿下真是大手笔。”

    陈均如何不明白这老家伙是把自己往火坑上面推,听起来这两样东西陈均已经拿到手一样。其实这这宝物虽好可大月远文不是一般的儒生能比的,这大月远文师承于圣人名下,而且还是大名鼎鼎的孔圣门下,是孔圣三代孙子思高徒,自儒家诞生一来四代传人,这可比什么颜宽之流厉害不是一点半点。

    昔日商子入秦,当时西秦鸿儒甘龙兴总领朝政,西秦满朝文武九成皆是儒生,对于这个外来的法者分外仇视。栎阳朝堂商子舌战群儒,大胜诸儒。不料甘龙兴调用私兵,用武力围攻商子,值此千钧一发一刻,法圣商子当庭显圣,一句“私自调兵朝堂,如同谋反,罪当车裂”说完,天地间乌云大作,电闪雷鸣。

    一声凄惨的喊叫!甘龙兴横死当成,众人看去,身体成为六节,犹如车裂而死。

    众人大惊,此所为言出法随也!

    这战国的修炼者一种如陈剑生一般,成为绝世剑客,十方名将也在其中;而另外一种,学富五车,功参天地,通过读书领悟天地奥义,到达“言出法随”的境地,商子、孔孟二圣皆在此列,子思身为鸿儒,自然也是言出法随的人物,所以这大月远文肯定不凡。要比那颜宽要厉害许多,稷下学宫学子不下十万之众,可是真正能够成为子思这等人物弟子的,却少之又少。

    陈均自幼便是师承名门,老师公孙和就算是不及子思,但也相差不远,后在越国也是没少读儒家圣人之书,再加上天资卓越,和这子思高徒就未必没有一战斗之力。

    “多谢公主殿下,大月兄,我一定是竭尽全力,在所不辞!”

    “哈哈,陈兄,有德者居之,就看你有没有这德呢?”

    大月远文说话,气势大变,浩然正气喷然而出,隐约有了名士风范。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