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二十四章 大月骇廉
    人还未至,远处已经是黄沙漫天,遮天蔽日而来,看起来气势好不惊人!

    但从这气势上来看,对方人数非常之多,恐怕不下千人。

    见此情景,长公主带的铁鹰剑士个个却是纹丝不动,眼观鼻,鼻观心,心无旁骛,死死地盯着前方,静的犹如黑塔。

    陈均听闻,修炼者到了一定的境界,与人交手就会静若处子,动若脱兔,看来这些人都是铁鹰剑士中的精英了。

    忽然间,近了。

    陈均一看,一支百人的骑兵从沙尘中冲出,当先一人骑在一火牛身上,这人身形健硕,尤其是肩旁更异于常人,非常宽厚。因为光着膀子,看起来是肌肉嶙峋,自脖子以下到小腹上面沟壑纵横,双臂奇长,下垂竟是可以抵于牛腹。

    再近一点,这人满面白须,头发和大月渊野一样都是土黄色,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眼角布满皱纹,整个人看起来杀气腾腾又饱经沧桑,唯一的缺陷就是没有鼻子,这显然不是天生就没的,应该是曾经受过劓刑,按理说大月氏没有这种刑法,难道是在战国?

    这应该就是蛮族族长大月骇廉。

    这火牛陈均是在书上看到过,火牛体形庞大,脾气暴躁,但是奔袭能力非常出众,西北蛮族最厉害的骑兵清一色都是火牛军。因这火牛性烈如火,皮毛通红,所以称之为火牛。此时大月骇廉的这支火牛军,除本人外,各个身着红衣,骑着火牛。骑士各个英武彪悍,身形矫健,座下火牛铁蹄翻飞,气势恢宏!

    兵如烈火,一触燎原。

    当先的大月骇廉看到儿子翻到在地,双目暴睁,竟然全然不顾长公主在此,喝斥陈均,果真是大漠好汉,性烈如火。

    “小子,敢伤我儿!”

    转眼剑,大月骇廉冲到了陈均跟前,双手猛然一拍牛背,这火牛猛一大力,低头翘角,好似一到红色的闪电,朝着陈均撞来过来。

    大月骇廉坐下这火牛比起其他的来要大了许多,看起来像是异种。

    这火牛足足有一丈来长,八尺之高,脖子一下都是腱子肉,好不雄壮。额头牛角弯曲伸出约有一尺来长,在加上大月骇廉本身是媲美婴境的实力,这一下撞上来陈均还不是直接废了。

    刹那间,大月骇廉已然过来,让陈均没有反应过来。

    十步,

    五步,

    三步,

    ……

    火牛角马上就要和陈均来一个亲密接触。

    “哞哞!”

    忽然间,有一道黑色的身影挡在陈均面前,势如泰山,双手紧抓牛角,火牛难得再进一步。

    看背影,此人全身都是黑色鱼鳞软甲,贴在身上,整个头部都是被包裹在头盔当中,背后一把黑色长剑,剑身上面刻着铁鹰二字,这剑是咸阳铁坊打造,是西秦铁鹰剑士专用。

    一时间,火牛大气如嘶,冲的地面尘土飞扬,双眼挣红,前脚在地上猛踢,可就算如此,那双手还是不动分毫。

    大月骇廉心中骇然,居然有如此高手,想想便没再出手,骑着火牛后退几步。

    陈均想道个谢,那铁鹰剑士也已经是消失在陈均的面前。这长公主一脉是卧虎藏龙,居然就有这等的高手。此刻陈均也更加明白了修为的好处,看来要尽快提升修为才行。

    “长公主殿下,好大的威风啊,一来就给老骇廉一个下马威,老骇廉的儿子被人欺辱,难道殿下不给老骇廉做主吗?”

    大月骇廉面色涨红,心中已是不悦。

    “骇廉族长,刚才只是我这手下和你的儿子玩玩而已,要错也是你儿子错在先,倒是你,就认为本公主脾气很好吗?”

    马车帘子揭开,旁边的人内侍立马搬上凳子,嬴莹从车上款款下来,嬴莹身着一件黑金红三色组成的长袍,青丝上插一根八宝琉璃簪,一颗白色的珍珠吊于右鬓,显得庄严肃穆,国色天香,一众侍卫纷纷行礼,嬴莹一举一动都充满了大国之姿。

    “陈均,过来扶着本宫。”

    这王室的盛装要是穿戴起来还是有些复杂的,而且这一举一动需体现出王室的威严,一般在穿上盛装之后都需要有人搀扶。虽说对于嬴莹的修为来说根本就不需要,但这是体现公主的尊贵的一种方式。

    陈均下的马来,站与嬴莹身边,陈均的身影要比嬴莹高了不少,此刻陈均将身躯微微弯曲一下,将手臂伸到嬴莹面前,嬴莹看了一眼陈均,将手搭上去,朝着大月骇廉走了过去。

    “唉!不说了,你们南人最会欺负人了,老骇廉要的东西殿下都带了没?”

    嬴莹红唇轻启,吐露出来几字。

    “本公主说话一向算数。”

    大月骇廉听到这里,仿佛将刚才的委屈忘了一样,沧桑的老脸上露出一丝刀子一样硬的笑容。

    “那就先请长公主到蛮驹部落,让大月人香甜的酒水洗去殿下和各位好汉身上的灰尘,老骇廉一向是最为好客了!”说完后大月骇廉又是仰天长笑起来。

    嬴莹此时看了陈均一眼。

    “那物在哪里?”

    “殿下,这东西要三日之后才能去取,老骇廉预计这天火在三日之后应该就会熄灭,到时候就可以将域外陨铁取出来了。”

    嬴莹听到这里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你可不要戏弄了本公主,不然这后果你是知道的。”

    大月骇廉低下头朝着长公主拱手道:“老骇廉可是个实在人啊,生意嘛,有来有往!”

    这一下子就进入正题了,看来我是要找机会发消息出去。

    咦!大月骇廉低着头,可是陈均看到对方的额头动了一下,人在皱眉头的时候额头头皮也会跟着动,而大月骇廉正好就是这情况,而且大月骇廉一开始表现的狂放不羁,现在居然选择低头。

    陈均不由得怀疑起来,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隐情不成?虽然自己这边实力强大,但陈均还是不得不多留了一个心眼。

    “哼,这还差不多,千万不要和我耍花招。”

    长公主细眉紧锁,貌似有些担忧。

    大月骇廉笑了起来,因为脸上没有鼻子,看起来空荡荡的。

    陈均只觉得非常诡异,到底要不要告诉长公主?

    这蛮驹族族人生活在一条大河旁边,这条大河在此处流经多年,已经是在此处形成了一个肥美的牧场,芳草萋萋,看起来和这大漠的景致有些格格不入,这里简直就是世外桃源,难得蛮驹族人能够找到这样的好地方。

    太阳落山,篝火燃起,大月氏的夜晚已经开始了。

    蛮驹族人开始准备起来丰盛的晚餐,最好的酒水,招待起远方的客人。

    大月氏蛮驹族族长大帐当中,众人都是齐聚一堂。

    大月骇廉那边是他的大儿子大月渊野和小儿子大月远文,这大月远文有一个非常文雅的名字,因为其本身也是一名儒生,也是大月骇廉的骄傲。大月氏族向来不缺勇武的汉子,就缺文质彬彬的文士。

    大月远文师承于宋国,宋国虽说是一个中等诸侯国,在七雄夹缝中求生存。可却是前朝大商殷氏的后人,这文化一道,一脉相承,宋过历代国君都是以王道治国,标榜自己为“仁义”之君,对于儒家孔孟之道甚是崇拜。可这宋国又是不同于越国那样沉迷堕落,反而是国力蒸蒸日上,百姓人人教化,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已成为战国儒生中的模范。

    场中还有一些蛮驹族族人,各个长得都是孔武有力。

    而嬴莹这边人数就少了一些,除了陈均之外就只有今日救下陈均的那位铁鹰剑士统领了,这人也是姓嬴,至于其他的一概不知。

    此刻大帐之内,这两帮人分坐两边,中间一盆火炉当中炭火烧的正盛,上面驾着的一只肥美的羊羔,上面颜色暗黄,油脂一直滴向下面的炭火中,弄得炭火嘶嘶作响,火焰也时不时地随着起落,大帐里面透露出一股诱人的肉香味,扑鼻啊!

    或许离了这大月氏,要想再吃到这样的羊羔肉,就难了。

    嬴莹摆弄着刚才大月骇廉送给她的一颗玛瑙,至始至终没朝大月骇廉看一眼。

    大月骇廉脚力不知道轻哼这什么?时不时在那位铁鹰剑士统领面上扫过。

    而铁鹰剑士统领却是神游天外,完全不在意。

    此刻,陈均感觉到众人各怀鬼胎!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