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二十三章 蛮驹族
    此刻陈均故作一脸惊讶,露出骇然之色。

    “长公主?”

    长公主带着微笑,陈均只觉得如沐春风。

    “陈均,见到本公主是不是有些欣喜啊。”

    嬴莹说完又是转向嬴履看去,霎时面上布满寒霜。

    “十七叔,你先下去吧。”

    嬴履默不作声,朝着陈均瞪了一眼,便离开了。这嬴莹看来在左庶长一脉地位着实不低,一句话就让同为嬴氏王族的嬴履退去。

    “林黑沟里正见过长公主殿下。”陈均施礼道。

    嬴莹看着陈均这幅模样,用两根手指放在红唇前一笑,好像是含羞一笑,可这笑靥却给了陈均迥然不同的感觉,如果刚才嬴莹的笑好似十里春风桃花地,让人如沐春风,那么现在这一笑就是让人惊艳,一夜间千树万树梨花开!

    “来让本公主好好看看你!”

    虽说陈均早在公主府就领教过嬴莹的百变了,但此刻还是显得有些窘迫,感觉面上微微有些发热,连眼睛都不知该往哪儿看,

    嬴莹将这一切都看在严重,面上更是露出了戏谑之色。

    “咯咯……本公主一直以为你是一截烂木头,没想到啊,多日不见你倒是发芽了!”

    “咳咳……殿下说笑了。”

    “陈均,我出现在这里你很奇怪是吧?我刚开始也是纳闷了,这尉缭为何对你这么重视,原来他是认出了你这身上的剑,长生剑!”

    长公主边说着边围着陈均转圈,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

    要说这诸国认得长生剑的人也是多了去了,陈均也并未打算隐瞒。

    “不错,这就是长生剑,家父就是剑炉御剑子长生剑陈剑生!”

    “你还算是老实,没骗本宫,我问你,你可知道这御史台是在利用你?”

    陈均故意露出不自在的神情。

    “还请殿下明示。”

    “陈均,今日没有公主,我叫嬴莹,自从那日一别,我发现这御史台想陷害你,前些日子我来看我十七叔刚好就遇到了你,所以顺道来看看。”

    嬴莹不仅是变脸奇快,更是谎话连篇,陈均当然不会相信这些鬼话。

    “嬴姑娘,还请告知在下这是为何?”

    “唉!谁叫你我惺惺相惜呢,你想想越国剑炉大名鼎鼎,里面的高手更是数不胜数,尤其是十三御剑子各个修为都已是不灭,甚至于有可能有人已经跨入第十境的也说不定啊,要是得知你的消息,你父亲的那些师兄师弟们怎么会容你受欺负!”

    嬴莹说完之后看陈均陷入了沉思,微微一笑,又继续道:“你再想想,御史台和我互为敌人,他们招揽你,就是要逼我动手伤害你,你说我要是伤害了你,那岂不是剑炉高手都要找我麻烦?

    你好好想一下,当日御史台要是保你的话为什么会把你流放去做一个里正放任不管,还有黑冰台的事情你也不要怨我,我是为了自保,流放你我也是迫不得已啊!更何况当今秦王是我弟弟,血浓于水,难道你认为我会和自己的弟弟作对吗?”

    嬴莹说的是声情并茂,要不是陈均已经吃亏过一次,很容易就信了。

    “陈均最明白人伦纲常,今秦王乃嬴姑娘弟弟,相信嬴姑娘必是那种处处为嬴氏着想之人,嬴姑娘,我该如何去做?”

    陈均显得有些义愤填膺。

    “这个我就不清楚,我知道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嬴莹话说到一半,等陈均问起来又是换了一种语气。

    “陈均,我们做个交易,你为我做件事情,我就帮你让黑娃成为一级公士,好吧?”

    陈均片刻不语,低头沉思。

    嬴莹又是继续说道:“从明日起你就跟着我一月,在这一个月内你必须听我的,这就算是交易完成。”

    “不是嬴姑娘这是何意?”

    “你放心,只会让你做力所能及之事,也绝不会让你做伤天害理之事,只需要你和御史台说一声即可。”

    “就这么简单。”

    嬴莹点头。

    “既然如此,成交!反正我也不是御史台的人了,跟在长公主身边也无可厚非。”

    入夜,天河郡城府邸。

    嬴莹,嬴履。

    “殿下,这陈均有一颗玲珑心,为人机警,但是好在年轻气盛,敢当庭和我提那黑娃之事,又没什么经验,且修为又低,不得不说殿下这一招棋下得好啊。”

    嬴莹脸上倒没有多少的喜色,细眉紧锁,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这陈均也不简单啊,也是一只小狐狸,但是总比来一只老狐狸好吧,十七叔,咱们有的选吗?”

    嬴履长叹。

    “也是。”

    三日后,长公主迎亲的车队已经是行驶在大漠之上,此刻陈均背着长生剑,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面。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陈均也是第一次领略这西北的风光。

    火热,干燥,天远,地阔,荒凉,确实感觉不到一丝风的气息。

    这就是大漠。

    只有这干燥的气候才能孕育出性如烈火一样的汉子吧,要说这最为彪悍的民族,那肯定是西北蛮族为首。当年犬戎竟然以百万之众就撼动了大周好几千年的沉淀,就此一击就让大周如日薄西山,一蹶不振,而这犬戎就出自于西北。

    嬴莹的车队出来之后,没再去陇上祭祖,向北取道大漠朝着大月氏行进,也是,既然双方都互相撕破脸面,还不如就直接一点。

    在这大漠上行走是非常消耗体力的事情,天空中日头正盛,行人都是汗流浃背,嘴唇干瘪。就连陈均骑在大马上面头脑也是微微有些昏沉,算起来这已经是走了有好几日了,见惯了这风景也不由得出现了视觉疲乏。

    “呜呜……”

    “咚咚咚……”

    远处起了一些黄沙。

    忽然间前方的天际间隐隐约约出现了一些人头,渐渐的前面的人头已经露出了半步马身,后面的人也是越来越多,看来这是一支有着几百号人的骑兵队伍。

    这骑兵移动非常之快,转眼间派头兵已经是到了众人眼前。

    陈均看到这领头一人身形高大,虬髯大汉一个,这人长得和陈均他们微微有些不同,高鼻,深眼窝,皮肤黝黑发亮头发呈土黄色,衣着狂野,随意,胸口大片胸毛都是露在外面。

    嬴莹的车架就在陈均身旁。陈均正要向嬴莹禀报,剑嬴莹从里面揭开帘子。

    “这人应是大月氏蛮驹族少族长大月渊野,你去见见!”

    陈均明白以长公主的身份就算是族长亲来也不一定要见,更何况只是一个少族长。陈均策马跑到队伍前方像对方拱手道:“见过渊野少族长,在下长公主座下陈均。”

    这大月氏其实就是西北蛮族当中的一支,除了这大月氏之外还有宛氏、牛氏等部族。这大月氏主要是以游牧部落为主,比起战国来说可以说是蛮夷之邦。这大月氏当中,修炼的人是非常少,主要的修炼者全部集中在乌萨教。

    说起这这乌萨教可是非常有来头,他们的信仰和对力量的认知和这战国有很多的区别,乌萨教精通献祭之术,通过献祭天神来获得强大的力量,这种古老的方法还是来源于上古时代。传说在人族大兴之时,诞生了非常多的流派,而这乌萨就是其中重要的一支。

    乌萨教教徒自称自己为神的使徒,乌萨教的教徒被称为乌萨伽罗,要是这乌萨迦罗修炼到极致,就算是战国的圣人们也是要避其锋芒的。好在这乌萨教地处西极,且人口又少,很少与战国有什么瓜葛。

    陈均面对的这位大月渊野仅仅只是大月氏其中的一个部族而已,里面就算有乌萨迦罗也该不会特别厉害,不然长公主也不会如此放心前来。

    “噢呜呜呜……南蛮子,听说你们公主是个美美娇娘,拉出来让咱们看看啊!”

    这战国人将蛮族部落的人称之为异族,这蛮族部落的人将战国的人称为南蛮子。

    “哼,大月渊野,我大秦长公主在此,你还不跪拜,如诺不然,小心尔等性命!”

    陈均身为西秦长公主的人,自然代表的是西秦的脸面。

    “哦呜呜呜!”

    ……

    听及此话,对面的蛮人一阵嬉笑,这不是在嬉笑陈均,而是在嬉笑大月渊野,这蛮族以武为尊,谁厉害谁是族长,全然没有礼法可言,更何谈规矩。

    陈均邹邹眉头,看来一场战斗再所难免了。

    被族人嬉笑,大月渊野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小白脸一个,有多少力气,敢这样和大爷说话!想死是吧?”

    “放肆,你一区区蛮夷,敢犯我秦神威,还不跪下!”

    陈均一声暴喝,义正言辞。

    大月渊野不愧是在这片土地长大的,听到这里,就直接拍马提着手中狼牙棒朝着陈均冲了过来。这大月渊野并不是一个修炼者,就算肉身再强大也就是一夺精修炼者而已。

    陈均从手背抽出长生剑,将自身的剑势运于双手,长生剑忽然剑光大盛,这看起来又是比上次和颜宽对战时强了几分,眼睛紧盯对方。

    一步、

    两步、

    ……

    陈均看的对方快要冲到自己面前,忽然之间,从马上暴起。

    此刻,马有点受惊,一声长嘶。

    陈均挥舞这长生剑,居高而下,如有雄鹰扑兔,这一下所蕴含了从雄鹰天空急速落下的势,千钧之势。

    “剑势!”

    大月渊野满脸惊骇,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小白脸一样的人物,怎么会如此厉害。

    “哎呀!”

    大月渊野仓促之下赶忙将手中的狼牙棒双手横在胸前,手臂青筋暴起,双腿用尽全力夹在马腹,用尽了全力。

    当!

    一道白光,一瞥惊鸿,长生剑砍在了狼牙棒之上。

    咔嚓一声!

    大月渊野身下的马一声悲鸣!

    好不悲沧!

    大月渊野也是应声翻下马来。

    陈均这一剑蕴含了巨力,直接将大月渊野砍翻在地上,这大月渊野好在皮厚,可坐下的马就没这么好的筋骨,直接被自己的主人压断了脊梁,此刻是出气多进气少。

    马死!

    大月渊野大惊!就连后面大月氏的众人也都是呆若木鸡。

    大月渊野狼狈不堪,灰头土脸。

    “大月氏满驹部族少族长大月渊野跪于地上向我秦长公主请安!”陈均应时大喊道,一语惊醒了众人,就连马车中的长公主对陈均都是微微侧目。

    扬我秦威矣!

    “哈哈,长公主殿下,骇廉来迟,还望恕罪啊!”

    人未到,声先到。

    陈均听闻长公主说过的这满驹族族长名曰大月骇廉,虽说没有修炼过,但因为肉身强劲,就算对上婴灵境的修炼者也是不遑多让。

    要知道这婴灵境可要比那颜宽是高了两个境界,这修炼一途,境界更进一层可是有天壤之别。当日陈均差点拼上老命,也只是仅仅弄了颜宽一身麻烦。

    咚咚咚……

    不像是马蹄声,听声音要比马蹄厚重了许多。

    远方慢慢的冒出一点一点的黑点。

    渐渐的这些黑点变大了,声音也越来越强烈,就连马儿也是受惊不少。

    (不求收藏,不求推荐,爱看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