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二十一章 此剑有锋也!
    说时迟,那时快,霎那间天子剑已经是出鞘直指向到了陈均面前来。

    陈均根本没想到在这论战上,对方居然会是动起手来,在这电石火光之间,陈均来不及想,也由不得他多想,陈均只得迅速一个转身,让天子剑在后背划过。

    噌噌的两声,天子剑划在了陈均后背的长生剑上面,两大神剑对决,一个厚重无比,一个贵为君子,陈均后背顿时是火星四溅。因为颜宽是含怒刺出的这一剑,根本就没留什么后手,所以颜宽没刺到陈均之后收势不得,直接一个踉跄,朝前扑了过去。

    当嘣的一声!原来是陈均后背固定长生剑的绑带被天子剑划破了,长生剑从陈均的后背掉落了下来,直接插进土地中,斜立在陈均身旁,众士子都是惊出了一身冷汗,大部分士子对颜宽的行为开始有了些许不屑。

    此时高台上的女子眼前一亮,将视线转移到这长生剑上来了,观此剑,毫无亮点可言,甚至是丑陋,锈迹斑斑,可就是这剑居然和天子剑硬碰了一次,上面居然连一条印子也没留下。

    “殿下,莫非这就是御史台众人口中所说的那把剑?”

    “应该是不错了,这剑还是有两下子,居然挡住了这天子剑的锋芒。”

    此时女子陷入了沉思当中,并没有回十七叔的话,十七叔便朝着场中看来。

    颜宽看到自己一击未中,转头看向陈均。

    “你居然敢躲,找死!”

    这颜宽从小就是在洛阳长大,他出生的时候洛阳还没破落到这种地步,那时候的洛阳也算是繁华,而这等级制度也非常严苛,贵族之流让下面的人死,下面的人应该是不得防抗才对,故此说出这样的话来。

    “你这是什么混帐话,你要伤我我难道不躲吗?”

    颜宽听到陈均居然敢说自己是混账,忽然间,身上的衣袍纷飞,颜宽看起来都像沐浴在黄金当中,整个人充满的金黄色的气息,再加上穿着不凡,显得尤为尊贵。

    “不好这是玄气!”

    “这下陈均要遭殃了!”

    “唉,这下难办了!”

    ……

    众士子看到这情况都是躲得远远的,只怕伤及到无辜,话说这论战论到动手的他们也是头一次见到。

    “殿下,要不要出手阻住,这论战动手却也…”

    十七叔因为颜宽是这女子带来的人,便将“过分”两个字没说出来。

    “十七叔,不急,我倒要好好看看这小子还有什么底牌,还有这御史台到底是何意?”

    陈均看到对方的境界可能是比自己高了不止一个境界,反而是没有一丝胆怯。父亲曾说过,剑者,要勇往直前。

    噌!一声响,陈均双手将插在地上的长生剑拨了出来,提在手上。长生剑此刻乳白色的光芒大盛,陈均的气势也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整个人犹如一把出鞘的剑一样锋利,这就是剑意。

    没想到陈均又是给众士子一个惊喜,居然是剑意!

    “哈哈,陈均,就算是剑气又如何,今天就让你明白这玄海境的厉害?”

    颜宽说完之后,手中的天子剑隐隐约约带着一阵红光,身上更是玄气如海,浑厚无比。

    陈均也是不废话,提着手中的长生剑,将自己体内的剑气运转到极致,长生剑更是感觉到了陈均的浓浓战意,发出嘶鸣。不远处的天子剑或许是感觉到了长生剑带来的压力,陈均人还未至,天子剑却已经是红光漫天,颤动起来。

    颜宽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剑。

    “找死!”

    忽然间,一阵乳白色的光芒和一阵金黄中又带有一道红色的光芒撞击在了一起,只听见噌噌几声刺耳的声音,那是长生剑和天子剑摩擦的声音,火光四射,猛然间乳白色的光芒被颜宽压制,陈均整个人气息黯淡,又是两息之后,只见陈均倒飞了出去,撞在后面的柱子上面,陈均感觉到自己的五脏六腑都是受到了重击,尤其是后背,感觉跟断了一样,疼痛难忍,猛然间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颜宽将天子剑插入剑鞘当中,看了一眼陈均,又是看了一眼长生剑,冷哼一声。

    “比起你的伶牙俐齿,这剑就是破铜烂铁,居然敢拿出来丢人显眼!”

    长生剑对于陈均来说是逆鳞,比命还重要,不能让长生剑在我手中蒙尘,不,绝不!

    “颜宽,我还没倒下了!”

    陈均此刻已经是挣扎着站了起来,用手擦了一下嘴角的鲜血,盯着颜宽大笑起来。忽然间陈均身上的气势又是增强了几分,陈均隐隐约约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那股真气又是异动起来。

    这股真气陈均只感觉倒是越来越狂暴,陈均感觉到浑身充满了力量,信心也是倍增。

    颜宽转身说道:“既然你找死,我就成全你!”

    天子剑出鞘,犹如飘过一丝红绫,惊鸿一瞥。

    陈均此刻站在原地并没有动,而是闭着双眼,在感悟那一丝气息。

    霎那间,天子剑已经是到了跟前,陈均忽然间双眼暴睁,眼神中波光凌凌,双手高举长生剑,然后重重砍了下去,当的一声,天子剑竟是被这一下改变了方向。

    握着天子剑的颜宽手中也是不慢,突然发力,天子剑又是光芒大盛,但颜宽这次感觉到好像是撞击在了大山上面,对方纹丝不动。陈均身上的剑气飞舞,此刻刺得颜宽生疼,猛然间感觉到一股大力袭来,颜宽居然是向后退了有七八步之远。

    颜宽看起来有些狼狈,身上的华服已经是有些破烂,脸上还有一到长约一寸的伤口,就连虎口也是微微有些发麻,手上都是细密的伤口,显然是被剑气所伤。

    此刻已经是可以断定了,是颜宽输了,毕竟足足高了对方有两个境界,打起来居然也弄的如此狼狈。

    “你…你,本想放过你,没想到你是在求死!”

    陈均看着这天子剑又是刺了过来,陈均想动但又是有心无力,此刻陈均早已经是被刚才那一招掏空了,只能是撑着长生剑勉强站着,要不是意志力坚定,恐怕早就晕过去了。

    众士子已然明白陈均的状况,一颗心都提在了嗓子眼,可是碍于这颜宽的修为和来历,竟是无一人敢救。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陈均面前忽然出来一个人,这人犹如闲庭信步一般,伸出两个手指,轻轻一夹,此刻犹如时间静止一般,这天子剑竟然是停在那里。颜宽用力一抽,发现竟然是纹丝不动。

    陈均看到是一个衣着西秦官服的中年男子,流露出笑容。

    “颜宽,此剑有锋也!”

    陈均此刻被那股真气将精力也耗尽了,再也撑不住了,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