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二章 遇险
    第二日,陈均一大早收拾好了东西离开了儒月书院。

    眼前三间茅草小屋,在小屋的前面是一片菜地,种植着一些常见的蔬菜。在茅草小屋的东首是一个葡萄架,葡萄藤条长的正盛盘绕在房檐前面,葡萄架上的葡萄此刻熟的正盛,郁郁葱葱的葡萄叶子给了小院一片阴凉地,在这阴凉地一个中年女子手中的纺锤飞快的在丝线中穿梭,这就是陈均的母亲。

    陈母专心致志的织布,并没有发现陈均就站在外面。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母亲幸幸苦苦的织布种地赚钱就是为了让自己求学,可自己却因为一时的意气之争而让将近两年的学业白费,陈均想到此处,眼泪都快下来。

    “母亲,孩儿回来了!”

    陈母双鬓斑白,一笑露出很深的褶皱,起身抓住陈均的双手,抬头好好看了起来。

    “瘦了一点,也黑了一点,哎,你来信说不是还有几天才能来嘛,怎么提前了?”

    陈均的双手感受到母亲手中的老茧的摩擦,心中有些疼痛,不知道如何给母亲说学院的事情。

    “母亲,孩儿给您磕头了,您幸苦了,学院的结业提前了。”

    “结业就好,结业就好,这样一来你也不用吃这庄稼饭了,瞧你这俊俏样,哪像种地的啊!”

    “嘿嘿,母亲说的对,母亲以后您就不用这么幸苦了,孩儿在家里好好帮帮你。”

    “不行,你是要做官的,再不济也是个教书先生,哪能面朝黄土背朝天啊,饿了吧,我给你做饭去。”

    母亲本就出自名门,从小就是娇生惯养长大,因为父亲的变故,竟然落的这般田地,不仅所有的事情都要自己来,而且还要养活自己。

    以后我要自己养活自己和母亲,这天无绝人之路,索性以后就做一个庄稼汉,好好陪伴在母亲身边。

    金陵城郊的小河村,背靠大山,面前又有小河流过。自从陈均十三岁到这里已经是生活了四年了,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因为有了这山上的林子,小河村众人都是以砍材烧炭为生,挣几个幸苦钱,要是有精壮的汉子,就会到更深一点的大山中,打猎去金陵城换些钱贴补家用。

    第二日,陈均穿一双草鞋,腰间别着一把砍柴刀,后背背着一捆柴火,满头大汗,手臂和小腿上看起来有不少的划伤。

    哎,真是百无一用是书生,没想到自己砍柴也是不如别人,还摔了一跤。看来以后要锻炼身体了,以后都要靠体力吃饭了。

    嗷後!突然间背后传来一声咆哮,陈均急忙丢下背后的柴火转过头去,看到了一只体形硕大的豹子,身长约有一丈,全身乌黑发亮,双眼明黄,两颗犬牙上面残留着血丝,正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

    陈均之前常听砍柴人说,这畜生叫做黑风豹,要是碰到他,千万不能跑,要是一跑被追上来会在你脖子咬一口当时致命。

    陈均拔出砍柴刀提在手里,丝毫不敢懈怠盯着黑风豹。因为齐国尚武的风气,陈均从小就学习了半年击技,对上黑风豹也是能够拖延一会儿时间,希望能够遇到猎人。

    黑风豹突然发动,犹如黑色闪电一样,朝着陈均扑了过来,陈均看到这畜生前脚上面的爪子有三寸之长,要是被抓到可是不得了。

    陈均紧紧的握着手中的砍柴刀,不退反而是朝着黑风豹冲了过去,就在快要接触到黑风豹的时候,陈均往前一滚,黑风豹从陈均的头上扑了过去,陈均仅仅是被划破了一点皮而以,不得不说之前学的一点击技今天都用上了。

    黑风豹这畜生确实狡猾,看到一击没有得逞,围着陈均慢慢转了起来。

    刚才就那么一下,陈均就知道了这黑风豹的厉害,自己要是这样一味的躲避肯定是解决不了这畜生的,要是等到天黑了,那可就更难了。想到这里陈均主动出击拿着砍柴刀冲了过去。

    黑风豹往后一缩,又是如闪电一样扑出,显然这畜生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这次扑的很低。

    “来得好。”

    陈均一个转身堪堪躲过了黑风豹一扑,想一刀砍在这畜生身上,可怎奈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一刀砍在了尾巴上面,没想到这畜生尾巴骨头居然如此坚硬,震的陈均双手发麻,黑风豹却只是破了一点皮毛而已。

    黑风豹吃痛,后背一掀,撞击在陈均身上,陈均被这一下撞的横飞出去,感觉腰都快要断了。陈均躺在地上,看到那畜生又是扑了过来,迅速翻身,将砍柴刀挡在前面。

    突然一阵大力,让陈均砍柴刀差点脱手,那黑风豹一口咬在了刀把子上。

    陈均现在只能是苦苦挣扎,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后背在地上已经是擦出血来。

    忽然“咔嚓”一声那刀把子居然断了,黑风豹冲着陈均脖子一口咬来,这要是被咬到肯定脖子是要断掉。

    就在陈均以为没有活路的时候突然听到那畜生一声惨叫,感觉身上一轻,砰砰几声,感觉那畜生摔落了出去。

    “陈均,你没事吧?”

    陈均一看面前站着一个年轻的猎户,背着弓箭,手中握着一柄钢叉,浓眉大眼。陈均认得这是自己以前的玩伴郑二狗。

    “二狗,怎么会在这里遇到你?那黑风豹呢?”

    “你没事吧?陈均,黑风豹你看他不就是躺在那里吗?”

    陈均顺着郑二狗的指的方向看去,那黑风豹头上中了一箭,此刻躺在一颗大石头下面奄奄一息。

    “二狗,没想到你现在是这么厉害了,继承了郑大叔的衣钵成为了猎户了。”

    郑二狗摸摸脑门,讪讪道:“什么衣钵啊,你们士子说话就是和我们这些粗人不一样,咦,你这是在砍柴吗?”

    “唉,一言难尽,什么士子,我现在可还不如你呢?”陈均当即将自己的一番际遇给郑二狗说了一下。

    郑二狗停了之后也是唏嘘不已,“陈均,你读书多见识多,你干嘛不去西秦呢,我听说西秦重视法家,那什么法家巨子的变法西秦已经是变了一番模样,咱们越国怕是没希望了,大家伙日子是一天比一天难过了,据说隔壁张氏族人已经人都走空了,听说都迁到楚国去了。”

    从郑二狗的话中可以听得出向往外面的世界,这越国只怕除了鼎鼎大名的剑炉之外,已经是没了希望。

    “此去几千万里,没有足够的盘缠,就算是去的了,也要想想人家现在还要不要了。”

    “呵呵,我爹说了,只要你想一定能去的,你要是去的时候一定带上我,好男人就是建一番功业,嘿嘿,也是我爹说的。”

    陈均听到郑二狗最后一句话在嘴里念叨几遍。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