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十七章 故人
    转眼间,陈均来到黑林沟已经四个月都过去,此时的黑林沟和之前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田地当中阡陌纵横,良田被开垦,不管是什么时候都能在田地里看见劳作的人。

    村中众人干的热火朝天,建造新的房子,陈均生为里正的第一职责就是改变族人陋习。

    这黑族族人生活在黑林沟之前过着饮毛茹血的原始狩猎生活,后因西秦扩张从父亲一辈就正式被纳入西秦,虽说黑虎、黑毛这一代人已经是登记造册,成为了正式的秦人,但和关中秦人比起来还是有些差别。

    黑林沟数十年以来,都没有来过里正,并没有实质性的纳入治下,再加上黑林沟在龙源县也属于偏僻之地,黑族人接触外面世界又少,所以黑族人还是保留着许多之前的恶习。

    食寒食,黑族人吃的生冷食物较多,导致身体普遍比起关中秦人来说差了不少,长成黑虎那样已经算是一个奇迹了。

    不分床,黑族众人就从来没有什么人伦观念,全家老小共睡一床,女长成而与父同床,儿弱冠而与母同被。

    不耕种,黑族族人知道的一些耕种常识也是皮毛而以,更不懂得什么是春生夏长秋收冬藏,多数族人还以打猎为生,一旦到了冬日,族中老人多数因为事物的关系都熬不过去,所以族人中超过知命者很少。

    陈均生为黑林村的里正,当先就是要改变这三样陋习,而现在发动族人建造房子就是为了改变不分床的陋习。

    只有孩子和父母分开,另起炉灶,另立门户,这才能使得人丁兴旺,人丁兴旺则国强,这是亘古不变的理。

    而今战国大世之争,只有强国才能立足,这也是西秦的国策。

    此时夕阳西下,西边的大山挂着一轮火红的圆盘,这圆盘将散发出今日最后的余热,将这天上的云彩灼烧的通红,就连山头的陈均也是被感染到了,将整个人也印的发红。

    这便是太阳的光辉吗?就算是日薄西山,也能散发出巨大的能量!

    陈均站在山头,手中提着长生剑,此时手中的长生剑正在隐隐作响,陈均看起来犹如漩涡一般,将周边的气息搅动起来。

    自从上次和玉罗一战,自己领悟了这剑势。公孙和老师之前常说万物皆有其势也,没想到放在这长生剑上也是适用。父亲当日送我去公孙和老师那里学习,难道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让我明白这剑的真谛?

    陈均自从进入到夺精境,发现自己的饭量也是猛涨,好在这黑林沟野物倒是挺多,自己在黑虎家几乎天天都是吃肉,夺精就是要夺其精也,而这野物正好是满足了陈均。

    何为精?

    女子七岁,肾气盛,齿更发长;二七而天癸至,任脉通,太冲脉盛,月事以时下,故有子;三七肾气平均,故真牙生而长极;四七筋骨坚,发长极,身体盛壮。

    丈夫八岁,肾气实,发长齿更;二八肾气盛,天癸至,精气溢泻,阴阳和,故能有子;三八肾气平均,筋骨劲强,故真牙生而长极;四八筋骨隆盛,肌肉满壮。

    孕育其生命之本者,为精也。

    忽然间陈均施展起无名剑诀,感觉自己丹田处剑气又是增强几分,一股能量从自己的脚底一直传到了百会穴处,这种感觉,浑身充满力量很是舒服。

    陈均丹田处出现了一股涓涓细流,没错,如有溪水一样,满是水的气息。这是怎么回事?自从陈均那日引天地之气入体这股气息就一直存在。

    而且这股气息导致了让陈均体内的剑气也发生的极大的变化。忽然间这股细流在陈均丹田处停留了下来,慢慢的形成了一个小漩涡,这漩涡每旋转一圈陈均体内的剑气就会进入这漩涡当中。

    不一会的功夫,陈均奇经八脉中的剑气全部进入了这漩涡当中,渐渐的形成了一股新的剑气。这漩涡中时时刻刻都散发出剑意来,除却凌厉之外还多了一些水的柔和,此所谓刚柔并济。

    突然这水变得有些暴躁起来,陈均整个人的气息让人看起来犹如滔滔大海一样,汹涌澎湃,波浪生生不息。如果说陈均之前是因为剑势突然间的爆发战胜敌人的话,那此则又多了一分犹如大山一样纹丝不动定力。

    陈均从未见过有这种情况,在脑海中细细的将无名剑诀回想一遍,发现里面根本没有对此的解释,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唉!这车到山前必有路,陈均苦想无果只得作罢。

    陈均将目光一到黑林沟上面,在夕阳照映下看起来很美!

    此时的黑林沟才有了村子的模样。一座座房屋错落有致,炊烟缭缭升起,站在山上还能够看到黑族小伙子们在村头练武,族人们各个都有事做,显得生机勃勃,欣欣向然。

    陈均心中非常舒畅,眼下只需要将玉罗的事情解好了,要是能让玉族族人回归,那黑林沟也可以恢复之前的模样了。

    俗话说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就去这去龙源城一趟。

    龙源城位于黑林沟龙川河畔,这龙川河也就只有十来丈之宽,水不深,每年到雨季的时候才会有些湍急。这龙川河岁月已久,慢慢的在这里形成了冲积平原,养活了一方人。

    龙源县城建于百多年之前,因为这里之前经常受到蛮族犬戎部落的侵扰,这龙源城城墙建的是非常坚厚,在二十年前这龙源城属于西秦兵家重地,易守难攻。在十几年前,秦人一战,斩首犬戎部族百万有余,这使得十几年来犬戎再未东进。

    龙源城县令姓蒙,蒙氏一族西秦军中执掌大权,这蒙县令应该这蒙家之人了吧,这样一来对自己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蒙氏素有威名,且家风正直。

    说来也奇怪,本来按照陈均的职衔来说应该先去找亭长的,可是这黑林沟并没有归入哪个亭,而是由县令直接管辖。

    陈均这次来拜见蒙县令倒是没有任何阻拦,通报了之后一路进到大堂当中,此刻眼前这人就是龙源县令。

    这龙源县令此刻穿着身上青灰色长袍,非常朴素,肤色黝黑,满脸络腮胡子,体形有些魁梧,平添了一些豪杰风采,身子笔挺,看起来像是出身于行伍之中。

    “黑林沟里正,特来拜见蒙大人!”

    蒙大人此刻对着陈均满脸微笑,“哦,陈均,你来咱们龙源县有一段时间了吧?都好吧?”

    “谢蒙大人挂心,下官来此已有三个月了,在此一切都甚好。”

    两人又是一阵寒暄,陈均有点迷惑,这蒙大人上次对自己是避而不见,而这次却又是如此客气。

    “想必你对黑林沟的情况都了解了吧,那我问你玉罗的事情你该如何处理?”

    陈均不知道蒙大人这么说是何意,也不清楚蒙大人在这当中处于什么位子,便试探着说道:“玉罗之事下官还在了解之中。”

    蒙大人听到这皱起眉头,心里有些不喜。

    “陈均,你身为黑林沟里正,上任已经有了三月有余,这黑林沟过来过去就这一件事情,你居然告诉我说不清楚,你来之前我早已经是听闻了你的大名,没想到原来只是虚名而已,下去吧!”

    蒙大人此刻将双手背于身后,显然是不想和陈均多说了。

    “那下官告退!”

    咦!这小子。

    “你难道就不想和本官解释一下吗?”

    这蒙大人以为陈均玩忽职守,勃然大怒。陈均心中已是明了,蒙大人是不是天河郡守那边的便放下心来。

    陈均转过身来对着蒙大人说道:“蒙大人,这玉罗之事下官也是了解一点,还有下官已经是和玉罗见过一面了。”

    蒙大人表现有点惊讶。

    “哦,说来听听!”

    陈均当下将玉罗还有黑林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蒙大人听完之后沉思起来。

    “那你说这事情该如何处理?”

    “蒙大人,下官认为暂时最好的办法就是授予黑娃一级公士,黑娃的事情是因为这授勋而起,也应由此事结束。”

    “此话何讲?”

    “蒙大人,以下官判断,其实这玉罗本性不坏,只是一时间被仇恨所蒙蔽了而已,只要将黑娃的一级公士发下去,我相信那玉罗也不会再作乱了。”

    “有这么简单吗?虽说这玉罗是一介女子,可是非常狡猾,要不是因为她的遭遇是我秦官吏所为,再加上她又没闹出性命,我岂会放任不管,难道她以为我秦军是饭桶吗?”

    原来蒙大人是有意放过这玉罗,没想到这蒙大人也是性情中人。

    “蒙大人,给下官些许时日,我一定将这这件事情解决。”

    “唉,实话告诉你吧,玉罗最近有了和犬戎勾结的迹象,我只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处理好此事,不然如何,你知道的。”

    玉族的人要是真正面对西秦的军队,那肯定是必败无疑。之前蒙大人有意放过玉罗,现在这玉罗居然勾结了犬戎,身为西秦官吏,无论如何都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大人,以我对玉罗的了解,这不大可能啊?”

    “哼,你才见她一面有什么了解,你也明白勾结犬戎就是死罪,就算是通商也不行。”

    大周初始,犬戎一直和西秦等诸侯国之间进行通商,犬戎的丝棉瓷器等物全部来自于各诸侯国,而诸侯国的马匹等牲口也是来自犬戎。

    自大周幽皇烽火戏诸侯后犬戎挥师南下,一夜之间攻破镐京,致使大周颜面大伤,后平皇继位后,不仅对犬戎进行报复,而且还禁止各诸侯与犬戎之间有半毫联系。

    几千年过去了,大周虽然没落了,但这规矩已经是印在了秦人心中。

    “蒙大人,刀兵一起,劳命伤财啊,只需给陈均些许时日,并且再授予黑娃公士,下官必将此事解决。”

    “本官如何信你?”

    “愿立军令状。”

    “哈哈,陈均,赵霖所言不错,你确实很有能力,军中无戏言,这军令状我接下了。”

    听到此话,陈均心中不免有些纳闷。

    “赵大人?”

    “没错,陈均就是赵霖我。”

    陈均转身看去,只见外面进来一中年男子,身着御史台朝服,这不是赵霖还能是谁?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