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十六章 隐情
    “不错,是越国剑炉。”

    这是陈均第一次将父亲陈剑生说了出来,以前不敢说是怕堕了御剑子的名头,而如今,自己明白父亲剑中所蕴含的含义,陈均此刻堂堂正正地说出来。

    “原来我是败在越国御剑子之子手上,怪不得你的天资这么好。”

    剑炉十三御剑子名动天下,就连玉罗也是知道的。

    “其实我从小就失去了父亲,这长生剑还是母亲给我的,说来也是惭愧,在咸阳的那段时间根本就不敢对别人说这剑就是长生剑,直到今日,托了你的福,让我明白了一些这长生剑所蕴含的真谛,了解了剑势,也明白了父亲,我才敢承认这剑就是长生剑。”

    玉罗听到这里将目光移在长生剑上面,铁锈斑斑,毫无亮点,唯一的优势就是比其他的剑大一些罢了,这居然就是风云一时的长生剑。

    “你为何要告诉我这些?”

    “我不知道你们玉族为什么会来到这地方,还有我也不清楚你为什么会嫁给黑娃,甚至于和黑族结仇?”

    陈均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看向了黑虎,黑虎低头不语。

    “我把我的事情告诉你,就是想让你也把你的事情告诉我,我虽不才,但也是这黑林沟的里正,黑林沟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所以我必须管。”

    玉罗眼神看向黑虎,身体微微发抖起来,好像是下了什么重大的决心一样,显然这是一段不愿提及的回忆。

    “陈均,我就暂且信你一次,你知道我为何这么恨黑族人吗?只因他们该。”

    “黑夫人,还请将这其中缘由好好给我说一下,我陈均定然不会是冷血之人。”

    玉罗沉浸过往当中,一会儿后缓缓道来。

    “我玉族本在楚国夷陵,在当地也算是名门吧,后为了逃避纷争,我父亲带着一部分族人一路往西迁到这黑林沟来,刚来的时候黑林沟众人非常质朴,对我们玉族也很友善,我们便决定在这里生活了下来,后来我认识了外子,并嫁给了外子,这以后的事情你应该知道吧?”

    “我确实听闻虎子说过,可是这黑娃参军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唉,外子参军之后……之后便战死在了疆场之上,按照西秦的功勋制度,外子在沙场立下军功,可以升为一级公士。本来我对外子的逝世就是非常伤心,也没想去弄这什么公士,后来因为拗不过父亲和婆婆,便去这天河郡城去替外子授勋,没想到竟受到一人的欺辱,这我如何忍得,便出手将那人打伤,没想到那人竟然是郡守那厮生的杂种。”

    “竟然有这样的事情,那这又和黑族族人有什么关系?”

    “怎么能没关系,郡守因为我打伤他的儿子,私自将黑娃的军功抹去,而我爹一怒之下将这件事情捅到雍州令那里,那郡守为了不让事情败露,派人将我爹打死,又是许诺黑林沟众人重利,让他们将此事瞒过去。”

    黑虎听到这句话之后低着头,身体慢慢的发抖起来。

    “这…御史台专门行使监察职权,难道你没有去御史台告吗?”

    陈均对于西秦御史台还是有一定的好感的。

    “有是有,可是那又有什么用呢,黑虎?”

    玉罗这句话矛头居然是直接指向黑虎。黑虎再也忍不住大叫起来。

    “是族人对不住黑娃一家,族人们因为惧怕天河郡守,御史廷尉来调查的时候不敢作证,这件事情也就这样算了。”

    “哼!黑虎,你说的倒是轻松,我们玉族的证词被他们黑族给推翻了你知道吗,黑族人都是一群白眼狼,当初我玉族对它们帮助的难道还少,甚至于这御史台的廷尉因为这件事情被刺杀了。”

    玉罗此时叹了一口气。

    “唉,因为此此事死了这么多人,我也是心灰意冷,可是我恨黑族的众人,忘恩负义的畜生,居然就是因为怕就出卖我们,所以只要我一天不痛快,我就让他们都不痛快,你们一个个的都别想好过。”

    陈均听到这里有不由得黯然,西秦变法已快有两百年了,没先到还会有这草菅人命之事。

    “黑夫人,那天河郡守如何会有这么大的能力?”

    “哼,只因为他姓嬴,这天下乌鸦一般黑,什么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简直是狗屁不通!楚国和西秦区别在哪里?今日落在你手里,要杀要剐随你便。”

    陈均一阵漠然,这句话说来清楚,但真正要做到是如何容易,当今左庶长赢熋把持朝政,法家变法的成果是岌岌可危,赢熋一脉越来越猖狂,现在发生什么事情也都是有可能。

    良久。

    “你走吧!”

    “什么,你居然让我走?”

    “不是我让你走,是黑族人让你走,我且问你们,你们是希望她走还是送她去报官?”陈均转头向黑族众人问道。

    “让她走吧!”

    黑虎不见犹豫,带头肯定地说道,后面的人也是跟着附和起来。

    “黑夫人,你听到了,是黑族众人放了你,你去告诉黑毛将人放了。”

    陈均又是吩咐黑毛将玉绾放了。

    玉罗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陈均,还有你们,就算你们放了我我也不会领情的,我还是会继续让你们不得安生!”

    “黑娃他媳妇,当初是我们黑族人对不住你,你走吧!”

    “好,那你们往后就别后悔!”

    玉罗站了起来,吩咐玉族族人准备离去。

    “等一下!”

    “陈里正后悔了吗?”

    “没有,冤家宜解不宜结,你玉族人没错,黑族人也没错,错就错在这官府,黑族族人自保何罪之有?我相信过不了多久,你和黑娃一定会得到申冤。”

    玉罗虽然感觉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听到陈均说的如此肯定便重重的点点头。

    玉罗走了之后黑虎看着陈均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黑族人个个都是盯着陈均。其实陈均在他们的心中已是有了很高的地位,他们此刻小心翼翼的盯着陈均,生怕陈均归罪与他们。

    “我的心意,你们刚才也是听到了,大家都要忙活起来了,黑虎你安排大家伙先把这大火扑灭。”

    “好嘞!”

    听到陈均的回答,黑族众人大喜。

    刚才故意将那玉罗放走,就是看看黑族众人的反映,这玉罗和黑族众人本心都还不错,他们也都是被逼成这样。这件事情也不难解决,看来过段时间我得去见见这龙源县令了。

    陈均自付道。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