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十五章 剑敗玉罗
    黑林村此刻是火光冲天,满地都是一片狼藉!

    陈均一路上见到了不少黑族族人,问过他们之后发现都没受什么大伤便放心下来。其实黑族族人早就有了经验,就些许财物大不了让玉罗砸了去,只要是人不受伤就好了。

    “陈里正!”

    陈均一看是黑球从火光中走了过来,此刻黑球看起来有些步履不稳,看似受了不轻的伤。黑球的面上汗油油的有点黑的发亮,很显然是从大火当中冲过来的。

    陈均连忙上去一把扶住黑球。

    “你怎么会受伤呢,玉罗不是说不伤害族人的吗?”

    “咳咳,陈里正,以前咱们是不敢反抗,任由那黑心婆娘砸我们的东西,可陈里正你让我们练功,可不就是为了对付那婆娘吗?”

    黑球他们肯定是做了激烈的反抗,这才被打伤的,这样一来肯定还有其他人也在做着抵抗。

    “黑球,那黑虎在哪里?”

    “族长好像是在那边。”黑球指了一下。

    陈均安排黑族人照看黑球,自己则顺着黑球指的地方一路跑去,忽然间前面传来了亮光,陈均发现在黑林沟外的一片空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一群人,正在地上哼哼。

    “虎子,大家伙都没事吧!”

    黑虎在陈均的搀扶下挣扎着爬了起来。

    “陈里正,大伙儿都是受小伤不打紧的,山里人皮厚,只是这…唉,又是被黑心婆娘砸了个稀巴烂。”

    陈均也知道严重性,要是处理不好,黑族族人又回到以前的状态就麻烦了。

    “虎子,你不用担心,这玉罗来的正好,咱们这次就将她解决了。”陈均咬咬牙说道。

    “好,……哎,小心后面!””

    陈均反应极快,迅速转过身去,只见一个红衣女子骑着一匹白马狂奔而来,一眨眼的时间,这一人一马已经是冲到了陈均跟前。

    只听见马上那女子一声娇喝。

    “吁!”

    白马应声而起,抬起了前脚朝着陈均踏过来,这马蹄上面的马掌是用精铁打造,要是被踏到了那还得了。陈均想也不想,将手中的长生剑举了起来,横在胸前,左手抵在长生剑剑身。

    “叮!”

    猛然间这马蹄踏了在长生剑上面,幸好陈均力大,再加上长生剑的刚猛,将这一下化解。陈均的身体只是微微向后倾斜了一下,并无大碍,但这马就遭了大罪。

    这马全力一脚踏在陈均的长生剑上面,马蹄上的马掌直接嵌进肉里面,白马吃痛一声长嘶跳了起来,马上的玉罗见到情况不对劲,从马上跳了下来,而这马却是前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

    “你就是黑林沟来的里正,真是可恶!伤了我的马儿。”

    陈均见到眼前这人,就知道这就是黑族人口中的黑心婆娘玉罗,之前听黑虎提过这玉罗长得好看,今日一看确实不假。

    “黑夫人,本人就是黑林沟里正陈均,这马受伤如何怨于我!”

    “哼,我看你也就夺精境,我还以为有多厉害呢,今天你伤了我马儿,我也绝不会饶恕你。”

    之前在黑族人口中得知玉罗不伤及族人,陈均还是抱有将对方感化的希望的。可今日一见,让陈均这点希望破灭了。

    “玉罗,你心如蛇蝎,这黑族众人就因当初没有帮你,你就这么报复他们,可是你想过没有,黑娃也是黑族的人?”

    “我就是要叫这些人不得好过,怎么了?”

    “你…你难道不知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秦法》你也不怕吗?”

    “怕,我怕还不是你们逼我的?”

    玉罗顿了顿,朝着旁边的黑虎一看了一眼。

    “哈哈,陈均,原来你什么都不知道,你以为你是在救人,其实你是在助纣为虐?”

    陈均回头看了一眼黑虎,黑虎的眼神躲躲闪闪的,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隐情。陈均暂时也顾不上这些,眼下最着急的事情就是将这玉罗解决。

    “黑夫人,你有什么委屈可以告诉陈均,要是能够帮到的我一定是义不容辞。”

    “哼,用不着你装好人,都听着,陈均这小子交给我了,你们去给我好好的砸!”

    玉罗此时吩咐玉族其他的人,陈均不由得勃然大怒。

    “黑夫人,我且问你,玉绾是你什么人,他可是在我手中,你要是就此退去,我便放过他,不然的话我也就顾不了那么多了!”

    玉罗听到玉绾两个字,脸上立马现出担忧。

    “你…我还以为你是什么正人君子呢,没想到你就是一个卑鄙小人,我弟弟要是伤及半分,那我就将黑族的人全部杀光。”

    以现在来看,弄不好这玉罗还真有可能做的出来。

    “那我就先将你制服再说!”

    “哼,刚刚一个突破夺精的小子,你以为你是我的对手吗?”

    玉罗说完从腰间抽出一把短剑,这短剑看起来上面碧光凛凛,一看就不是凡品,而且这气势也是比那玉绾厉害多了。

    “试试你就知道了。”

    陈均不敢有一丝的大意,将剑气施展出来,长生剑散发出乳白色的光芒,犹如波浪一样,一波接着一波,生生不息,而陈均整个人也是气势大变,凌厉起来。

    “我说玉绾怎么会败在你的手中,原来你是修炼出了剑气。”

    陈均也不和对方多说废话,握着长生剑平削了过去,这一剑的威力要比和那玉绾战斗的时候强上了一倍之多,而玉罗出手也是不慢,手中的短剑非常灵活,仅仅是一下就将陈均的这一杀招躲了过去。

    玉罗的身手较之陈均可谓是灵活多了,陈均是属于那种重剑无锋大巧不工的重剑,而玉罗是极为灵活,轻飘飘的带着一点仙灵之气。

    忽然间玉罗一剑斜插到陈均胸口了,这一剑如有闪电一样,极为快速,陈均一看是躲闪不及了,只得将手中的长生剑竖在胸前,只听见叮的一声,玉罗的软剑刺在了长生剑剑身上面。

    玉罗这软剑看起来没什么力量可是里面却蕴含着极大的暗劲,陈均一下子被震的虎口裂开,双手鲜血留了出来,这长生剑也是有点握不稳了。

    “陈均,你这才是夺精初期,我这马上都要化玄了,这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快将我弟弟交出来”

    陈均心想,要是今日不能够将对方打败,那么来日这这玉罗肯定会更加猖狂,不管这其中有什么隐情,一定不能再让黑族人像过去一样。

    “黑夫人,我还没输呢?”

    渐渐的陈均手中的长生剑感觉有点力不从心,不是这玉罗的对手,陈均浑身上下被玉罗的软剑划伤了不少。

    这长生剑这么笨重,父亲到底是怎么用这剑战斗的,就算是再好的身手岂不是都会受这剑的拖累?陈均感觉经过和玉罗的一番战斗,自己对于剑道隐隐约约多了一丝了解,可是又说不上具体是什么。

    不对,父亲是御剑子,想来这剑法是极为厉害了,就算在这战国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吧,可是这巨剑的优势到底是在哪里了。

    对了。黑夫人的剑轻灵,快,而长生剑比玉罗的剑要厚重不少,显然慢了许多,对了,这一寸长则一寸强,我怎么就没想到了。

    这电石火光之间,陈均忽然明悟,双眼当中出现了然之色。

    忽然间陈均剑势大变,长生剑是大开大阖,张弛有度,竟是比刚才厉害了几分,长生剑上面剑气翻腾,多了几分厚重。

    玉罗和陈均转眼间交手了有五六个回合,玉罗渐渐感觉到了压力,没想到对方的剑法莫名其妙的就增强了,一会儿的功夫玉罗香汗淋漓。

    “没想到你在这种情况下就突破了,可是还不够,你有你的强,我有我的快!”

    忽然一声剑鸣,玉罗忽然和变了一个人一样,手中的软剑越加凌厉,越加灵活起来,陈均每次想把长生剑挥舞起来,可每次都是被玉罗手中软剑所压制,就好像自己每一次都是在别人的掌控范围之中。

    陈均此刻大惊,虽说自己体内的真气雄厚,可是每挥动一下长生剑都需要消耗陈均不少的力气,要是再这样下去自己一定会气竭,到时候必败无疑。

    “没想到你这真气有这么浑厚,我看你还能坚持多久?”

    “你…休要猖狂!”

    “呦!说话都没力气了还不认输啊?”

    看来自己刚才想的还是不够透彻,陈均啊陈均,难道你就只能逞口舌之能吗?

    陈均此刻感觉到自己渐渐要落败了,心中非常着急,想一想自己从越国来这是第二次被别人逼到这般境地,难道之前在黑冰台的那次要重演吗?

    一眨眼的的功夫陈均脑海中细细的过了许多画面,万物皆有势也,剑道也应如此。

    “你居然还敢分神!”

    玉罗找了一个机会,手中软剑拍击在陈均的胸口,陈均直接被击飞出去,玉罗这次并没有留情,打的陈均气血翻腾,喷出一大口血来。

    “快说,我弟弟在哪里?”

    “哈哈,黑夫人,我还没输呢!”

    这时陈均爬了起来,带着一丝笑容,这笑容看起来很灿烂,就好像是大病初愈之后的欣喜,恰如难题解决之后的兴奋。

    “你还笑的出来?”

    “陈均是在笑自己,笑自己反而是差点败给自己,黑夫人请赐教!”

    陈均话音未落,长生剑就已经出手。陈均这次又是让玉罗震惊了一把。这次反而是玉罗的剑一直在被陈均所压制着,打的玉罗没有丝毫的反击之力,渐渐的玉罗有点力气跟不上来。

    突然间长生剑冲玉罗头顶劈了下来,玉罗一看这一剑是躲不开了,只得的将软剑横在眼前,哐噌一声,长生剑裹挟着惊人的气势,劈在了玉罗的软剑上面。

    玉罗只感觉到一股大力传来,手中的软剑此刻竟也拿捏不住,弹飞了出去,插在十丈之外的地上,体内感觉五脏六腑都受到了震颤,受伤不轻。

    玉罗大眼一睁,看到此刻一柄锈迹斑斑的巨剑正指着自己。

    “你…你为何突然间这么厉害了?”

    “哈哈,这还是多谢你了,让我明悟了剑也是有势的,此所谓剑势也!”

    “这又是什么?”

    陈均没想到对方居然会这么问,想了片刻便说道:“我的老师曾说过万事万物皆有其势,而我之前一直不明白,现在我明白了这剑也是有势的。”

    陈均看到玉罗还是一脸茫然又接着说道:“这重剑就是用势来战斗,刚刚你我打斗,我的剑一直被你压着,根本就提不起来,因为我的长生剑本来就重,提起就困难,后被你用剑一压,我更是拿不动,这样一来不仅我白费的力气,反而这剑成了我的拖累。

    后来我突然明悟,何不将这重剑的重量加在你的身上,所以我刚才我的剑都是走你上半身,而你的剑在我下面,本身被压制,再加上这剑过重产生的势被加在你身上所以你很快便输下阵来。”

    玉罗不语,沉思起来。

    “我现在知道了,你不会再赢了。”

    “呵呵,这便是长生剑,我父亲留下的剑道,以后也会是我的道,你不可能再赢我了。”陈均一字一顿的说道。

    玉罗忽然间眼前一亮。

    “长生剑!剑炉!”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