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一百一十章 大魏国上将军
    安邑。

    一世繁华,浮醉于生。

    要说这天下城池有几何,很多人难以答上来,但要说这天下最繁华的城池是哪座,必定是离不开齐国都城临淄与魏国都城安邑。

    三家分晋,春秋了结,天下进入了战国时代,自此有了大魏国,所以安邑是一座新城。安邑的繁华不同于临淄的烟湖美柳,而是有了问鼎天下的势头。安邑是整个天下间出了名的名士故里,其人才济济的程度,诸国无一能敌。魏文侯武侯时任用贤能,励精图治,天下第一大国,诸国来朝,已经是初具规模,而在这中心的安邑,可见一斑。

    秦人粗狂,一听秦腔便知,唱起来像吼。魏人精细,尊王循道,就连着城池也是建造的合情合理,壮丽之极。

    安邑大街上,熙熙攘攘,名士文流,数不胜数。不远处有一府邸,门前立着两座一人高不知名神兽,门口站着的家丁是衣着光鲜,面容俊逸,透着一股贵气,显示着里面主人的不凡。枣红色的大门上面,满是银钉,两个铜环一左一右正好相对。大门上首,四个锡金的“上将军府”如同斗大,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进入府邸深处,有一中年男子正在与人对弈,对面坐着一个年轻男子。

    忽然有一军士过来,站在旁边,并未说话。

    “说。”

    那中年男子头也没回开头说道。

    “哎呦,我说上将军,下棋的时候能专心一些吗?”

    那年轻男子有些不耐烦的埋怨道。

    只见这中年男子并未理会,径直朝着这军士看去。

    “禀上将军,西秦来信,赢熋恐怕有变……”

    “知道了,下去吧。”

    话还未说完,就被那上将军子打断了,那军士也见怪不怪,直接下去了。

    啪!

    那年轻男子落了一子。

    “上将军,这赢熋老奸巨猾,难道还斗不过一个毛头小子?”

    这年轻男子说话间,还真是有些大言不惭,自己如此年少,凡说别人大言不惭。

    “嬴政此人,不可小觑,赢熋必定会被他所算计,其实这一步危棋。”

    啪!

    一字落下,不知道说的是这棋上,还是棋盘外。

    “哦!那这计谋岂不是失败了?”

    年轻男子面色微微起了一丝变化,注意力从那棋局上面转移下来。

    “无妨我早有预料,只要赢熋到了蓝田,西秦就会生乱,一旦乱了就有机可乘,所以这才是我的杀招!”

    上将军胸有成竹,面色坦然的说道。

    “不过那秦王也会想到?”

    顿了顿,上将军看着这年轻男子,饶有兴趣道。

    “那要是计策败了,我如何取悦大王啊!”

    这年轻男子终于是着急起来。

    “哈哈,无扰,我早有预料,我会将计就计,公子该落子了。”

    只有王孙才可称之为公子。

    听到这话,年轻人面色缓了一缓。

    “那就好。”

    说话间,年轻公子落下一子。

    紧接着上将军又是一字落下,面色露出一丝喜悦。

    “你输了!”

    “唉!又是输了,回去了。”

    年轻男子有些恼怒,起身径直走了。

    这男子走后,上将军面色面色有些低沉,赢熋你要是一死,我的计谋付之一炬,大魏国如何攻下西秦这个硬骨头呢。

    再到西秦那边。

    紫薇想了片刻,便说了起来。

    “常言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王也非常奇怪,陈均一说六国谋秦,左庶长一点也不相信,在下到现在才明白了,因为左庶长在六国当中有人!”

    紫薇这话一出,陈均面色大变,赢熋勾结外臣,难道要叛国。

    西秦派往山东诸国的斥候是来来往往,可谁都明白,紫薇此刻说的并不是这个意思,而是另有他人。

    “能给左庶长如此信心的,必定是山东诸国位高权重之人,六国当中,只有魏国才有国力趁着我秦内乱,攻占我秦,所以这人必定来自于魏国。”

    见得赢熋不动声色,紫薇又是说道。

    “哈哈,阁下论断不错,却是魏国上将军庞涓,六国谋秦,子虚乌有,庞涓谋秦,当是属实。”

    赢熋眼见到这份上了,也就承认下来。

    庞涓,魏国上将军,十大名将之一,鬼谷子的弟子!

    对于此人的威名,陈均是耳熟能。甚至于此人已经是与那吴起声名远播,乃十方名将中最厉害的两位。这么说到倒不是因为这两人兵道高于他人,而是魏国国力天下第一,精兵强将,打起仗来自然有胜他国一筹,这名声也就大!

    “这不是在下的论断,而是我王。我王让在下带句话个左庶长大人,庞涓当世名将,左庶长此举无异于与虎谋皮。西秦内乱,我秦两大上将军必定首尾不能相顾,魏国必是有可乘之机。再不济,这函谷关又会变成魏国的领地,左庶长无异于痴人做梦!”

    紫薇一句一道,面上波澜不惊,娓娓道来,而赢熋听到耳中无异于晴天霹雳。

    对于秦王的心机,自己是早有所防备。可到了此时此刻,自己竟然还是在对方的算计当中。赢熋有一种英雄末路的情怀,抬头看看上空,正好有几只雄鹰飞过,那是自由,而自己是身不由己。

    “真是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无可活!”

    赢熋感慨道,心头涌上一种悲凉。

    “不错,世人都以为秦王因天机弩杀了左庶长,可孰不知以左庶长赢熋的威望,只要不叛国,西秦哪有杀你的刀啊!”

    紫薇这一句才是真理。

    秦王生于赵国,其母又是赵人,更是做过商人吕不韦之妾。试问西秦群臣谁又能够接受这样一个大王,嬴氏王族如何放心下来。所以赢熋统摄朝政,是众望所归,可错就错在与魏国上将军的关系上面。

    秦魏不和,天下尽知。

    秦人叫魏人为狗,而魏人更是喊秦人为蛮人,甚至于秦人的土地,应该是属于魏人的。秦人上上下下,对于魏人是深痛恶觉,秦孝公的父亲秦献公更是死于魏贼手中,赢熋此举是犯了众怒,触了西秦逆鳞。如此一来,赢熋身死反倒是众望所归了!

    陈均见到这一切心中泛起了惊涛骇浪,事情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复杂许多,说来说去,秦王的依仗还是秦王贵族,眼下只不过是他们抛弃了赢熋,选择了秦王。可以赢熋的聪明,为何会勾结庞涓呢?

    真是匪夷所思,或许是因为权利吧。

    “不管如何,已经到了这般地步,多说无益,只要老夫到了蓝田,一切尚未定论。”

    只能死战了。

    赢熋环顾四周。对阵铁鹰剑士的那四百军士还好,折了没多少人,尚且能够一战,而对阵皂游军的那边,已经是可以用苦苦支撑来形容了,十成已经是去了三成,剩下的已经是精疲力竭,而皂游军那边还是虎虎生威。

    紫薇见到这一切,摇摇头。

    “上!”

    半天挤出一字来。

    (求收藏,求推荐。)</br></br>公告: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