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一百零六章 成于斯败于斯
    铁鹰剑士各个都是实力不低,又加上训练有素,仅仅是乘着这一霎那的功夫,全部下的马来,双脚踩在地上,低着头,将手中的铁鹰长剑立在胸前,急速向后退去,很快的两拨人马分离开来。

    “无双剑阵!”

    纵横不愧是久经沙场,经验老道,见此情况,立刻大喝一声。

    一呼百诺,应者云集!

    顿时,铁鹰剑士首尾相接,人接人,剑接剑,一攻一防,结成了这无双剑阵。九九八十一人为一小阵,十小阵为一大阵,刹那间的功夫,只见剩余下来的铁鹰剑士组成了三个大阵,宛如三朵巨大的铁莲花,杀机四伏!

    剑尖朝外,散发出阵阵寒光,刚才被屠杀的铁鹰剑士们立刻展现出了自己应有的威力,果真是无双一出,天下无双!

    “赢熋,你这是造反!”

    陈均立在马上,朝着对面的赢熋大喝道。

    原来刚才陈均看到的并不是遇到敌人半道劫杀,而是赢熋的那八百军士正借着这沙尘,在屠戮铁鹰剑士。

    此刻,赢熋立于马上,与陈均遥遥相对。前面那八百军士,人手一把吴钩,排列整齐,严正以待。尤其是前面的一些军士,手中的吴钩上面鲜血淋淋,正一滴一滴落在沙地上面,滴在了脚下铁鹰剑士的尸体上面。

    杀机四伏!

    脚下的尸体,都是零零碎碎成了一对对的肉,以吴钩的锋利,只怕这骨头都是成了两截了吧,横七竖八,有些甚至于眼睛还正开着,死不瞑目。可见仅仅片刻的功夫,发生的事情是多么惨烈!

    很快鲜血蔓延到了铁鹰剑士和那八百军士的脚下,可这两方人却是不为所动,任凭鲜血留在脚面上。陈均没有上过沙场,今日死了五百左右的铁鹰剑士,已经是成了这幅场景,如果是两军相撞,那可真是流血漂橹,赤地千里!

    在这一刻,停了下来。

    “让开!”

    赢熋令下,那八百军士让出了一条通道,赢熋策马慢慢的走上前来。

    “赢熋老贼,难道你不怕我秦法吗?”

    陈均丝毫没有预料到是这种情况。赢熋选择在此刻造反,陈均可谓是怒不可言,站在马背上面,隔空喊道。

    “秦法,哈哈!老夫告诉你实力就是王道,这秦法,以后还不是由老夫来写!”

    看来赢熋是早有了预谋,铁了心要造反了。

    “倒是你陈均,到现在还是被蒙在鼓里,真是可怜!”

    忽然间,赢熋摇摇头,又是接上一句。

    被蒙在鼓里?

    “赢熋,你这是何故?”

    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陈均觉得自己每次都是抓住了什么,可每次都是让他给流逝,好像是隔着一层窗户纸一样。现在赢熋有一下子突变,陈均片刻间还真是接受不了。

    “也好,老夫今日就让你死的明白,你问问这纵戟,堂堂元神高手,如何到现在还是铁鹰剑千人,分明就是秦王派来办到想杀老夫的,没先到老夫却是先拿你开刀吧!”

    早就觉得这纵戟的修为不凡,可是没想到竟然是元神境,如此高手,怎么只是一个铁鹰剑士千人了,还有这一众的铁鹰剑士修为更是比普通的高了不少。

    陈均转头看向纵戟那边。

    “纵统领,是这样吗?”

    纵戟点点头。

    “不错,赢熋你目无君主,犯上作乱,今日奉秦王之命,特来捉拿你。”

    经过纵戟这么一说,陈均立刻就明白了。

    原来那日赵高让自己不要多问,是这个缘由,秦王早就准备好了要接着这个机会杀赢熋,而这纵戟就是杀赢熋之人,想不到自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有了这铁鹰校尉的称谓,好像自始至终,自己都是被玩弄于鼓掌之中。

    “哼!就凭你也想杀老夫,痴心妄想!”

    看起来赢熋对于他的八百军士是非常有信心,就算是死了不少铁鹰剑士,比起那八百军士,还是三倍有余。

    “休得猖狂!你私自打造天机弩,试图谋反,秦王罪证已有,足可定你大罪,今日我等一定要将你捉拿回去!”

    纵戟又是接话到,此举倒像是在拖延时间,难不成还有后援,秦王可当真是算无遗策!

    “哈哈,打造天机弩,要不是陈均告诉老夫,这秦王要杀老夫,老夫岂会妄图用这天机弩来谋反。”

    果然是“惊蛇”计起的作用。

    “想当初老夫与铁里子一见如故,打造这天机弩,实则是兴趣所致。老夫年轻时曾有幸在墨门巨子门下,习了这两年的机关之术,像天机弩这等巧夺天工之物,更是让老夫兴奋不已。要不是陈均你,我如何会将天机弩放在府中打造!”

    赢熋说道墨门巨子,实在是想不到这里面还有这样的辛秘。

    陈均听到这话,一脸的惊讶,这和之前所想到的完全不一样,原来自己早就暴露了。

    “你说是秦王逼你造反,你又是如何发现的?”

    陈均立刻接话道。

    “说起来此事成于你,也败于你。那日你告诉老夫秦王起了杀机,老夫便开始准备打造天机弩,要不是老夫诱骗了铁里子师兄,他根本就不会帮老夫的。铁里子师兄,我将你拖入着泥潭,对不住了!”

    赢熋有些感慨道。

    什么!

    赢熋居然称呼铁里子为师兄,关系如此之好。

    “不管如何,在老夫府中发现天机弩,秦王就有了老夫谋反的罪证,说起来,这也是老夫所做的第二大错事。可天佑老夫,让老夫察觉了一丝破绽!”

    赢熋有些悲苍!

    试问要不是情况到了万分紧急的时刻,谁又会去造反呢?

    抛家弃子,将生死至于不顾,失败了万劫不复,成了也是难以名正言顺,落下不好的名声。自有文字记录起,造反的臣子就没有一个好下场。

    “破绽?”

    陈均疑惑道。

    “那日你夜探老夫府邸,你知道你为何能安然逃脱吗,那是因为老夫为了不打草惊蛇,故意放你走的。本来老夫一日不离咸阳,一日便无事,可大月事变,将老夫推上风口浪尖,不去是不行了,可这一去,老夫就再也回不去了。眼下,这蓝田将军赢回早就收到了我的音信,再加上这虎符,三十万蓝田大军,何愁大事不成?”

    啊!

    赢熋赢回已经是联合起来了吗?

    这样一来整个西秦除了两位上将军之外,就没多少兵力可用了,何况这远水解不了近渴。要是赢熋到了蓝田大营,随便找个由头,尽起蓝田大军,两日便可到了咸阳城下。

    这咸阳又能够撑多久呢,咸阳攻破,左庶长称王,两位上将军还对继续抵抗吗?

    陈均是分外自责,赢熋能够先知先觉,全都是因自己而起!

    (求收藏,求推荐。)</br></br>公告:app安卓,苹果专用版,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