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一百零五章 半道劫杀
    蓝田大营,位于咸阳东南方位,此处是一个山谷地带,状如一个口袋,口小腹大,大军藏匿其中,难以被人发现。大军在里面练得是热火朝天,在外面淡淡凭借肉眼或者耳朵是难以发现分毫。

    此处兴建于秦孝公商鞅时期,当时商子刚刚入秦,力图变法,以强西秦。但强国则必先强军,当时的西秦可谓是内忧外患,就连号称东大门函谷关也是落在了魏人手中,所以在这种情况要练成一只威震天下的虎狼之师是非常之难。

    这最基本的就得避开魏国耳目,魏国一旦发现秦国大练新军,必然引起警觉,到时候新军未成,魏国大军已经是到了咸阳城门口,那还有什么意义呢?

    在这种情况下,秦孝公商子审时度势,最后选定了蓝田这地方。从此以后,十万人藏于其中,潜心训练,等到山东诸国有所察觉的时候,西秦大势已成,从之前逆境中走了出来。在秦人心中这蓝田大营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因为它不仅是座军营,更是一座里程碑。

    后来大名鼎鼎的楚国阴阳术士安娄入秦,途径只看了一眼,便说道处此地五行属金,金主肃杀之气,如同悲秋,站在此地,只觉得如针刺入神魂,锋芒在即。又空中云朵呈漏斗形,杀气聚而不散,集为一团,必定是与人有了关系。

    这话一传出来,崤山以东的诸国才慢慢的揭开了这层神秘的面纱。时至今日,这蓝田大营已经是天下闻名,世人尽皆知之。

    离蓝田大营数百里处,有一空旷的山谷当中,山谷下面,有一条小路。

    此刻,路上有数千人策马奔腾而过,马蹄翻飞,连绵不绝。这么大的队伍开过去,竟然仅仅只是一霎那,可见这速度有多块。

    连续狂奔了大半日,借着这胯下名驹脚力,此刻已经是离开咸阳很远了吧。

    左庶长赢熋真可谓是老当益壮,骑着一匹枣红神驹,好似一道红色的闪电,极快。面上白色的胡须被吹的纷乱,身后的玄色披风都要与地面平行了。赢熋是一马当先,率先冲进这山谷当中,其后便是八百军士,尽是黑马,奔腾而上。

    而陈均与那三千铁鹰剑士是落到了后面,一下子也冲进这山谷当中。

    “校尉大人,我王有令要我等确保你的安危。”

    纵戟拍马匹马追上陈均,突然来了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战场之上,刀剑无眼,我自会小心。”

    想了想,陈均还是回答道。

    纵戟看了一下,很显然的陈均误会了他的意思,但也没在解释。

    “校尉大人只需要知道我王担忧校尉大人即可,校尉大人务必活下来就行了,驾!”

    纵戟说完之后,快马一鞭,立刻超过陈均到了前面去了,也没在给陈均解释的机会,身后一众铁鹰剑士也没不理陈均这个名义上的铁鹰校尉,一下子就冲到了前面去了。

    不对!

    纵戟这话有别的意思。

    陈均这才明白了这话的不对味。

    “吁!”

    前面忽然传来一声长嘶,好像是赢熋率先停了下来。

    一瞬间,所有的人都是紧急拉住缰绳,马蹄在地上滑了起来,非常突兀的,尘土飞扬,竟然连前面的视野也是看是看不清楚,灰黄色的一片,好似雾里看花。

    啊!

    忽然间,前面传来一声惨叫!

    噗!

    紧跟着又来一声,好像是兵刃拔出身体的声音,跟快陈均看到这沙尘当中闪现出一道鲜艳的红,洒向空中,落在地上,此时还冒着热气。

    鲜血!

    遇到刺客了。

    这是陈均的第一反应。

    突然间,激烈的惨叫声音不绝于耳,空气中突然充满了血腥的味道,和泥土的腥味混在了一起,令人作呕。虽然看不清楚,但一声声兵刃碰到**和骨头的声音清晰可闻。

    咔嚓!

    在沙尘中一道道红色挂了起来,断了的手臂,腿还有头颅到处飞舞,凄惨然如人间地狱。

    仅仅只在一念之间,就发生了如此多的事情。

    是谁在半道劫杀我等,难不成是冲着赢熋来的,那赢熋的行踪是如何泄露的?

    “铁鹰剑士,后撤,后撤!”

    是纵戟在喊话,听起来歇斯底里,显然也没有预料到,有些慌神!

    “所有人全部后退,撤回,撤回。”

    陈均拿出了所有的气力这喊道,响彻山谷,然后策马快速向后退了起来。

    前面情况不明,一切先得弄清楚才行。

    风!

    陈均心念一动,起跳直接站在马背上面,浑身玄气涌动,额头上面更是大汗淋漓,此刻不行也要试试。因为之前受伤未愈,陈均一只要用玄气,只觉得胸口处剧痛无比,气机阻滞,一时之间竟然是难以施展出来。

    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

    嘶!

    陈均大急之下,右脚猛踩马背,脚下骏马吃痛,一声长鸣!

    渐渐的,陈均身边一股大风吹了起来,朝着前面吹去。此刻最大的劣势就是看不清楚,别说看到对方是多少人,恐怕就连敌我也难以分清吧。陈均想利用这风驰剑决,将这沙尘吹散一些,好叫一众将士回撤,有个方向,不然分不清东西南北怎么能行呢。

    此刻,没耽误一时,人就多死一些,出师未捷,难道竟然全部折在这种地方吗?

    陈均一怒之下竟然是消耗起了体内精血,这样一来,更是伤上加伤,可现在是顾不得这么多了。

    忽然间,陈均弓着腰,一口鲜血喷出了老远,紧接着一阵大风吹来,这风起的很是突兀,像是凭空而现。

    陈均忍着疼痛,直起来身板,双手探出,猛然发力。

    只见其手中出现了一把长约三尺过得长剑,却又不像是长剑,倒像是一盏大风中的烛火,弱不经风,好像随时能够熄灭一般。或许这么一点,也够了!

    这风是越来越大,将这沙尘是吹散了一些,视野也是稍稍的好了不少。

    就仅仅是这一下,让中人都是反应过来,弃马向后退去。

    陈均因为站得高,看的清楚,却是一脸的惊讶,好像事情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

    (求收藏,求推荐。)</br></br>公告: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