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十章 情变黑冰台
    咸阳城中,御史台。

    此时夜已深,只见赵大人还在大殿当中,在赵大人上首有一把造型奇特的椅子,椅子上面坐着一个黑影,看不清具体的相貌。

    赵大人好像是在这里等了有一会儿了,等着椅子上面的人开口说话。

    “赵霖,你说陈均两个时辰前到的长公主那里,现在才刚刚出来。”

    “是的,属下也是刚刚得知。”

    突然间安静下来,赵霖感觉到气息有点压抑,这种感觉慢慢变得越来越强,赵霖感觉都快要窒息了。

    “糟了!陈均这次是在劫难逃啊。”

    椅子上的那人一掌拍在桌子上面,整个空荡荡的御史台大殿突然微微一阵摇晃。

    赵霖此时是满头大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忽然间大殿背后一阵声音传来。

    “右御史,不必慌张,我相信此子能够化险为夷,受点小创伤不要紧,吃一堑长一智也是好事。”

    椅子上那人立马起身,对着声音传来的地方说道:“可御史台的人只要是去过长公主府的就没有一个好下场,估计……”

    “无妨,你我敢说自己能够百分百预测到名将李牧是诈降吗?”

    确实如此,陈均当日在百家争鸣馆但凭对名将李牧的了解,就断定是诈降,就凭这谋略,就是常人难及。

    右御史听到这里,便没再说什么了。

    说句实话,其实赵霖都不太清楚两位御史大人为什么会对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如此上心。

    陈均回到招贤馆里,没想到自己稀里糊涂的就进入到西秦这个漩涡中,而且因为这个漩涡让自己成为是御史台廷尉,为什么赵大人六品侍郎会有这么大的权力。

    陈均提着长生剑,在院子当中练了起来,陈均每天在睡前都要进行修炼,已经是养成了这个习惯。

    第二日,一大清早。

    “哐当”一声,陈均还没起床就被破门而入,陈均此时比之前是警觉了不少,立马跳了起来,将长生剑抓在手中。

    只见进来的人个个都是一身黑色甲胄,手中握着一把长剑,当中一个剑士胸口的盔甲上面纹着一只巴掌大小的雄鹰,一把长剑从中穿过。

    这剑士便是西秦铁鹰卫士,又称之为铁鹰剑士,全部都是由忠于西秦王族的世家子弟组成,而且各个英勇善战,剑法高超,据说修为最低的也是化玄境。铁鹰剑士主要用来处理一些棘手事情。

    “你可是陈均?”那铁鹰剑士问道。

    “正是在下,我是御史台八品廷尉,你们这是要造反吗?”

    陈均见对方不是刺客之类的,而自己已经是西秦官吏了,便喝问道。

    “廷尉大人,我们黑冰台请你走一趟,得罪了。”

    啊!居然是黑冰台,会是什么人让我……,难道是长公主?

    这黑冰台隶属于王室宗令所辖,相当于是特务组织,专门用来对付山东各国奸细和刺客,还有收集情报等。

    陈均明白自己反抗也没用,还不如走一趟。如果牵扯的是长公主的话,这御史台应该也不会放任不管的。

    陈均出了招贤馆,看到外面有一马车等在那里。

    那铁鹰剑士拿出一条黑布对陈均说道:“大人,得罪了。”

    陈均双眼被蒙了起来,卫士扶着陈均上了马车,也不知道是走了多久,这马车停了下来。

    “陈大人,黑冰台到了请大人下车。”

    陈均下的车来,走了一会儿忽然间眼前的黑布被人揭开,陈均发现自己此刻正在一座大殿当中,这大殿当中是灯火通明,在大殿上首中央坐着一个中年男子,这男子表情严肃,满目威严,两侧站了不少的卫士。

    “啪”,那男子将手中惊堂木一拍,响彻整个大殿。大殿中的卫士都是用手中长杖撞击地上。这一般人一旦进了黑冰台,就很难在完整的回去了,此刻黑冰台显得有些阴森恐怖。

    看来这是先要给我一个下马威,把我吓倒。陈均看对方并不说话,只等对方开口。

    “啪”,又是一声惊堂木。

    “堂下所站着何人?”

    陈均朝着对方拱手道:“御史台廷尉陈均,敢问这可是黑冰台?”

    “哼,你既知是黑冰台,为何不下跪?”

    “我既无罪,如何下跪,倒是你们这一大清早将我喊来,可有何事?”

    陈均此刻只能是拖延时间了,估计御史台已经知道了正往这边来赶,要是御史台的人没来,自己很容易就被诬陷。

    “大胆,来人给我杖责二十。”

    “黑冰台,你好大的胆子,不经过会审,私自行刑朝堂命官,你好大的胆子!”

    “呵呵,陈均,你不知道这黑冰台是何地方,我们抓你,不需要会审,来人给我行刑!”

    两边的侍卫提着手中的长杖,就要过来按住陈均,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外面有声音传来。

    “慢着!”

    陈均转身看到赵霖正跟在一个身穿朝服的中年人身后,看赵霖恭敬的模样,这中年人应该是御史台右御史了吧。

    “下官陈均见过右御史大人。”

    右御史面上有点诧异,显然是因为陈均为何会认得自己。

    “王狱司,这陈均可是犯了何罪?未经会审就要动刑,你难道不知这是我御史台的人吗?”

    王狱司听到这里面色微微一变。

    “既然是右御史大人来了,那我就说一下吧,据长公主府下人报,陈均是越国刺客,前来刺杀我王,而我黑冰台专门就行这事,所以下官就直接派人将此子抓了回来,右御史大人不会见怪吧?”

    “哼,你说他是刺客就是刺客,证据呢?”

    王狱司看相陈均,陈均也是看向王狱司。

    “王大人所说不会是因为一方白绢吧?这白绢上面可是还有在下的一首诗,是不是这首诗每行第三个字连起来恰巧是‘越国刺秦’是不是?”

    “你…那你是认罪了?”

    “王大人,下官昨日是泄愤随笔,事后才发现有这个问题,想改来着,可是这白绢确实找不到了。”

    右御史一脸好奇的看向陈均,而王狱司此刻是非常诧异,陈均这么快就知道这白绢的问题了。

    王狱司硬着头皮道:“还敢狡辩,来人,将这白绢呈上来。”

    陈均看去,只见这白绢确实是昨晚自己在长公主府写过字那方,此时白绢上面用红笔将那四个字勾画了出来。

    自古越地多贤才,

    今临国破家无安。

    悬梁刺股习圣法,

    客居秦地展抱负。

    他年遂得凌云志,

    敢笑陈均不丈夫。

    这每一行的第三个字竖着看起来就是越国刺秦。

    “他年遂得凌云志,敢笑陈均不丈夫。陈均这凌云志可就是刺我秦耶?还不认罪。”

    右御史看见这白绢,觉得有些轻率了。

    “王狱司,光凭这方白娟也难以定罪吧!”

    “右御史大人,你且问问陈均,这是他所写吗?是他的字迹吗?”

    右御史看向陈均,陈均点点头。

    此刻右御史面色一变,感觉到了此事非常棘手,而陈均却还是一脸镇定。

    “王狱司,这字确是陈均所写,但我告诉你这字组合在一起,不是我的本意。”

    “右御史大人,在这里,你还敢说胡话,陈均你不认罪吗?”王狱司说道。

    幸好陈均昨晚就发现这诗句不对,早就想好了对策。

    “哈哈,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案子有三疑点,其一,我即是刺客,可是我修为却如此之低,又如何杀的了人;其二,我又为何将这么重要的东西丢掉;其三,刺客者,暗中行事,你可有见过这么高调的,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陈均盯着王狱司,很认真的说道:“所以,要不就是有人陷害我,要不就是王狱司大人过滤了,王大人是哪一个呢?”

    “你……”

    王狱司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陈均又是接连说道:“你说是长公主府下人捡的,你让他出来和我对峙。”

    “王狱司,既然这是一场误会那我们就走了,至于是谁陷害我御史台的人,你可一定要查清楚了!”

    右御史已都是明白了,陈均是被陷害的,而至于陷害那人,他是不想追究了。

    “慢着,本公主有话要说。”

    这声音的主人正是长公主,此时长公主抱着一只猫,一副慵懒的姿态,从外面款款而来,给这大殿增添了一点别样的气息。

    “原来这么多人啊,右御史大人,嬴莹有礼了,我府上下人今夜已经是被人刺杀了,陈均,你说你是不是有同伙?害死了我府上的人。”

    长公主此时一脸幽怨,好像陈均还有同伙杀了她府上下人一样。

    “长公主,这陈均不识武功,又怎么会是刺客?”右御史说道。

    “右御史,我也没说他是,只是我下人被杀,本公主便替他来做个证,你们说你们的事情,我一个妇道人家也不好参与。”

    长公主随意的几句话,看似和她没关系,但让陈均感觉到字字诛心。

    “陈均,你最好如实交代,依长公主所言,你肯定还有同伙,谁说你要亲自行刺了,有可能你就是这些刺客在一起的奸细,打入我秦内部。”

    “还是王狱司说的有道理,就是可怜我那下人,白白就被奸人所害。”

    两人一唱一和,很快便将陈均的罪定了下来。

    此刻右御史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殿中氛围非常诡异。

    “哈哈!”

    忽然间陈均笑了起来。

    “右御史、王狱司两位大人,你们断案多年,想来肯定是非常有经验了,就请两位大人帮下官看看,以这墨迹来看,这字写了有几天了?”

    右御史忽然眼前一亮,细细看了一遍白娟。

    “这墨迹还未全完干,颜色鲜亮,最多是昨日,而且这上面还有一种特有的香味,王狱司,你也来看看。”

    王狱司看完之后又是看了一眼长公主道:“确是如此。”

    “敢问王狱司,昨日我干嘛了?”

    “陈均,你昨日干嘛难道你自己不清楚吗?”

    “呵呵,我本山东士子,随招贤令而来。昨日参加士子宴,去了御史台,完了之后又去了长公主府,估计呆了两个时辰,然后再回到招贤馆,长公主还有诸位大人你们说对还是不对?”

    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长公主无奈点点头,而王狱司也是说了一个是。

    “长公主殿下,那既然如此,还请再问各位,招贤馆中可有这白绢?”

    右御史看了一眼白卷道:“这白绢只有王宫才有,招贤馆没有,而且在咸阳城中难以买到,何况一个刺客没必要随身带着这种东西吧!”

    陈均朝着右御史一拱手,又是朝着长公主问去。

    “敢问公主府有没有这种白娟?”

    陈均直接问向长公主。长公主丝毫不见慌乱,微笑着说道:“是有,但你昨日不是在我长公主府写的,因为你没机会对吧?”

    长公主的笑容让陈均觉得很诡异,难道还有什么后手吗?

    “是的,这是我在王宫所写的,是不是长公主殿下?”

    “是的。”

    “王狱司大人呢?”

    “是又如何。”

    右御史此时全都明白了。

    “好了,陈均既然是在王宫写的,那么不可能就有动机了,写这句话也没用。陈均只是为了发泄发泄,纯属巧合而已,长公主,我们告退了。”

    “慢着,右御史大人好像忘了什么,陈均你也不会忘记吧?”

    长公主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

    陈均满脸苦涩,命是保住了,但前途堪忧了,不得不说这女人确实厉害,这样一来我只能承认这白娟是我从王宫拿来的。

    “这是我在王宫顺手偷出来的,昨日士子宴我在长案上面拿的,下官甘愿当罪。”

    “既然如此,这白绢乃是士子宴之物,你无故拿出,即为盗窃!”

    这白绢珍贵无比,是王宫准备给士子们书写之用,主要是为表对士子们的重视,但是一律不准带出王宫的。

    右御史和赵大人也是一脸无奈,原来最后的杀招在这里,这样一来陈均就再难翻身了。

    “依据《秦法》偷窃一方白绢者视为贼,而陈均身为我秦官吏,置我秦天威于不顾,今贬你为里正,苦参思过,以观后效。”

    根据《秦法》偷盗者杖责二十,赔偿货物。而陈均是官吏,所以被贬为里正,也就是一村村长。这无异于让陈均的仕途废了,要想从一个村长再升上来比登天还难。

    长公主真是好谋略,步步杀机。一开始让陈均误以为要诬陷他为刺客,而他唯一翻身的机会就是在这白绢上面,因为这白绢只有西秦王宫才有。

    所以长公主第一步让陈均为了洗刷刺客之名,只能说这是随意写的,字体排列在一起纯属巧合。其次,为了能够在时间上对不上,没有动机。陈均只能说自己是在王宫所写,这样一来,陈均王宫偷盗之名就成立了。

    如果陈均一旦说是在长公主府所写,估计以长公主的才智会有更大的陷阱等着陈均,所以陈均并不敢冒险,只得承认自己偷盗。

    “陈均,你…”

    右御史欲言又止。

    陈均倒是一脸镇定。“今日多谢右御史大人和赵大人了,刚刚你一进来,赵大人在你身后我便猜到你是右御史。”

    “你到现在还有心情说这些。”

    “呵呵,陈均今日实属大意,长公主,多谢你的款待,我陈均有生之年一定会再来咸阳的。”

    这话陈均是对着长公主说的。

    “陈均,你这么聪明,只可惜投错了胎!”

    (求收藏,求推荐)